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黄家坡墓群考古发掘收获
2020年11月3日 信息来源:沈江 目前浏览:251次


黄家坡墓群位于益阳市赫山区桃花仑西路原益阳市农业局办公楼区(图一)。因益阳步步高新天地项目建设需要,2020年5月中旬至7月初,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益阳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益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赫山区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对项目红线范围内的黄家坡墓群进行了配合性考古发掘工作。共发掘墓葬53座,其中战国中晚期墓葬23座,西汉早中期墓葬24座。另有1座为东汉砖室墓,1座为唐代墓葬,1座为五代至宋时期墓葬,3座清至民国时期墓葬(图二至四)。黄家坡墓群发掘出土陶器、瓷器、铁器、铜器、滑石器、玻璃器、玉器等共计500余件(套),取得重要收获。


图一  黄家坡墓群全景照(由南往北拍摄)


图二  黄家坡墓群东区墓葬分布(航拍照)


图三  黄家坡墓群西区墓葬分布(航拍照)


图四  项目区域内黄家坡墓群墓葬分布图


现将战国、西汉时期墓葬简要介绍如下:

一、墓葬形制

(一)战国时期墓葬

黄家坡墓群已发掘的23座战国中晚期墓葬,可分为A型(宽坑)墓、B型(窄坑)墓、C型(狭长型)墓三类。

A型墓  5座,一般长大于宽,部分墓长宽尺寸差别较小接近正方形。墓底宽度一般为140厘米以上(不含140厘米),无带二层台特征墓葬。

M1,宽长方形竖穴土坑,方向95°。墓口处见有疑似盗洞痕迹,不明显。在距墓口2米深见有棺椁痕迹,长约2.1米,南北宽约1.7-1.8米。墓底有两条枕木沟长1.76—1.84米、宽0.21—0.22米、深0.1米。墓壁竖直。墓口长3.1米、宽2.65米、残深2.1米。随葬器物置于南侧边厢。包括陶鼎4件、陶敦2件、陶豆2件、陶壶4件、陶匕2件、陶勺2件、铜剑1件、铜戈1件、铜戈龠1件、铜戈鐏1件、残铜器1件、琉璃璧1件,共计22件随葬品(图五、六)。


图五  M1棺椁痕迹


图六  M1出土器物


B型墓  10座,墓底宽度小于或等于140厘米,其中带二层台特征的墓葬2座,带头龛特征的墓葬1座。

M31,窄长方形竖穴带头龛,方向102°。墓上部被毁。墓底东壁有一壁龛,应为头龛,底宽0.35米、残高0.54米、进深0.2米。墓壁较竖直。墓口长1.82米、宽0.7米,残深0.65米。随葬器物置于头龛内。包括陶罐1件、陶豆1件,共计2件(图七、八)。


图七  M31



图八  M31出土器物


C型墓  8座,墓底宽度小于或等于85厘米,较狭长,其中带头龛特征的墓葬4座,包括一座既有头龛又有二层台的墓葬。

M17,狭长形土坑竖穴带头龛。方向6°。墓上部被毁。墓坑南侧、西侧二层台较为明显,北、东侧不明显。头龛宽0.6米、进深0.20米、高0.42米。墓壁竖直。墓口长2.12米、宽0.82米、残深0.74米。随葬器物置于头龛。包括陶豆2件(图九、一〇)。


图九  M17


图一〇  M17出土器物


(二)西汉时期墓葬

黄家坡墓群已发掘的24座西汉时期墓葬,可分为A型(宽坑)墓、B型(窄坑)墓两类。主要以A型墓为主,B型墓仅见1座,为M5。

A型墓  23座,一般长大于宽,部分墓长宽尺寸差别较小接近正方形。墓底宽度一般为140厘米以上(不含140厘米)。

M3,宽长方形竖穴土坑,方向98°。墓底未见枕木沟痕迹,墓葬东端被破坏一部分。墓壁竖直。墓口残长2.9米、宽2.24米、残深1.1米。随葬器物置于墓底,呈东西向两列摆放,应是原棺椁的两侧边厢位置放置随葬品。包括陶鼎6件、陶盒6件、陶壶5件、陶罐6件、陶钵1件、陶钫2件、陶鍑1件、泥半两钱1套、残漆器1处、滑石璧1件,共计30件随葬品。其中滑石璧位于墓底东侧中部,可能为墓主头向位置(图一一)。


图一一  M3出土器物


B型墓  1座,窄长方形土坑竖穴,为M5。该墓东、西侧均被现代房屋基槽破坏。该墓残存形状呈窄长方形。随葬品出于墓底南端(图一二)。墓葬南端亦被破坏严重,仅见1件残陶器,器型不明。


图一二  M5


二、出土器物

黄家坡墓群已发掘战国、西汉时期墓葬47座,未见器物出土4座,43座土坑墓中出土陶器、铜器、铁器、滑石器、琉璃器、玉璧、泥钱等490余件(套)。出土陶器有鼎、敦、壶、豆、盒、钫、罐、鍑、盂、盘、钵、盆、匕、勺等,可分为仿铜陶礼器和日用陶器两种组合。

战国时期墓葬以鼎、敦、壶为仿铜陶礼器组合为主(图一三、一四),出土铜器主要为剑、戈、戈龠、戈鐏和镜,未见铜礼器(图一五、一六)。另外在M1战国墓中出有1件琉璃璧,部分残缺(图一七)。


图一三  M12出土陶鼎、敦、豆、壶


图一四  M44出土陶鼎、敦、豆、壶


图一五  M1出土铜剑


图一六  M18出土铜四山镜


图一七  M1出土琉璃璧


西汉时期墓葬以鼎、盒、壶、钫、罐等器物组合为主,出土铜器有剑首、弩机、箭镞,亦未见铜礼器。铁器很少,仅在M41出有1件铁削,M42出有2件铁剑和1件不明器形铁器,均锈蚀较严重。滑石器全部出于西汉墓葬中,有滑石璧(图一八)和滑石镜,滑石璧出有6件,在M37内出有滑石镜1件。玉器很少,在M41出有1件卷云纹玉璧(图一九)。


图一八  M40出土滑石璧


图一九  M41出土卷云纹玉璧


三、初步认识

黄家坡墓群位于益阳市赫山区北部,北面不到1公里为资水,东北不到600米处即为兔子山遗址。2013年对兔子山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证实该遗址属于战国以后益阳县治所在。在兔子山遗址周边区域曾先后在桃花仑、陆贾山以及赫山庙、羊舞岭一带发掘过大量楚、汉代墓葬,分布较为密集。这些墓葬可与楚秦至西汉时期益阳县治所在相联系。

黄家坡墓群此次发掘墓葬53座,以战国、西汉时期墓葬为主。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参照以往考古发掘成果,初步判断黄家坡墓群的年代主体为战国中晚期至西汉早中期。该区域距离兔子山遗址较近,应是当时益阳县城及周边居民死后的埋葬之地。此次对黄家坡墓群的考古发掘工作对于研究战国至西汉时期益阳县治以及益阳地区楚汉墓提供了新的考古学资料。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