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洪江市黔城楚汉墓葬资料整理及主要收获
2021年6月1日 信息来源:谭远辉 目前浏览:1679次


2020年10月底,经所领导研究决定,以本所为主、怀化市博物馆相关人员协作,对怀化市历年发掘的楚汉墓葬资料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编撰出版考古发掘报告,并指派本人为主从事这项工作。11月1日,本所及怀化市文旅局、博物馆领导及相关人员于怀化市博物馆内召开了协调会,并达成共识。11月4日,本人组队进驻怀化市博物馆。首先从洪江市黔城楚汉墓葬的资料整理工作开始。该项目的最初实施者为向开旺先生,他做了一些有益的基础工作,如基本上对所有出土器物绘制了器物草图,并制作了器物卡片,因而该项目主要在向开旺先生的协助下进行。由器物草图的完善,墓葬图的规范、清绘,电脑描图、排版、器物排队到报告编写、器物照相等,通过近八个月的工作,现已完成考古报告初稿的编撰工作。通过对资料的认真梳理,获得了一些新的认识,介绍如下:


一、基本情况

黔城现为怀化市下辖县级市洪江市党政机关所在地,地处湖南省西南部,雪峰山脉西南端。沅江主源清水江发源于贵州省都匀市斗篷山北麓,上游称清水江,向东流至黔城镇与㵲水汇合后始称沅江,进入中游,因而黔城地处沅江中、上游的交汇处。黔城楚汉墓群便坐落于㵲、沅二水交汇处的丘陵岗地。位于㵲水左岸黔阳古城西侧的玉皇阁社区。

黔城楚汉墓从南向北分为南头坡、三星坡和牛头湾三个墓区。发掘工作自1882年开始,至2000年,在黔城共发掘墓葬202座。其中17座为宋以后晚期墓葬,10座时代不明,实有战国至秦代的楚墓152座,汉墓23座(见下表)。



上表显示,三个区域均以战国至秦代墓葬为主,南头坡和三星坡基本只有战国至秦代墓葬;汉墓几全出于牛头湾墓区,而且主要位于牛头湾的北段,只1座出于三星坡。下仅对楚汉墓葬进行简要介绍。


二、战国至秦代墓葬

战国至秦代墓葬均属楚墓,共152座。为黔城墓葬的主体遗存。其中有6座墓未出随葬品,乃依据墓葬形制(带头、足龛及二层台等)及打破关系判定为战国墓葬。有随葬品出土的墓共146座。根据随葬器物的基本组合形态分为甲、乙、丙、丁四大组。甲组为两套仿铜陶礼器,乙组为一套仿铜陶礼器;丙组以日用陶器为主;丁组主要出铜兵器和豆以及其它不便归类的形态。仿铜陶礼器组合的主要器类为鼎、敦、壶,附属器类有盘、勺、匜、匕、斗等。日用陶器的主要器类有罐(壶)、盂(簋、钵)。作为日用陶器的壶与罐属于同一类,上部形态为罐,只是下面多一圈足,而且壶与罐一般不同出,有的壶形似仿铜陶礼器,但与盂、豆形成组合,也视为罐的替代品。极个别墓出簋、钵,也是盂的替代品。还有少数仿铜陶礼器与日用陶器混搭的组合形态。豆具有兼类性质,既与仿铜陶礼器形成组合,也与日用陶器形成组合。

墓坑的宽狭与墓主的身份、等级、时代都有着密切关系,但墓坑的宽狭不是绝对的,为了后文墓葬分类理论的确立,我们对三种宽度墓坑的尺寸标准分别给予了界定。其标准是以墓底的宽度尺寸为依据。

宽坑墓(A类):墓底宽度在140厘米(不含140厘米)以上;

窄坑墓(B类):墓底宽底在85厘米(不含85厘米)至140厘米(含140厘米)之间;

狭长坑墓(C类):墓底宽度在85厘米(含85厘米)以下。

随葬甲组合的墓绝大多数为宽坑墓,窄坑只有两座,没有狭长坑墓,其他三种组合三类墓齐全,乙组合和丁组合亦以宽坑墓为主(表二)。



三类墓(即三型)按墓坑结构的差异有分作若干式,但结构不是很复杂。计入6座空墓,其中A型墓分为四式;B型墓分四大式六小式;C型墓分四大式七小式(表三,图一、图二)。



