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021湖南考古汇报会会议纪要(三)
2022年1月26日 信息来源: 目前浏览:1353次


23日上午的会议由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何佳研究员主持,湖南大学向明文老师点评。涉及溆浦颜家坳与辰溪龙头垴楚汉墓葬、保靖洞庭墓群、湘南汉唐墓葬、中方窑窿坡明代官窑遗址等4个项目的发掘。下午的会议由湖南大学向桃初教授主持,湖南大学张科老师点评。涉及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和遗存信息提取技术、岳州窑与北方青瓷起源、湖南考古出土陶瓷特展等3个项目的实践与研究。

20.怀化市溆浦县颜家坳与辰溪县龙头垴楚汉墓葬考古发掘

怀化市博物馆杨志勇分别汇报了颜家坳和龙头垴两个墓群的考古发掘工作。颜家坳墓群位于溆浦县卢峰镇马田坪村,2019年-2020年,颜家坳墓群发掘古墓葬54座,其中楚汉墓48座。分布在三个山包上,北部山包面积最大,有30座楚汉墓和4座明清墓,中部山包有3座楚汉墓和2座明清墓,南部山包15座均为楚汉墓。楚汉墓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部分墓底见有生土二层台,出土有陶器和铜器,陶器有鼎、敦、壶、钫等,另外有琉璃璧等。


溆浦颜家坳墓群发掘区航拍


颜家坳墓群M21


龙头垴墓群位于辰溪县辰阳镇龙头垴村。2021年3-6月发掘楚汉墓葬22座,墓葬形制均为竖穴土坑墓,出土器物有陶器、铜器等。


辰溪龙头垴M13


辰溪龙头垴M13出土青铜器


辰溪龙头垴M13出土琉璃壁


这两处墓群发掘的主要收获有三个方面:一是通过发掘理清了墓葬的分布规律、出土器物情况及墓葬等级;二是通过恰当的发掘方法,对于墓葬的规格、棺椁摆放位置、器物的摆放顺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从而更好的解释墓葬的埋葬过程;三是收获了一批精品文物,比如辰溪龙头垴M13出土的13件器物中,仅青铜器就有11件,包括鼎、壶、盆、勺、匕、镜等,铜器数量多,组合齐全,纹饰精美,为湖南楚墓少见。

最后,杨志勇对出土文物提取与保护、墓葬的棺椁数量及埋葬次数等发掘中发现的问题与大家作了探讨。


21.保靖县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考古发掘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袁伟汇报了保靖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古发掘工作。2020年8-12月,洞庭墓群发掘西汉至东汉墓葬45座,墓葬形制均为竖穴土坑墓,出土器物以陶器为大宗,另有少量的滑石器等。这些墓葬分布于三个台地上,各台地墓葬规模、埋葬方式和年代存在差异。


洞庭墓群发掘区航拍


M91、M92


M88


M88出土器物


M88出土滑石器


M91出土器物


从历年发掘情况看,洞庭墓群的主体年代为西汉至东汉时期。西汉早期此地开始出现墓葬,多分布在洞庭墓群北面临近酉水河岸的区域。西汉中期至晚期墓葬是洞庭墓群的主体,占据了墓地的大部分区域,墓葬排列有序,出土器物丰富,反映了西汉四方城城址繁荣的盛况。新莽至东汉时期墓葬主要分布在洞庭墓群南面和东面,墓葬分布略显零乱,墓葬规模和出土器物远不及西汉,表现为城址地位的下降。墓群发掘的平面开口为近圆形或椭圆形的墓葬,下挖后方见到长方形墓口,可能体现了古人“天圆地方”的哲学理念。墓群中多人合葬墓中具有明显的外来文化因素,与川渝地区有着广泛的联系。


22.湘南之地,丧葬有别—湘南汉唐墓葬考古发掘与认识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陈斌汇报了湘南地区2020-2021年因建设项目涉及的汉唐墓葬发掘。

五里坪墓群发掘44座墓葬,有战国西汉时期墓葬36座、六朝墓葬1座、隋唐墓葬7座。战国西汉墓均为竖穴土坑墓,东汉至隋唐墓均为砖室墓。战国墓出土陶器主要为鼎、豆(盒)、壶组合,西汉墓出土陶器为鼎、壶,或瓿、壶等组合,东汉墓出土陶瓷器有罐、釜、长颈瓶、模型明器等,六朝墓、隋唐墓出土青瓷盘口壶、盏等。


