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重要讲话,做好文明探源
2022年5月29日 信息来源:郭伟民 目前浏览:1263次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精神心得体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2022年5月27日下午就深化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进行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把中国文明历史研究引向深入,推动增强历史自觉坚定文化自信。认真学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深感总书记对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高度重视,深感考古工作肩负的崇高使命。感恩总书记对考古工作者的关心和关怀,结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与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及湖南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取得的成果,谈谈自己的心得和体会。

习近平总书记高屋建瓴地概括中华文明的特质及重要意义,他指出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国的文化和文明连续体在世界上独一无二,这种连续稳定性和完整性本身就成为了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当代中国文化的根基,是维系全世界华人的精神纽带,也是中国文化创新的宝藏。他指出经过几代学者接续努力,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等重大工程的研究成果,实证了我国百万年的人类史、一万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这是总书记对于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历史及其价值的精辟论述。我们得知,地球诞生于45亿年前,这颗伟大的星球孕育了许多伟大的生命群体,其中最伟大的是人类。中国是地球上最早出现人类的地区之一,其年代可以追溯到距今200多万年前,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留下了大量的旧石器时代人类文化遗存。距今10多万年前,现代人遗存在我国发现。考古发现与研究表明,中国旧石器文化富有特色,连续发展,自成体系。中国人类起源的考古发现很多,且成序列,是一种生生不息的支系。所以苏秉琦先生说,中国文化是有近200万年传统的土著文化,相对于世界其他几大历史文化系统而言,中国文化是自我一系的。中国古代文化的发展不是一条线贯彻始终,而是多条线互有交错的网络系统,但又有主有次。各大文化区系既相对稳定,又不是封闭的。通过区内、外诸考古学文化的交汇、撞击、相互影响,相互作用,通过不断地组合、重组,得到不断更新,萌发出蓬勃生机,并最终殊途同归,趋于融合。中国文明之所以独具特色、丰富多彩、连绵不断,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形成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并在数千年来始终屹立在世界的东方,都与中国文化的传统、中国文明的多源性有密切关系。同世界上其他文明古国的发展模式不同,多源、一统的格局铸就了中华民族经久不衰的生命力。苏秉琦先生将中国历史的基本国情概括为四句话: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起步,五千年的古国,两千年的中华统一实体。张光直先生也指出,在文明起源上若干西方的一般法则不适用于中国,中国的形态很可能是全世界向文明转进的主要形态,而西方的形态实在是个例外,因此社会科学里面自西方经验而来的一般法则不能有普遍的应用性。他将中国的形态叫做“连续性”的形态,而将西方的叫做“破裂性”的形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对中华文明的起源、形成、发展的历史脉络,对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对中华文明的特点及其形成原因等,都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同时,工程取得的成果还是初步的和阶段性的,还有许多历史之谜等待破解,还有许多重大问题需要通过实证和研究达成共识。这给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进入到新时代提出了新任务。正如总书记所指,虽然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取得了重要成绩,但还有许多历史之谜尚未破解。其中一些是考古学本身遇到的问题,或者说是考古学的局限。考古发掘提取的信息都是过去历史并不完整的信息,考古发掘过程中也还有不少信息未被考古工作者发现和认识。换言之,通过考古工作提取古代信息的能力还有限。比如说夏朝的文字,就中国文字起源与发展而言,甲骨文显然不是最早的文字,在它之前应该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的文字应该是有一定的载体的,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对于夏朝文字的发现与研究还只是处在初步阶段,对一些相当于夏朝时期的遗址出土可能是文字的刻划符号的认识也还只是在探索阶段,这就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夏文化考古学研究的深入。

要在考古学上取得突破,就要有新的理论方法与技术,并将其运用于田野考古第一现场,以获得更多的信息。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文明起源和形成的探究是一个既复杂又漫长的系统工程,需要把考古探索和文献研究同自然科学技术手段有机结合起来,综合把握物质、精神和社会关系形态等因素,逐步还原文明从涓涓溪流到江河汇流的发展历程。要加强统筹规划和科学布局,坚持多学科、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密切考古学和历史学、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联合攻关,拓宽研究时空范围和覆盖领域,进一步回答好中华文明起源、形成、发展的基本图景、内在机制以及各区域文明演进路径等重大问题。因之,当今考古学无论是田野发掘还是实验室分析检测和学术研究,都需要多学科的合作,需要大量运用现代自然科学的手段,如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化学、地学、物理学等前沿学科的最新技术分析我国古代遗存。袁靖先生曾从数字考古、年代测定、古DNA研究、同位素研究、有机残留物分析、环境考古、人骨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冶金考古、陶瓷科技考古、玉石器科技考古等12个领域阐述科技考古助力考古学研究的技术与方法。随着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科技考古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比如,从测定年代、确定考古学文化分期和期、段的绝对年代延伸到环境与生业,探讨先民当时生存环境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从单纯的人骨鉴定延伸到认识人的骨骼形态特征、体质状况和食物结构,探讨人类自身和社会的进化过程;从对出土器物的分类排队深入到对石器、陶器、金属器的质地和制作工艺的探讨,进而研究手工业的发展状况,考察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相互关系等等。科技考古已经全方位融入考古学研究中,如动物考古把形态学、统计学、年代学、同位素分析、DNA分析和古代文献研究等方法融合到一起,围绕具体目标,从多个角度进行探讨,在完成动物遗存定性定量研究的基础上,从动物到生业、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从特定的角度阐述历史发展的规律和特征。

