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中华文化基因,深化新时代考古学“四化”目标
2022年6月2日 信息来源:李意愿 目前浏览:759次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重要讲话的一点体会


2022年5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就深化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发表了重要讲话。这是对过去20年实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以来的系统回顾,也是在2020年9月28日第二十三次中央政治局对中国考古最新发现及其意义集体学习后的再回头。这昭示着党和国家对历史和考古工作的前所未有的重视,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全国文博单位纷纷组织学习,众多学者讨论热烈。

习总书记不仅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充分肯定了文明探源工程所取得的重大成绩,更高屋建瓴为当代中国考古学的根本任务、发展方向提出了时代要求,再次明确了中国考古工作者所肩负的历史重担、社会责任。

在认真研习了总书记的讲话后,我认识到总书记的讲话精神不仅仅将成为中国文明探源工程继续深化的纲领,毫无疑问也将成为未来中国考古学发展的宏观指引。由此,我对新时代中国考古学的发展目标也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关于中国考古学的目标,世界著名的考古学家张光直先生曾经撰文提出了“理论多元化、方法系统化、技术国际化”的三个目标(《中国文物报》1994年5月8日)。众所周知,张先生学贯中西,有着深厚的“中国情怀”,更是以其卓越学识倡导在世界文明的大背景下审视中国文明的独特价值。1984年,张先生在北京大学考古系所做的系列讲座(此后结集出版《考古学专题六讲》)标示着中外学术交流大门长久隔绝后的再次开启,而这也对中国考古学的发展产生了长远而深刻的影响。张光直先生针对当时中国考古学的现状,详细梳理和辨析了“资料”(data)、“技术”(technique)、“方法”(method)和“理论”(theory)等考古学的关键概念,并指出:“资料是研究历史的客观基础,技术是取得资料的手段,方法是研究资料的手段,理论是研究人类历史的规律性认识的总结,并反过来指导具体的研究工作。”

三十多年过去了,经历了20世纪80、90年代的大发展,中国考古学在21世纪迎来了黄金时代,重大发现不断刷新以往认识,但不可否认目前田野考古新发现仍旧处于考古学研究的主导地位,离张光直先生的三个目标的全面实现也还有不少距离。随着时代的发展,考古学也肩负起了更多的社会政治担当,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文化自信的历史大势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此,我希望在张光直先生所提出的三个目标的基础上,稍作引申,提出自己的一点认识。

1、要努力推进理论的“中国化”

考古学理论在中国的发展和境况很长时间以来颇受争议,尤其是在西方考古学理论一波又一波的思潮冲击下,中国考古学往往是处于被动接受而又有茫然失措感的状态。近年,国内不少学者也在引入、消化、反思这些考古学理论上做了很多努力,并提出了建设新时代中国考古学理论体系。实际上,张光直先生曾在访谈中也提出了他对考古学理论的真知灼见。他是倡导“考古学的理论应该多元化”的,他对多元化有两个解释:一个是尽量避免用一种理论来解说一切,因为所有的理论都是相对真理;另一个是指理论的来源可以是通过我们的考古资料综合而来,同时也可以从别人的材料而来,还可以从不同区域的材料来,还可以从不同材料,即不是考古学的材料中来。同样,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指出不要盲从任何理论,没有一个理论是可以解释一切的,而是要在不同的理论之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再升格、发展出自己的理论,且在实践中来实验(《张光直谈中国考古学的问题与前景》,《考古》1997年第9期)。

诚然,中国考古学理论的发展就是要在学习、借鉴西方各种考古学理论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的实际考古材料,在实践中发展出中国的考古学理论,推进“中国化”的进程。总书记的讲话中高度赞扬了中国探源工程所提出的判断进入文明社会标志的中国方案(中国“古代文明理论”),旌其为探索世界各地文明起源做出了中国学者的贡献,为世界文明起源研究做出了原创性贡献。毫无疑问,这就是考古学理论“中国化”发展过程中在“古文化—古城——古国”基础上又迈出的一大步。

广阔的中华大地有着复杂多样的自然地理环境,也蕴藏着深厚的历史文化遗产,因而天然是检验现行各种理论、建设自己理论的绝佳场所。就古人类学来说,中国学者根据考古材料提出了与西方学者截然不同的“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理论假说。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成功产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表明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中国考古学是一定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建设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

2、要持续夯实方法的“系统化”

伴随着文化谱系、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等考古工作的初步完成,20世纪90年代以来重建中国古代史成为了学科新的根本任务,考古学需要系统化信息进行历史阐释,复原和研究古代社会的方方面面,因而地层学和类型学的方法已然不能满足研究需求且自身亦发生着深刻变革,各种新的方法手段的引进成为了当务之急。更强调资料信息的系统化处理成为不断新出现的技术方法的共同特征(赵辉:《怎样考察学术史》,《考古学研究》2012年)。

