中方职教城战国至西汉墓葬的考古发掘简介(二)
2014年9月29日 信息来源:盛伟 目前浏览:5132次

中方职业教育城拟建于湖南省怀化市中方县中方镇荆坪村、岩头园村、茶园坡村、顺福村一带。2013年,为配合怀化市工业中专新校址的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对工程征地范围内的竹子园墓群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发掘战国至西汉早期的墓葬11座。2014年11月至2015年2月,为配合职教城内紫荆西路及公共广场的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方县文物管理所在工程施工区域内共发掘战国至西汉时期的古墓葬87座,清代墓葬1座,出土铜器、陶器、玉器等各类文物三百余件。此前,我们曾对2014年12月之前发掘的23座墓葬进行了简要报道。为便于对本次发掘的收获有一个总体的认识,现将包括这23座墓葬在内的87座战国至西汉墓葬的基本情况作简单介绍。

这批墓葬大多保存较好,但也有少量墓葬遭到挖机取土破坏或盗掘,因此关于这部分墓葬的信息已不完整。总体上看,87座墓葬中绝大多数应为战国墓,秦至汉初的墓葬只占极少数。墓室均为土坑或岩坑竖穴结构,按其平面形状,可分为凸字形宽坑墓、长方形宽坑墓及窄坑墓三大类。凸字形宽坑墓即带有斜坡墓道的宽坑墓,一般无壁龛,墓室宽度大多在2.6—3.2米之间,葬具多为一棺一椁,墓底一般设有两条枕木沟。长方形宽坑墓的墓室宽度大多在1.6—2.5米之间,少量设有头龛,仅1座设有生土二层台,葬具大多为单棺,墓底设两条枕木沟。窄坑墓的墓室宽度在1米左右,大多数都设有头龛,头龛的位置有高有低,形状也有半圆形、方形等之分,此类墓葬墓底均无枕木沟,少量墓葬的墓底铺有炭灰。

从随葬品来看,以鼎、敦、壶等仿铜陶礼器或盂、罐、豆等日用陶器为组合的墓葬数量最多,部分墓葬配有剑、戈、矛等青铜兵器。有3座墓葬还见有楚式铜鼎随葬,其中1座保存较好,为长方形宽坑墓,墓室长3.2米,宽2.35米,深2.25米,单棺,墓底设有两条枕木沟,随葬陶器有鼎、壶、盂各1件,豆2件,此外还随葬鼎、剑、矛等铜器各1件。以玉器、玛瑙器随葬的现象在此次发掘中也属少见,均只发现一例。此二座墓葬均为凸字形宽坑墓,前者墓室长3.6米,宽2.6米,深约2.7米,葬具推测为一棺一椁,墓底设有两条枕木沟,随葬陶器鼎、敦、壶、豆各1件,铜器剑、戈、矛各1件,玉环1件。后者墓室长4.1米,宽3.2米,深3米,虽遭盗掘,但仍发现陶器鼎、敦、壶、豆各2件,残铜剑、铜戈各1件,玛瑙环1件。这类墓葬从性质上看应当都是比较典型的楚墓。以鼎、盒、壶或鼎、敦、钫、豆为组合的墓葬均仅发现一座,其年代或许在秦代至汉初。除上述这批墓葬之外,另有少量战国墓葬均出有青铜兵器,另随葬少量陶器或不随葬陶器,且兵器的形制与一般的楚式兵器明显不同,其文化性质还有待于具体的分析。若按照随葬兵器的差异,这类墓葬又大体可分为三小类。一类为随葬宽格扁茎短剑的墓葬,共发现2座,其中1座遭到挖机取土破坏,墓葬形制不清。另1座为凸字形宽坑墓,墓室长3.4米,宽2.6米,深2.8米,葬具为单棺,墓底设两条枕木沟,随葬盂?、壶、豆等陶器以及剑、戈、矛等兵器各1件。这类出宽格扁茎短剑的墓葬,目前较多发现于湘北、湘西地区,学者多认为与“濮人”相关。第二类为随葬无格扁茎铜剑的墓葬,共发现3座,其中1座因挖机取土破坏形制已不清楚,另2座中凸字形宽坑墓和长方形宽坑墓各1座。前者墓室长约3.6米,宽约2.5米,深约2.5米,葬具为一棺一椁,随葬青铜剑、矛各1件,不见陶器等其它器类。后者墓室长3.05米,宽2.1米,残深1.15米,葬具推测为一棺一椁,随葬陶鼎、敦、壶各1件,豆2件,以及青铜剑、矛各1件。此类铜剑过去学者多认为与越文化相关。但若将视野进一步扩大,与此类剑相类似的柳叶形扁茎短剑晚商时期巴蜀地区的十二桥遗址中已出现,其在西周时期传至中原地区,而后随着西周晚期前后的礼制改革,扁茎剑在中原地区的墓葬中逐渐消失,但至春秋晚期开始这类铜剑又最先在今河北、山西一带受到北方系青铜器的影响而逐渐发展起来,并传至南方地区。当然,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柳叶形扁茎铜剑是巴蜀文化从商代晚期以来就形成的代表性器类,长期以来都保留了其自身的基本特征,其它地区出现的类似器物应当大都与接受巴蜀文化的影响有关。但无论如何,将这类铜剑归为越文化系统的器物显然是不准确的。第三类为随葬虎纹铜戈等巴蜀式青铜兵器的墓葬,仅发现1座,为凸字形宽坑墓,墓室残长3.5米,残宽2.25米,残深1.6米,葬具为一棺一椁,墓底铺有厚约15厘米的白膏泥,并残留有少量棺木板,设有两条枕木沟,随葬器类比较丰富,陶器有鼎?、豆以及双耳硬套罐各1件,铁足鼎1件,铜盆1件,剑、戈、矛等铜兵器各1件。

据《汉书·地理志》中载西汉武陵郡所辖十三县中有“无阳”的县名,大体在潕水沿线一带。里耶秦简中亦有“无阳”县名记载,暗示汉代无阳县城的设置极有可能是承袭于秦代。此外,楚简文字也记有“鄦昜”的地名,有学者释为“鄦阳”,也与“无阳”相通。由此看来,“无阳”县名应由楚、秦、汉三代因袭而来。中方荆坪一带楚汉墓葬十分密集,其中不乏一些等级较高的墓葬(在本次发掘区内,还有一座残存的封土直径在20米左右的墓葬尚未发掘),表明这一地区应当还存在与墓地的规模和等级相称的遗址,或许即为设于楚国南疆,后为秦汉所沿用的无阳县邑。因此在下一步的工作中,除对工程施工范围内剩余的墓葬进行发掘之外,开展主动性的考古调查勘探以确定与墓地相对应的遗址位置及其性质也应当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

一 墓地全景

二 墓地发掘场景

三 M35墓室全景

四 M50随葬的陶器

五 M94随葬的陶器

六 M83随葬的宽格扁茎短剑

七 M73随葬的无格扁茎铜剑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