习近平总书记赞赏探源工程取得的重要成就,他指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提出文明定义和认定进入文明社会的中国方案,为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作出了原创性贡献,这对考古工作者是极大的鼓舞。2020年12月16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部主办的“文明起源研究相关问题讨论会”在中国历史研究院举行。会议旨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推动考古学与历史学的对话和融合,促进中华文明起源研究的深入。在这次会议上,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同时也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执行专家组组长之一的王巍先生(另一位专家组组长是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辉教授)提出考古发现判断进入文明社会的八条新标准,包括:1、史前农业发展,产生社会分化;2、手工业显著进步,专业化程度加剧;3、人口增加,大聚落出现;4、社会贫富、贵贱分化日益严重;5、形成了以某些特殊的珍稀或高技术含量的器具;6、社会形成了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7、都邑与族邑形成,出现血缘与地缘相结合的城市;8、暴力与战争较为普遍,形成王权管理的国家。这些标准是多年来开展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是中国考古学考察我们自身文明化进程所得出的结论,是对世界文明起源研究的重大贡献,也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指示精神的具体体现。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同步做好我国“古代文明理论”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成果的宣传、推广、转化工作,加强对出土文物和遗址的研究阐释和展示传播,提升中华文明影响力和感召力。要深入研究阐释中华文明起源所昭示的中华民族共同体发展路向和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演进格局,研究阐释中华文明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精神特质和发展形态,阐明中国道路的深厚文化底蕴。对中华传统文化,要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继承和弘扬其中的优秀成分。要建立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明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为人类文明新形态实践提供有力理论支撑。在中国的考古工作中,广大考古工作者深入研究中华文明起源与发展的途径与方式,研究中华文明的基因特征。从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研究到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形成与发展研究,都是基于中国的考古学实践,运用中国的材料研究中国的问题。诚然,在这样的研究过程中,肯定要与世界上的文明古国进行对比研究,要探讨文明之间的交流互鉴。我们的考古工作者也走出国门,到国外开展田野考古工作。正如总书记指出的那样,考古发现与研究表明,中华文明自古就以开放包容闻名于世,在同其他文明的交流互鉴中不断焕发新的生命力。今后开展国际考古学研究,就要按照总书记提出的要坚持弘扬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以宽广胸怀理解不同文明对价值内涵的认识,尊重不同国家人民对自身发展道路的探索,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弘扬中华文明蕴含的全人类共同价值,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湖南作为长江中游的核心地区,有着辉煌的古代文化,建国以来的考古工作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绩。洞庭湖西北岸的津市虎爪山遗址发现了湖南最早的距今五十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自此以后,以澧阳平原为中心的湘北地区旧石器时代一直有人类活动,留下了较为完整的考古遗存。通过多年的工作,已初步建立起这一地区旧石器时代澧水类群的考古学文化序列。与此同时,以沅水中上游为中心的湘西地区也存在着一支旧石器文化——潕水类群。这两支文化区系类型构成湖南两大旧石器文化类群,并奠定了湖南史前文化的两大历史传统。湖南新石器时代文化群星璀璨:道县玉蟾岩出土了中国最早的具有人工干预痕迹的水稻和中国最早之一的陶器;澧县八十垱遗址是中国最早环壕聚落之一,这里距今八千多年前就已经从事水稻栽培;洪江高庙的印纹白陶引发中国史前第一次艺术浪潮;澧县城头山是目前中国考古发现的最早的城;澧县鸡叫城出土了中国最早最完整的超大型木构建筑基础……

 

城头山遗址 

 

鸡叫城遗址F63

 