蓝山五里坪M484出土青瓷器


蓝山五里坪M517出土陶器


渡头墓群发掘7座墓葬,有东汉墓5座、六朝墓1座、唐墓1座。东汉六朝墓为砖室墓,唐墓为土坑墓。东汉墓出土陶瓷器主要有罐、壶、灶、仓等,少量铁器,年代为东汉中晚期。六朝墓出土陶瓷器有六系罐、钵等,年代为西晋。唐墓出土青瓷碗,年代为唐代末期。


临武渡头三星赶月M1、M2


三星赶月墓群M2出土陶瓷器


黄泥塘墓群发掘11座墓葬和1座房址。其中东汉墓3座、六朝墓6座、唐墓2座。仅1座汉墓为土坑墓,其余为砖室墓。东汉墓出土绿釉陶器和印纹硬陶,年代大体为东汉中晚期。M1墓道前还发现有房址,其可能是用于祭祀或者守孝。六朝墓出土青瓷四系盘口壶、“永和三年”、“义熙十年”等纪年砖,年代大体为东晋至南朝时期。唐墓出土青瓷盘口壶、玉璧底碗、褐彩盒、小罐等瓷器。


郴州黄泥塘M2出土青瓷彩绘盒


高家冲墓葬发掘4座砖室墓,出土陶器有罐、釜、仓、灶等,M3出土“永初四年”的纪年砖,其年代为东汉中晚期,可能晚至三国时期。

陈斌通过对比分析,认为五里坪、高家冲墓群与黄泥塘、渡头墓群在墓葬形制和出土遗物方面既有相似又有差异,体现了不同的丧葬习俗,其差异可能与交通线路有着密切的关系。最后他对发掘工作做了反思,认为城址、墓葬的发掘还需以明确的学术目标做精细化发掘。


23.怀化市中方县窑窿坡明代官窑遗址2021年考古发掘与收获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奚培坤汇报了怀化市中方县窑窿坡明代官窑遗址2021年考古发掘。窑窿坡窑址已揭露砖窑54座,均为地穴式馒头窑,多数窑址利用所在丘陵山体四周建设,各窑紧密相连。各窑址均由清灰沟、窑门、火膛、火道、窑床、烟囱组成,以及制砖洗泥、晒坯等作坊区域,基本囊括了古代城砖生产链的各个方面。已出土城砖950余块,一般长40、宽20、厚12厘米,重约18、21公斤不等,烧成温度约在1000℃。城砖有两种,一种是素面砖,主要用做砖窑窑床上的铺底砖。一种为铭文砖,其上刻有监造各级官吏、烧造人员(总甲、小甲、造砖人户、窑匠)等姓名。窑址的年代为明洪武时期。


窑窿坡窑址发掘区局部航拍


Y14


Y14局部细节


“窑匠潘受柒”砖铭


根据出土城砖的铭文资料,可以得出以下几方面的认识:第一,目前可确定窑窿坡窑址烧造的城砖被用于荆州明代城墙;第二,本次发现的城砖铭文以考古材料证明了文献记载中明初沅州府“去府为州”并入辰州府的历史过程;第三,明代五溪地区的管理与其他地区有很大区别,反映出当时五溪地区社会管理与组织方式可能相对从简;第四,窑匠中的“潘受七”、“潘万陆”来自附近荆坪村的潘氏,族谱中记载其生前为“掌窑师”,死后葬于“窑坡”,属于就地征发民力;第五,窑址日常生产中,监造官员一般不在现场,窑址的日常工作主要由各个总甲主持,小甲负责具体的生产活动,窑匠属于专职技术工作,未发现兼职其他角色;第六,关于城砖的运输管理与路线,应该是水路经舞水入沅江送至常德津市,转陆路送至公安,最终到达荆州,贡砖可能是采用就地征发运粮等各类民用船只。

湖南大学向明文老师对杨志勇、袁伟、陈斌、奚培坤的汇报进行了一一点评:总的来看,以上发掘墓葬都是在湘西或者湘南地区,属于当时的华夏边缘区域。楚汉墓的发掘,对于这些区域华夏化进程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溆浦颜家坳发现的楚墓棺内头端放置玉璧,可能跟楚地楚人升天有一定的关系。辰溪龙头垴发现的两座青铜器墓,其身份可能为士一阶层。需关注龙头垴墓群不同山包间的中间地带的关系、马田坪墓群中巴蜀文化因素。