图一  A型Ⅲ式M011平、剖面图

图二  C型Ⅳb式M060平、剖面及随葬器物分布图


在146座有随葬品的墓中,共出土各类器物879件。经修复而形态明确的有504件,器形为45种。其中陶器374件,17种;铜器90件,16种;铁器8件,3种;玉、滑石、玻璃器32件,9种。

单位墓葬中出土器物最多的为30件(套),最少的仅1件。而以10件以下者为多(图三~图五)。


图三  M107出土铜剑、戈、镞、印章


图四  M117出土陶壶、盂、豆


图五  M131出土陶鼎、敦、壶、罐、盂、豆


通过分析比较,我们将黔城楚墓分为三期:

第一期:战国晚期中段;

第二期:战国晚期晚段;

第三期:秦代。

黔城楚墓的年代较晚,表明楚入主沅水上游地区的时间较晚,而秦代依然体现为楚文化因素,没有显著的秦文化因素,这说明秦代虽然在此地设沅阳县,但秦文化对这一带的影响很弱。其实在整个洞庭郡,秦文化的影响都不是很强烈,与南郡形成鲜明对比。

在黔城楚墓中也体现出少量的外来文化因素,如也出有两件扁茎短剑,其中1件剑身后部的一面有手心纹,这是典型的巴蜀式剑的形制。又如1件“十四年”铭文铜戈,据刘彬徽先生考证,此器应为三晋兵器。据此,黔城所在的沅水上游地区在战国晚期至秦代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外来文化因素的影响。


三、汉代墓葬

汉墓只有23座,而且几全位于牛头湾墓区,只1座在三星坡墓区。汉墓大多属宽坑墓,只有两座窄坑墓,没有狭长坑墓。结构较单一,绝大多数为普通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只一座墓下部有曲尺形二层台。不见带墓道的墓。随葬品位于墓底头端、两侧或一侧,少数呈曲尺形摆放,应是椁室的两边厢和头厢位置。滑石璧多放于头端的中间(图六、图七)。


图六  A型Ⅰ式M196平面及随葬器物分布图


图七  A型Ⅲ式M156平、剖面及随葬器物分布图


出土器物147件。质地绝大多数为陶器,次为滑石器,滑石器又主要为璧,其它仅有铁刀1件,陶质模型器仅有灶1件。陶器绝大多数为仿铜陶礼器,日用陶器仅见极少硬陶罐、陶罐、釜、熏、杯等。器形共17种。经修复而形态明确的有115件,其中陶器93件,滑石器21件,铁器1件(表四)。



一般来说,单位汉墓出土器物较楚墓要多,但黔城汉墓中出土器物却不多,多者11件,少者1件(图八、图九)。


图八  M147出土陶鼎、盒、壶


图九  M147出土陶熏、滑石璧


黔城汉墓的年代均属西汉早期,可分前、后两段,其下限当在武帝时期。


四、小结

该墓地出土战国晚期“沅阳”印章证实此地当时应为楚国沅阳县治所在。楚墓的年代为战国晚期至秦代,汉墓只见西汉早期。揆之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这基本符合早期沅阳县的存续沿革情况。在里耶秦简中“沅阳”为洞庭郡属县,而《汉书·地理志》中武陵郡下无沅阳县。但出土文献屡屡证实至少西汉前期沅阳县是存在的,而且为武陵郡属县。

长沙西汉前期谷山M5有铭漆器中2件漆耳杯和1件漆盘上有“沅阳”二字。内容相同:“七年,沅阳长平、丞状、库周人、工它人造”。“沅阳长”即沅阳县的县长,平、状、周人、它人都是人名。谷山M5漆器铭文中还有多个县名,基本上都是《汉书》所列西汉武陵郡属县,“沅阳”也应属武陵郡辖县。稍后武帝时期,长沙走马楼西汉简中也有多枚有“沅阳”县名的简。由此证明,西汉武帝时期的武陵郡属县中也是有“沅阳”的。有可能武帝以后省并,导致《汉书》失载。这与考古资料所揭示的现象相吻合。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