时至今日,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手段有机结合,多学科交叉直至融合已成为广大考古科研工作者的共识和普遍遵循的研究范式。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前后参加的学者达400多位,涉及的学科近20个,其中自然科学的学科就有十三四个,是迄今世界上参与学科最多的研究人文学科重大问题的项目(王巍:《我亲历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光明日报》2020年10月25日12版)。全五册的《二里头(1999~2006)》(文物出版社,2014)生动展示了二里头遗址作为迄今为止我国“多兵种作战”最齐全的一个遗址,考古队长许宏教授由此坦言“只懂考古已经搞不好考古了”。

尽管20年来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正如习总书记所指出的,这些成果仍旧是初步的、阶段性的,还有许多历史之谜等待破解,还有许多重大问题需要实证研究,考古学研究的精细度、科学性及“透物见人”的阐释力度都有很多不足。由此,只有持续不断地夯实多维、全方位的学科研究特色,坚持多学科、多角度、多层次的“系统化”研究方法,才能真正迈入考古强国。

3、要与时俱进技术的“国际化”

张光直先生指出“技术就是产生资料的手段——从地底下挖出新资料的手段是技术,从旧材料中挤出新资料的手段也是技术”。技术在考古学的发展过程中从一开始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最显著的例子就是碳十四测年技术的引入,使考古学从文化遗存断代、年代序列的困扰中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摆脱,曾被誉为考古学的第一次科学革命。

技术和方法一样,都是中立而没有阶级性的一种工具。跟踪世界上最新的自然科学技术手段,不断应用于考古学科的研究中,将极大地提升考古学在中华文明研究以及其它领域的信息提取能力。在这方面,方兴未艾的古DNA研究在中国的发展堪称典范。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研究所付巧妹研究员在负笈德国期间,主导共同开发或参与开发了古DNA捕获技术以及新一代古DNA片段提取技术,为对古DNA规模性研究及人类学、演化遗传学等相关领域发展起到重大推动作用,在中国古人类学研究上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成果。

重大考古新发现固然十分重要,但更难为可得的是对各类已有发现中新信息的深度挖掘。习总书记在集中学习时指出运用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化学、地学、物理学等前沿学科的最新技术分析我国古代遗存,使中华文明探源有了坚实的科技分析依据。充分肯定科技考古在中华文明探源中的关键支撑作用,更是鼓励科研工作者站在学科前沿,锤炼获取新资料的各种技术手段,更立体更全面地讲好中华文明从涓涓细流到江河汇流的发展历程。

4、要大力践行成果的“大众化”

苏秉琦先生曾提出“考古是人民的事业”,深远地影响了中国考古的发展。近年来,专业考古更是频繁地进入公众视野,社会上掀起了考古的热潮。习总书记在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的讲话中更是明确指出“考古工作是一项重要文化事业,也是一项具有重大社会政治意义的工作”。考古学对历史的研究,“以史育人”,“以德服人”,其最终目的是要为国家、社会服务,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

因此,总书记语重心长地提出要做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的宣传、推广、转化工作,加强对出土文物和遗址的研究阐释和展示传播。我们也可以从中体会到这些成果不仅要让中国人民共享,也要向世界各族人民广为传播,为人类文明新形态实践提供有力理论支撑,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更好提升中华文明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中国考古学从诞生之初,就与国运紧密相连。文化兴,国运兴。学术研究不应是束之高阁的象牙塔,做好研究成果的宣传、推广、转化是考古工作的自然延伸和必然要求,是历史和考古研究的最后落脚点。让文物和遗址“活起来”,让研究成果更好发挥作用,立足中国大地,讲好中华文明故事,向世界展现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在文明交流互鉴中,弘扬中华文明蕴含的全人类共同价值。

总书记讲话中强调,经过几代学者的接续努力,考古学实证了中国百万年人类史、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年文明史。湖南七十余年的田野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构建了至少距今50万年至1万多年的考古学文化区域类群和年代序列,较为完整地建立了距今1万年至3800年间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与社会的时空谱系(郭伟民:《湖南史前时代的考古学观察》,《船山学报》2022年第1期)。从2006年开始,湖南深度参与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为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文明进程提供了湖南智慧。作为中国的10个文物大省之一,未来湖南的考古研究将不仅仅可以继续深化文明探源研究,同样也将在早期人类史、万年农耕文化史的研究中大有可为、迸发出更多的闪光点。作为新时代的青年考古学工作者要朝着考古研究的“四化”目标不断前进,践行青灯黄卷的实干精神,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求实精神,把科研成果应用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奉献精神,立志做新时代有“志气、骨气、底气”的三好青年。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