洞庭墓群年代跨度大,包含楚文化、吴越文化、百越文化、巴蜀文化等多种文化因素。还可以看到不同的陶器组合,是否存在不同的人群,是否有濮人、蛮人融入华夏进程,其墓地阶层和社会组织等都值得关注。M143多人合葬、人骨保存较好,可对出土人骨做鉴定或分析,有助于对墓群人群的来源与迁徙进行研究。土墩墓中各墓葬关系如何,其源头如何,另外墓葬形制上圆下方的现象,其形成过程是一次形成还是多次形成,以后可以做更多更精细的工作。

湘南地区汉代墓葬尤其是五里坪墓群中纪年墓多,发现的近50座东汉纪年墓已经超过湖南几十年发现的纪年墓数量,可以说是发掘出了半部蓝山历史。M517陶器组合时代特征明显,是楚人南进最南的一座楚墓,对研究楚文化的南界具有重要意义。南平古城目前认为其是西汉时期始建,可以考虑未来多做一些考古工作,看是否能发现更多的楚墓,看其城址年代是否能早到战国。此外,湘桂或湘粤交通线上的秦汉时期有相似也有差异,要与湘南区域或者南中国秦汉时期文化共性、交通情况、侯国历史地理等相联系。

中方窑窿坡窑址发现很重要,尤其是把墓砖的文字记载和家族族谱紧密联系起来。窑工的传统,契合当下讲大国工匠精神。明帝国时期,如此多的工匠制作如此大量的城砖,他们的社会组织形式、工艺传承都值得深入研究。各窑址的烧制时间是否都是明代早期,是否有早晚关系,值得进一步关注。此外,地方政府将来需做窑址的保护规划。


24.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和遗存信息提取技术的实践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赵志强从工作背景及意义、遗存现场保护、考古发掘现场信息提取技术以及展望四个方面做了汇报。

赵志强认为考古发掘现场是开展考古和文物保护相关工作的重要场所,最大限度辨别遗存、提取信息,并进行有效保护,是文物保护工作的首要目标及任务。以邵阳鸡笼村壁画墓的现场保护为例详细说明了文物的现场保护与搬迁工作,以益阳大海塘古墓为例详细介绍了脆弱遗存的提取保护工作流程。考古学的持续发展,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体系逐渐从对遗存的现场应急保护处置发展为应急保护和遗存信息提取并重。他还介绍了如何利用微观形貌观察、文物材质快速鉴定方法、红外摄影技术、紫外荧光照相技术等现代科技手段对考古发掘现场文物遗存的信息进行科学规范的记录、分析和提取,确保考古工作顺利进行,为后续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提供重要参考信息。


邵阳鸡笼村壁画墓起吊航拍


壁画可见光照片


壁画红外影像照片


保靖洞庭墓群M83可见光照片


保靖洞庭墓群M83紫外荧光照片


他希望做好考古发掘、文物遗存的稳定性处理和遗存信息提取;有效提取遗存的原始信息,推进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专业化、科学化,服务考古学研究。也希望文物保护技术手段介入更有“时效性”,与考古工作同步开展,选择合适的技术手段进行前期调查和文物保护相关工作,使更多考古实物资料得到有效提取和记录。同时,希望考古发掘现场工作人员加强团队合作,在工作时应进行充分的沟通交流,确定保护和信息提取范围,保证考古学信息的原真性和完整性。


25.岳州窑与北方青瓷起源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杨宁波首先详细梳理和讨论了北方地区早期青瓷窑址的分布地域和年代,其主要分布在洛阳地区、豫北冀南地区、鲁东南与苏北地区这三个大的区域,各个区域与青瓷起源相关的窑址起始年代多集中在北朝晚期,而且窑业技术的面貌也大致相同。值得注意的是邺城地区发现的曹村窑、倪辛庄窑址都大量烧制低温铅釉陶,尤其是倪辛庄窑址存在低温铅釉陶、高温铅釉瓷、高温钙釉瓷共烧的现象,钙釉青瓷所占的比例不高;然后探讨了岳州窑在北方的产品输出和技术输出问题,他非常赞同李梅田老师、刘未老师等学者的观点,认为北朝墓葬出土青瓷绝大部分为长江中游洪州窑和岳州窑的产品,输出到北方地区的岳州窑产品均出自高等级墓葬,是岳州窑以匣钵单件装烧的高端产品。