湖南作为长江中游新石器考古发现与研究的重要区域,自然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考察和实施的重点地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分为几个阶段,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一)——“公元前2500年—公元前1500年中原地区文明形态研究”于2004年夏启动,其目标是多学科结合,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地研究中原地区文明的形成与早期发展的过程,初步探索其背景、原因、道路与特点。该项目的时间是2004—2005年,在文化谱系与年代测定、自然环境变迁、经济技术发展状况、聚落形态所反映的社会结构等四大课题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后来,在第一阶段工作的基础上,科技部将“探源工程(二)”列为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先期三年(2006—2008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06年正式接受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二)课题任务,并开展工作。后来又连续接受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三)、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四)课题任务。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的任务是通过湖南澧阳平原聚落形态的研究,复原该地区史前社会文明化进程的基本模式,并探讨这种模式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通过新石器时代考古学遗存的年代学研究、环境生业与稻作农业研究、聚落形态与社会组织研究、精神文化研究等来完成课题任务。从2006年开始,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项目组开展了鸡叫城遗址、杉龙岗遗址、城头山遗址、优周岗遗址、孙家岗遗址、车轱山遗址、七星墩遗址的田野考古工作,其中鸡叫城、孙家岗、七星墩三处遗址后来又列入“考古中国”的重点课题,与文明探源工程项目联合实施。除此之外,还在澧阳平原外围,将配合基本建设工程的抢救性发掘项目如泸溪下湾遗址、桂阳千家坪遗址等也纳入这个课题,取得了重要收获。泸溪下湾遗址、华容七星墩分别入围2017年、202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澧县鸡叫城遗址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凤舞潇湘——桂阳千家坪出土陶器》入选2020年度全国文化遗产优秀图书。

 

七星墩遗址勘探成果图

 

孙家岗遗址墓地出土玉神面牌饰

 

千家坪遗址出土白陶亚腰罐

 

通过这些年湖南地区开展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工作结果表明,湖南澧阳平原是南方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它是中国稻作农业的重要起源地之一。彭头山、八十垱、杉龙岗等遗址出土了兼具粳稻和籼稻特征的早期栽培稻,距今9000—7500年。城头山发现了中国目前最早之一的水稻田,距今6500年。其次,澧阳平原是南方史前文化的传播扩散中心。澧阳平原古老的农业文化传统影响了南中国文化的进程,它还是印纹白陶的起源与传播中心,白陶的扩散与传播见证了以澧阳平原为代表的史前文化向外的影响力。第三,澧阳平原为中华文明曙光的策源地之一,这里在新石器早期环壕聚落的基础上诞生了中国最早的城。由环壕聚落—城壕聚落—城壕聚落集群的变化发展,演绎了早期国家文明化的重大进程。湖南澧阳平原的史前文化不仅广泛地参与了中国文明化的进程,还提供了一种人与自然相互作用与和谐共生的模式,呈现了稻米文明形态与东亚史前社会复杂化进程的基因密码。山前平原、水、稻米、人与社群的相互依存与演化,是这一地区作为文化遗产真实性与完整性的真实表达。

这些年,我们在鸡叫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也取得了重要收获。收获之一是发现了距今4700年前的大型木构建筑。该建筑的主体面阔5间7室,外围有廊道,室内建筑面积420平方米,加上廊道总面积为630平方米左右。主体建筑为开挖基槽后垫长木板以作基础,木板上立柱。木柱上有斜穿孔。考古专家认为这是中国考古百年的首次发现,建筑专家认为这是一种过去历史上未曾见过的具有珍稀性的建筑形态,千载难逢。收获之二是揭露出体量巨大的谷糠堆积。其中一片为80平方米,平均厚度0.15米。通过单位体积的谷糠密度并结合现代水稻加工的调查结果,初步推算出这些谷糠堆积所代表的稻谷重量约为2.2万公斤。收获之三是发现了距今4500年前后的水稻田。鸡叫城由距今8000多年前的彭头山文化的普通居住点发展为环壕聚落,然后发展为城壕聚落及聚落集群,一直延续至距今3800多年前的肖家屋脊文化时期,显示其具有跨越时间和文化的连续性与稳定性,具有极强的内在凝聚力。在这里开展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所进行工作的结果表明,具有良好生态多样性的澧阳平原鸡叫城聚落群依靠自身稻作农业经济的支撑,以土地、农业、人口为要素,完整演进了古文化—古城—古国的全过程。如果说古国是一种文明形态,那鸡叫城就是从自身泥土和稻田里生长出来的农业文明——这正是多元一体早期中国文明产生的主要途径与方式,是中华五千多年文明赓续不绝的奥秘所在,也是史前湖南对于中华文明起源所做的突出贡献。

 

鸡叫城遗址F63半圆形木柱及木柱上的两侧斜穿孔

 

鸡叫城遗址出土谷糠堆积层及其显微结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物和文化遗产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基因和血脉,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中华优秀文明资源。要让更多文物和文化遗产活起来,营造传承中华文明的浓厚社会氛围。要积极推进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挖掘文物和文化遗产的多重价值,传播更多承载中华文化、中国精神的价值符号和文化产品。湖南开展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以来的成果,已经成为地方公共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头山遗址已经建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对外开放,接待八方游客,让公众在古城遗址的参观体验中感知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感知中华文化所具有的超强持久性和凝聚力。彭头山遗址、八十垱遗址也建成了小型遗址公园,通过环境整治,文物陈列馆建设等使文化遗产得到了很好地保护与展示。澧阳平原还列入了国家“十四五”大遗址保护利用片区。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已经惠及人民群众,正为文化强国建设、坚定文化自信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作者系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湖南大学岳麓书院考古系教授)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