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靖县四方城洞庭墓群考古发掘情况介绍(二)
2020年11月26日 信息来源:袁伟 目前浏览:3394次


一、前  言

保靖酉水明珠工程路网建设项目位于保靖县迁陵镇,线路连接保靖县老城区和钟灵山工业园区。建设项目中的洞庭路与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方城遗址有关,线路K1+220-K2+087.64路段位于四方城遗址洞庭墓群范围内,处于酉水南岸的遗址建设控制地带。为配合项目建设,2019年5-9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洞庭路东北区域(线路K1+650-K2+087.6)内涉及的墓葬进行考古发掘,发掘西汉、东汉墓葬30座,墓葬编号M50-M79。其它区域因当地征地拆迁原因未能发掘。(图一)


图一  2019年和2020年洞庭路发掘路段示意图


二、考古发掘

2020年7月洞庭路征拆全部完成。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执字(2020)第(691)号】,2020年8-10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湘西自治州考古所、保靖县文化旅游广电局等单位业务人员,对洞庭路南面区域(线路K1+220-K1+650)进行考古发掘,已发现墙体遗迹一处、清理两汉墓葬16座。现对本次发掘情况进行介绍。

1、遗迹

墙体遗迹位于本年度发掘区的北面,约在线路K1+600-K1+650范围。遗迹由壕沟、墙体、护坡三部分组成。(图二)


图二  墙体遗迹分布图


壕沟位于墙体东面高处。主沟为东北-西南走向,南行约36米后向西面低处转向。主沟开口宽4.2~5米、底宽2.2~2.5米、深0.35~0.7米,沟内填土为黑灰色淤土夹少量碳粒,沟底出有少量厚胎灰陶陶片。主沟中部有一条东西走向分支沟,沟开口宽约3.2米、底宽1.8米、深0.2~0.3米,沟内填土为黑灰色细腻淤土夹碳粒,沟底出有少量橙黄陶、灰陶陶片。分支沟西面有八字形挡墙痕迹,似为控制沟内水位高度(水量),墙土黄灰色,北边长1.2米,南边长1.7米,宽13~15厘米。

墙体长约45米,顶宽4.8米、底宽7.5米、高约1.46米。墙体为分块分层版筑形成,墙体下层土质紧实,上层土质较松。其建造方法为:墙体底部先以黄灰土、红土夹灰土版筑坚实,其上用红土或黄土、灰土分层夯筑,上面再覆以黄灰土夹红土的较松土层。

护坡位于墙体西面低处,为东高西底倾斜分布。护坡宽度约为10.5米,坡度15~16.5度。护坡表面为细腻灰土覆盖,土质纯净,其下多为红色、黄色生土。

年代判断:目前墙体尚未解剖,形成时间不明。但从壕沟内采集的陶片看,有红陶、橙黄陶片,多为筒瓦,瓦面饰绳纹,内为布纹,年代约为西汉时期。同时,在遗迹南面有M88打破遗迹地层,说明墓葬年代较遗迹晚,M88年代约在西汉中期后段,也从侧面说明了遗迹形成时间最晚为西汉时期。

2、墓葬

本次发掘的16座墓葬均为土坑墓,时代为西汉和东汉时期。墓葬分布在本年度发掘区的南面,约在线路K1+350-K1+615范围内。现择要介绍。

M88,墓葬位于发掘区的北面,探方S183W30内。墓口长3.3、宽1.8-2.1米、深2.4米,方向184度。墓葬开口不太规整,距墓口1.2米下始见长方形墓圹。墓内填土为灰褐土夹少量红土、黑土的五花土,在墓葬上部填土中发现有两个夯层,夯窝直径3-5厘米,夯层厚度6-10厘米,夯层间隔25-30厘米。墓内单棺,头向朝南。墓主头部位置出有滑石璧1件,墓主左侧放置陶鼎1、方壶2、圆壶2、谯壶1、博山炉盖1、井1、硬陶罐2等10件器物。(图三)该墓所出滑石璧肉厚孔径大,鼎为深腹平底高蹄足,圆壶为溜肩鼓腹高圈足、肩上有兽面衔环铺首,其器物具有西汉中期后段特征。


