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的历史价值浅析
2021年10月26日 信息来源:周媛 目前浏览:687次


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1932年10月-1933年8月)位于汉寿县军山铺镇祝家仑村(原罗家湾村)黄家仑组,东面、南面为汉寿县与益阳市资阳区交界处,北面、西面均为汉寿境内。

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是一处民居建筑,始建年份不详,不晚于民国二十年(1931年)。旧址为砖木、夯土混砌的一层三开间建筑,正屋右侧带一偏屋,是当地村民郭玉和的家屋。

1931年6月,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洞庭湖特区委员会派地下党员戴春生等人,在汉寿、沅江、益阳交界一带发展革命队伍,最后在军山铺镇罗家湾村沙子塘郭玉和家中建立了中共汉寿支部。1932年10月,洞庭湖特区委派组织部长部光明到汉寿,在沙子塘郭玉和家召开会议,宣布成立中共汉(寿)、益(阳)、沅(江)联区工作委员会,同时建立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同设在沙子塘。联区工委和苏维埃政府的成立,标志着汉寿、益阳、沅江正式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


图一  区位图


图二  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鸟瞰图


图三  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正立面图


图四  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背立面图


本文从以下三个角度简要分析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的历史价值:

一、本旧址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洞庭湖特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中坚持武装斗争到最后的革命根据地之一。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时期领导创建的较大苏区之一,在土地革命战争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跨越湖北、湖南、河南三省,形成了洪湖、湘鄂边、鄂北、鄂西北、荆当远、巴兴归、松枝宜和洞庭湖特区等8块红色根据地。其中,洞庭湖特区和湘鄂边根据地是这8块红色根据地中坚持到最后的根据地(均于1933年8月丧失)。

洞庭湖特区,1931年3月由湘鄂西特委代理书记周逸群率部开辟,活动区域为洞庭湖滨9县:华容、南县、沅江、益阳、湘阴、岳阳、安乡、常德、汉寿。

1932年10月,中共汉(寿)、益(阳)、沅(江)联区工作委员会和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的成立,标志着汉寿、益阳、沅江正式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

1933年4月,汉益沅联区工委和联区苏维埃政府被破坏,8月,洞庭湖特区因遭围困完全丧失,随着洞庭湖特区的丧失,汉寿的革命活动才完全停止。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中坚持武装斗争到最后的革命根据地之一。


图五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形势图


图六  汉益沅联区革命根据地发展脉络图


二、本旧址是研究“贺龙式”工农武装割据、在河港湖叉地带开展游击战争的重要实物见证。

1930年1月,毛泽东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把“朱德毛泽东式”“贺龙式”“李文林式”“方志敏式”誉为工农武装割据的四种模式。贺龙、周逸群、万涛、段德昌等创建湘鄂西根据地的独特经验,被毛泽东称赞为“贺龙式”工农武装割据的典型,为探索、形成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8年5月,毛泽东又在《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高度评价说:“依据河湖港汊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可能性,客观上说来是较之平原地区为大,仅次于山岳地带一等。”“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争支持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港湖叉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据。”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是“贺龙式”工农武装割据的典型。洞庭湖特区由周逸群率部开辟,与洪湖根据地相互策应,互为犄角,牵制敌人,打破“围剿”。洞庭湖特区分散的游击队,采取“敌来我飞,敌去我归”的战术,活跃于湖滨各地打击敌人。

汉寿、益阳、沅江紧邻洞庭湖南岸,周边遍布河湖港汊。为反击敌人围剿,汉寿人民组成一支支游击队,利用江河湖汊交错的天然条件,与敌周旋。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作为洞庭湖特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研究“贺龙式”工农武装割据、在河港湖叉地带开展游击战争的重要实物见证。

三、本旧址是洞庭湖西南岸土地革命斗争的重要实物遗存。

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是洞庭湖特区委为加强对洞庭湖西南岸等地革命斗争的领导、实施“扩大武装,壮大组织,扫除障碍,控制全湖”斗争计划的产物,是洞庭湖特区重要的组成部分,并在此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土地革命斗争。

党组织发动地方群众,与游击队并肩战斗,打击土豪劣绅,筹措粮款用于支援前线。通过夺取敌军武器,捐款采购食盐和日用品,来接济工农武装队伍。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见证了洞庭湖西南岸土地革命活动的卓越事迹。

综合以上,汉益沅联区苏维埃政府旧址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