北朝墓出土的岳州窑盘口壶


南北朝时期北方高等级贵族墓出土的岳州窑烛台


黄珊等学者对北方青瓷窑址采集标本的研究成果


邢窑北朝末至隋代的部分装烧方法


杨宁波认为伴随着岳州窑产品在北方的流布,以筒形匣钵装烧技术为代表的窑业技术也传播到了北方,北方青瓷正是在南方青瓷产品和技术的持续传入的情况下,受到以岳州窑为代表的南方高温钙釉青瓷的影响才最终出现;接下来杨宁波对北方青瓷起源的技术因素做了初步的总结,他认为北方青瓷起源是在北方低温铅釉陶和南方高温钙釉青瓷等不同陶瓷技术的交流融合基础上产生的;最后,他认为以岳州窑为代表的南方青瓷窑业技术对北方地区的影响是由浅入深的,最开始只是造型的影响,随着南方青瓷的不断输入,逐渐过渡到施釉技术、装烧技术等深层次的方面。他认为北方青瓷起源的时间涉及到青瓷标准的界定,北方青瓷出现的标志究竟是高温铅釉瓷的出现,还是高温钙釉青瓷的出现,是需要继续深入探讨的。


26.片羽见吉光——关于湖南考古出土陶瓷特展的几点认识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兴国首先汇报了此次展览的缘起,2019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湖南日报社、长沙市博物馆联合推出“发现湖南”系列学术讲座,引起极大反响,这成为筹划举办湖南陶瓷考古相关主题展览的契机。然后他介绍了展览内容、辅助手段以及内容纲要。展览以时间为轴,兼顾陶瓷工艺演进和社会总体历史文化发展两条线索,依托最新考古发掘与研究成果,为观众呈现近两万年以来湖南陶瓷生产技术与社会历史发展历程中的精彩篇章。结合展览期间公众的关注内容,张兴国最后从湖南史前白陶的图像学研究、青瓷成熟的湘江模式、长沙窑对岳州窑制瓷工艺的继承与突破这三个问题的最新研究成果作了介绍。


《吉光片羽—湖南考古出土陶瓷特展》展厅设计


长沙窑的新工艺因素


长沙窑的新工艺因素—瓷画


湖南大学张科老师对赵志强、杨宁波、张兴国的汇报进行了点评:赵志强结合这两年做的案例,从技术设备原理、操作过程以及结果等几个方面简明扼要地介绍了几种科技手段在考古发掘现场进行信息提取的作用。有两个方面的感想,第一个方面是很豪气,今天汇报中展现的内容仅是湖南所科技考古的部分手段。第二,科技考古助力考古学,的确是起到了显微镜、望远镜的作用,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

杨宁波的研究是一个历久弥新又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大概在上世纪40年代,青瓷莲花尊发现以后,陶瓷考古先驱陈万里先生就已经意识到北方青瓷起源问题。《中国陶瓷史》提出北方青瓷起源时间大致在北魏晚期。郭学雷认为北方地区的瓷器起源(不是青瓷起源)是在东魏时期,首先出现的是酱釉瓷器,而不是青釉瓷器。刘未认为青瓷器起源北齐晚期。张勇盛把北方地区青瓷起源时间修正到了北魏晚期。杨宁波的研究挑战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青瓷的界定问题;第二个方面是瓷器窑口的判定;第三个方面是年代问题,要有足够多的纪年墓卡准瓷器年代。我比较倾向于刘未的意见,应该是在北齐晚期。

张兴国的汇报基于对展陈的解说和分析,就若干问题阐发看法。个人对湖南陶瓷考古有几点不成熟的建议:第一,从湖南宋元时期出土瓷器的窑口方向而言,湖南地区陶瓷窑址考古工作有进一步推进的空间和必要。第二,湖南陶瓷生产源远流长,岳州窑和长沙窑是湖湘陶瓷的亮点。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可以以岳州窑为依托,牵头去开展窑业产品分布等相关工作。第三,湖湘陶瓷的技术传承有自己的特色。总之,从这些线索出发,继续推进窑址调查、发掘,湖南窑业经济的历史图景将会更鲜活。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