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靖县四方城洞庭墓群考古发掘情况介绍(三)
2021年10月9日 信息来源:袁伟 目前浏览:954次


一、前  言

保靖酉水明珠工程路网建设项目位于保靖县迁陵镇,线路连接保靖县老城区和钟灵山工业园区。建设项目中的洞庭路与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方城遗址有关,线路K1+220-K2+087.64路段位于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范围内。为配合项目建设,2019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洞庭路东北区域(线路K1+650-K2+087.6)内墓葬考古发掘,发掘两汉墓葬30座。2020年和2021年对洞庭路南面区域(线路K1+220-K1+650)内墓葬考古发掘,发掘两汉墓葬45座。(图一)


图一 2019—2021年洞庭路发掘位置示意图


二、考古发掘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执字(2021)第475号】,2021年6-8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湘西自治州考古所、保靖县文化旅游广电局等单位业务人员,对洞庭路南面区域考古发掘。本次发掘共布设探方22个,发掘面积约550平方米,发掘西汉至东汉墓葬8座(编号M146-M153),同时清理了叠压于乡村公路之下2020年度未能发掘的M83、M90、M91、M92、M101等5座墓葬墓道。(图二)


图二  2021年保靖洞庭墓群发掘墓葬(M146-M153)


三、墓葬发掘

本次发掘的8座墓葬年代从西汉晚期延续到东汉,时代较此前洞庭发掘的墓葬年代偏晚,进一步补充了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新莽至东汉时期墓葬资料。现择例介绍。

西汉晚期墓葬以M152为代表,为带墓道的竖穴宽坑墓,墓葬制作讲究,墓室南壁有版筑痕迹。墓道位于墓室西面,为竖穴深坑状,长3.2、宽2.7、深2.5米。墓室口长4.8、宽4,底长4.1、宽4.15,深3.6米,方向101度。墓内有棺椁痕迹,椁内并列双棺。随葬器物较丰富。墓道内出陶器9件,有硬陶小壶2件、陶罐1件、圆壶2件、盒2件、井1件、灶1套。墓室内出滑石器、铜器、金属器、陶器、石器等35件器物,其中滑石器有印章1枚、璧2件、鼎2件、圆壶2件、方壶2件、耳杯5件、勺1件、杯1件、樽2件、钵1件、方案2件、灯2件、谯斗2件、灶1套;铜器有镜1件、泡钉若干、五铢钱等;金属器有环1件;陶器有圆壶1件;石器有石头4件。(图三—图五)


图三 洞庭M152航拍(北→南)


图四 洞庭M152发掘到底(东→西)


图五 洞庭M152出土滑石圆壶


西汉晚期至新莽墓葬以M147为代表,为竖穴土坑墓。墓室口长2.9、宽1.9米,底长2.88、宽1.88,深1.2米,方向271度。墓内单棺,随葬器物少,仅出陶圆壶1件。(图六)


图六 洞庭M147发掘到底(西→东)


东汉墓葬以M148为代表,为带墓道的竖穴土坑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位于墓室西面,为竖穴深坑状,长2.7、宽1.55、深1.75-1.95米,底为西高东低的斜坡。甬道较短,长0.9、宽1.1、深1.95-2.0米。墓室口长3.5、宽2.5,底长3.5、宽2.48,深2.05米,方向290度。随葬品位于墓室内西面,出有滑石器、铜器、陶器等10件器物,其中滑石器有璧1件、鼎1件、杯1件、盘1件、灶1套;铜器有洗1件、饰件2件;陶器有罐2件。(图七-图八)


图七 洞庭M148航拍(南→北)


图八 洞庭M148发掘到底(西→东)


四、墓道发掘

本次发掘的M83、M90、M91、M92、M101等5座墓葬墓道资料也补充了洞庭墓葬资料的缺失。M90墓道位于墓室西面偏南侧,斜坡状,墓道残长2.3、宽1.4、最深处1.3米。(图九)M91墓道位于墓室西面偏南侧,斜坡状,墓道残长2.65、宽1.7、最深处0.7米。M92墓道位于墓室西面偏北侧,斜坡状,墓道长3.8、宽1.7、最深处2.05米。(图十)M101墓道位于墓室西面,竖穴深坑状,墓道长2.5、宽1.75、深2.55米,平底。(图十一)


图九 M90墓道(北→南)


图十 M91、M92墓道(北→南)


图十一 M101墓道(北→南)


从目前发掘的洞庭墓群墓道形制看,可分为两类。一类为常见的斜坡状墓道,以M83、M87、M90、M91、M92为代表,墓道位于墓室的西面,其位置在西壁的一侧或正中,其平面呈刀把形或凸字形。另一类为竖穴深坑状墓道,以M101、M148、M152为代表,墓道位于墓室的西面,多在西壁的一侧,墓道底部或为平底、或向墓内倾斜,此种形制为保靖四方城洞庭墓群所独有,湖南其他地区未有发现,形成原因尚不明。


五、发掘收获

1、从历年发掘情况看,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的主体年代为西汉至东汉时期。西汉早期墓葬开始进入此地,多分布在洞庭墓群北面临近酉水河岸的区域。西汉中期至晚期墓葬是洞庭墓群的主体,占据了墓地的大部分区域,墓葬排列有序,出土器物丰富,反映了西汉四方城城址繁荣的盛况。新莽至东汉墓葬主要分布在洞庭墓群南面和东面,墓葬分布略显零乱,墓葬规模和出土器物远不及西汉,表现为城址地位的下降。

2、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发掘多见有平面开口为近圆形或椭圆形的墓葬,下挖后方见到长方形墓口,如M90、M98、M99、M100、M101等。此类墓葬一般规模较大,随葬器物较丰富,墓主具备一定的身份和等级,其特殊的墓葬形制或体现了古人“天圆地方”的哲学理念。

3、洞庭墓群中带墓道的墓葬约占总数的15%,其墓道多位于墓室西面的一侧或正中,平面呈刀把形或凸字形。刀把形墓葬在湖南并不常见,而在重庆、四川倒是时有发现。同时,洞庭发掘的M92、M143为多人合葬墓,多人合葬的传统也多见于重庆、四川。故四方城遗址的墓葬文化与川渝地区也有着广泛的联系。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