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江县宝庆会馆文物价值评估
2021年12月14日 信息来源:罗婕 目前浏览:824次


宝庆会馆位于湖南省怀化市芷江侗族自治县县城河西黄甲街207号。地理坐标:东经109°40′41.3″,北纬27°26′21.3″,海拔254米。宝庆会馆初建于清乾隆年间,湖南省人民政府《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十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湘政函 2019[37]号)将宝庆会馆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公布了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

(一)历史价值

1、宝庆会馆代表了清朝行帮会馆的典型模式,真实反映了当时日趋成熟的商帮文化和社会力量对流寓人士的有效管理机制。

会馆建筑出现于明初,最初主要为客籍异地乡人的聚会场所。随着商品经济和商业都市的发展,明嘉靖、万历时期,会馆趋于兴盛,具有工商业性质的会馆大量出现,会馆制度开始从单纯的同乡组织向工商业组织发展。清代中期会馆几乎遍及通都大邑,府、州、县城甚至某些乡镇也有设置。

宝庆会馆始建于清乾隆时期,是宝庆(今邵阳、娄底一带)商人建造的行帮会馆,位于当地重要的商旅往来集散地——黄甲街,街上集中分布着一批绸缎布市、纺织染坊等商号,福建客民建造的会馆(天后宫)与之邻近。宝庆会馆的名称、布局均遵循当时的规制,严谨有序,例如其别名“五福宫”,是各地宝庆同乡会馆的共称,其山门-戏楼-议事厅-祠庙的建筑布局使之具备了“祀神、合乐、义举、公约”等会馆的主要功能,是当时会馆建筑的典型模式。

由于宝庆商帮的兴盛,湘、鄂两省留下了较多与之相关的遗存,其中较著名的有汉口宝庆街与宝庆码头、洪江宝庆会馆等,在北京也有宝庆五邑会馆的旧址,芷江宝庆会馆与全国各地的遗存一道,共同反映了宝庆商帮这一独特的民间商业力量在清朝中晚期的蓬勃发展状况,为了解那一时期民间商业运转模式提供了一个观察切面;另一方面,作为纯粹的民间会馆,宝庆会馆真实反映了当时从商人员在思想观念、人际交往、困难济助、行业规范等方面的状况,揭示了官方行政管理之外,社会力量对流寓人士进行管理的有效机制,补充了文献史料记载的缺漏。

2、宝庆会馆不仅是红军长征线路中的一个节点,同时也是红二、红六军团长征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历史见证。

红二、红六军团是长征红军的三大主力之一,在红军战略转移初期发挥了先遣队的作用,并建立了湘鄂川黔根据地,开展了多次成功的反“围剿”行动,消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有力配合了中央红军在湘黔地区的行动。1935年11月,国民党以20余万众对根据地开展新一轮“围剿”行动,红二、红六军团根据敌我态势及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的指示,决定主动采取战略转移,南下突围,在贵州石阡、镇远、黄平一带建立湘黔边根据地,从而开始了其长征的征程。

经过抢渡澧、沅二水,南下湘中等战略行动,红二、红六军团于1935年12月底到达芷江,将尾追的敌人全部甩掉,基本达成了既定的战略转移目标。为在湘黔边建立根据地,红二、红六军团在芷江组织了便水战斗开展反击,此战为红二、红六军团长征途中最为激烈的一场战斗,虽未达到预设目标,但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遏制了敌人穷追的步伐,也成为了下一阶段战略转移的契机。

宝庆会馆为1935年12月30日~1936年1月2日红六军团司令部之宿营地。这期间,红六军团两次组织了对芷江县城的佯攻,保障了冷水滩政治干部会议的召开及红军下一阶段西进战略的顺利实施。宝庆会馆不仅是红军长征线路中的一个节点,同时也是红二、红六军团长征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历史见证。

(二)艺术价值

宝庆会馆在建筑布局、技术工艺等方面均体现了较高的水准,是富有地方特色的会馆建筑。

建筑四周有 8 米多高的封火院墙围护,颇具内向性、收敛性,建筑为纯木结构,内部布局错落有致,严谨有序。牌坊式的大门独具特色,其上堆塑及雕刻独具一格,既有静态的花草、鸟禽图案,又有动态的人居生活场景,具有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建筑风格独特,建筑梁架上的各个雕花构件的雕刻工艺,以及封火山墙上的彩绘工艺技术均达到了较高的水准,体现出宝庆府地方人文文化价值和精神取向。

(三)科学价值

宝庆会馆各栋建筑都蕴含着当时的科技信息。

宝庆会馆平面由五福宫与庐泰馆两处院落组合而成,临街分别为山门、戏楼、商铺等开放式场所,靠后则以砖墙分隔出多进院落,公共活动空间与居住私密空间互不干扰又紧密联系,充分体现了当时的建筑设计者动静分离的设计理念。为硬山顶砖木结构建筑的后院前堂,面阔五开间,明间七架梁与其上三架梁两头均施雕花雀替,柁墩、支垫及穿枋互为一体,通身镂空圆雕花草及祥云图案,做工精巧别致,其承重、拉结作用并不丧失,对建筑物梁架结构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科学价值。

(四)文化价值

宝庆会馆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具有不同的文化象征意义,是地方文化和革命文化叠加呈现的共同载体。

宝庆会馆作为清朝建造的公共建筑,在完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沿用了其作为公共空间的功能,体现出内在的连续性,但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具有不同的文化象征意义。当其作为会馆建筑时,作为流寓同乡的聚居地,会馆成为异乡土地上以本土文化为感召,而形成的抱团取暖的“文化飞地”,反映出地方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对今天中华文化在海外的发展与传播具有一定的启示。当其作为红六军团长征路的节点时,它又是长征红军革命英雄主义(千里转战摆脱追敌)、革命乐观主义(敌营边的元旦祝新)的历史实证,是长征精神的具体承现。

(五)社会价值

宝庆会馆价值突出,区位优越,周边文化资源密集,具有开展文旅融合的条件,既能促进当地居民生活区域环境的改善,也能刺激当地经济增长的综合优势和潜力。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六军团长征在芷江的历程是我国十四五规划中建设长征国家文化公园绕不开的节点,是成为“发展红色旅游,讲好中国故事”不可或缺的一环。宝庆会馆自身具有地方文化特色和红色长征精神的双重教育价值,其所处的黄甲街是芷江历史文化名街,宝庆会馆周边有伞巷、天后宫、龙津风雨桥、抗日战争胜利受降旧址、沈从文故居、芷江文庙等诸多文化资源,可形成集群效应,通过整合文化资源、推进文旅融合,不仅能为当地营造一个生态环境优美、充满活力和高雅情趣的生活氛围,又能利用文化资源的吸引力促进地方经济增长和健康发展。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