图三  M88航拍及出土器物


M91,墓葬位于发掘区的中部,探方S206W31内。墓口长3.8、宽3.2、深1.8米,方向95度。墓葬开口为不规则椭圆形,下挖40厘米后出现近方形墓圹,墓室四壁有版筑加工痕迹。墓内填土为红褐土夹少量灰黑土,土质致密,有夯筑。墓内双棺并列,头向朝东。墓主头部位置有滑石璧1件,南面棺内出金属环1枚。其他器物置于棺外东面,有陶方壶1、圆壶2、盒1、灶1(含釜甑),谯壶1、井1、盘1等8件(套)器物。(图四)该墓所出滑石璧外径大、肉薄、孔径小,盒身为深腹平底子母口、盒盖较浅,圆壶为溜肩垂腹高圈足,综合器物特征判断其年代约在西汉晚至新莽时期。


图四  M91航拍及出土器物


家族墓一处有墓葬9座,位于本次发掘区的南面,探方S216W30-S217W30、S216W29-S220W29内。墓葬分两排。东面高处一排,有墓葬6座,编号M84-M87、M93-M94;西面低处一排,有墓葬3座,编号M80-M82。从平面看M80、M81与M84有打破关系,两墓年代较M84晚;M82在发掘过程中也有打破M85墓道的现象。同时,在该组墓葬的西面还发现有一处南北向分布的不规则祭台遗迹,其用黄褐杂土铺成,平面有黑色灰烬、柱洞等,附近还发现少量板瓦。(图五-图六)


图五  家族墓发掘前航拍


图六  家族墓发掘后航拍


从发掘情况看,东面高处墓葬中M84、M85、M87、M94为双人合葬墓,M86、M93为单人葬,墓主头向均朝西。就平面位置而言,M84与M85最近处为50厘米,M85、M86最近处为10厘米,M86与M87距离约为50厘米,M87与M93距离约为100厘米,M93、M94最近处为15厘米。故从位置来看,东面墓葬约可分为四组,分别为M84、M85与M86,M87,M93与M94。西面低处墓葬中M80、M81、M82均为单人葬,墓主头向也均朝西。其平面位置为,M80、M81紧邻, M80与M82距离约300厘米,三墓之间的关系较为清楚。

现从整个墓地的布局来看,也可分为四组。M80、M81与M84关系密切,两墓紧接M84;M82与M85、M86关系密切,M82紧接M85墓道;M87为独立一座;M93、M94可能有联系。从墓地形成过程看,基本可断定东面墓葬形成较早,西面墓葬形成略晚。本次发掘的家族墓葬头向均朝西,也可与祭台的位置相对应。

年代分析:目前该家族墓所出器物正在修复,尚不能完全确定时代。但所见滑石璧多为外径大、肉薄、孔径小,陶鼎多器身变小、矮短足,具有新莽至东汉时期器物特征,故判断其年代相近。

三、认识收获

1、通过今年的发掘工作可基本确定洞庭墓群的主要年代为西汉和东汉时期。西汉早期墓葬开始进入此地,多分布在临近酉水的洞庭墓群北面,墓葬等级较低,多为小型墓。西汉中期至新莽墓葬是洞庭墓群的主体,占据了墓地的大部分区域,墓葬体量较大,出土器物数量和种类均丰富,反映了西汉时期四方城繁荣的盛况。东汉墓葬最后进入,主要分布在洞庭墓群的南面和东面山体高处,墓葬规模变化不大,但出土器物的数量和质量已明显下降,表现为地位的衰落。

2、去年发掘的家族墓M75、M77等多发现有墓壁夯筑现象,填土中也有夯层。今年发掘的M90-M92、M98夯筑现象更为明显,其墓葬开口多为椭圆形,下挖一层后方出现长方形墓口,其墓壁为多次夯筑、版筑形成,这种现象应为四方城墓葬所特有。究其原因,应与本地特殊的地质情况有关。保靖县为武陵山区,地质结构以砂岩、黄土为主,土质粘性不强,极易垮塌,故当地发明了先挖墓坑、再筑墓壁的方法,其使用时间从西汉中期到新莽最为流行。

3、本次发现的壕沟、墙体、护坡等遗迹现象长度约50米,其他区域未发现,其功能可能是为了山体加固和水体导流。该段遗迹墙体不高、壕沟不宽,明显不具备城市的防御功能,而其墙体的夯筑方式也与部分墓葬的夯筑相似。现推测该遗迹的形成时间可能为西汉中期至中期后段。从墓葬数量及出土器物看,当时的四方城已有足够的人力和财力来建造如此规模的遗迹。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