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舞岭古窑址保护规划前期调研
2020年9月15日 信息来源:康克蓉 目前浏览:219次


一、遗址概况

1.1 地理位置

羊舞岭古窑址位于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高岭村、早禾村和沧水铺镇水井坳村、白马坝村交界处的山丘和坡地上。

1.2 保护对象构成

羊舞岭古窑址共计发现窑址48座:考古编号为Y1~Y48,48座窑址有进行一定的专业分工,其中26座青瓷窑,15座青白瓷窑,7座青花瓷窑;每座窑址又包含龙窑、作坊区、窑具及废品堆积等。附属遗存3处:古河道1处,古囤瓷口1处,古驿道1处。遗存总面积13.2平方公里。

二、现状主要破坏因素

2.1 48座窑址主要破坏因素

(1)自然因素影响

植被破坏:所有窑址上均生长高大乔木、灌木、少量杂草,乔木主要有马尾松、楠竹、杜英、香樟、榉木等,灌木有白檵木、野生杜鹃、野生油茶树、构树等,植被生长繁茂,均为深根系植物,植被根系生长对地下文物遗存有一定的破坏作用。

雨水冲刷:部分窑堆由于顶部被推平或取土,地表裸露,受雨水滴溅和山洪水径流冲刷影响,造成水土流失、崩解垮塌。


图一  窑堆上生长的乔木、楠竹等植被


图二  窑堆土体受降雨影响崩解垮塌


(2)人为因素影响

建构筑物占压:建构筑物主要为民居,少量企业办公楼,无工矿厂房。现场调研与测绘获知,羊舞岭古窑址现状保护范围内有民居270栋,企业办公楼3栋(三层及三层以下),建筑总占地面积107456.2平方米,其中17栋民居将窑址进行场地平整后,直接叠建于窑址之上,造成挖除损毁破坏和占压。

道路横穿破坏或占压:Y27于21世纪初修村级公路时局部被挖除破坏,公路修成后又完全占压于龙窑之上;Y46窑头窑身因修公路被挖除破坏,公路修成后又横穿窑头窑身造成占压,仅存窑尾约16米暴露于水泥公路旁。


图三  民居叠建于窑址上


图四  水泥道路横穿破坏或占压


立电线杆:居民生产生活用电架设电力电信线路,电线杆架设于窑址之上,现场调研获知,共计35座窑址上立有73根水泥或木质电线杆,对窑址造成挖掘和占压破坏。

葬坟:48座窑址分布于早禾村、高岭村、白马坝村、水井坳村四个村村民在土地改革中分到户的自留山上,由于位处农村,尚未进行殡葬事业改革,无公共墓地,村民一般选择在自家山风水较好位置葬坟,部分墓葬直接埋葬于龙窑或作坊区内。经调查统计,羊舞岭古窑址保护范围内共计现代坟217座,其中有31座窑址的龙窑或作坊区内葬有现代坟,对古窑址造成挖掘和占压破坏。


图五  窑堆上立电线杆


图六  在窑址上葬坟


盗挖:在羊舞岭古窑址纳入文物保护单位之前,加上当时人们文物保护意识淡薄,19座龙窑早期遭到盗挖,盗走的完整珍贵瓷器,部分被征集追回。20世纪90年代修村级公路,Y2、Y16大量窑具及废品堆积被挖去填筑路基。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后,由于48座窑址中的龙窑、暴露于地表的窑具与废品堆积等,其位处野外,且土地权属仍为村民所有,仍有少量村民趁现场无工作人员巡逻管理时去翻掘、挑走挪作他用。

不当取土:村民种植、建房等生产生活过程中就近取土,对9座窑址的龙窑或作坊区等造成不当破坏。


图七  盗挖


图八  不当取土


耕种:Y2、Y5、Y7、Y46的作坊区及生活区被村民夷为菜地进行劳作耕种,造成挖掘破坏和耕种破坏。

2.2 附属遗存主要破坏因素

(1)自然因素影响

古河道和囤瓷口已被填埋改造为稻田、水塘、水库等,自然因素影响相对较小,主要存在人为因素影响。古驿道位处山林坡地上,两侧植被丛生,路面无植被;受雨水滴溅和山洪水径流冲刷影响,石块间泥土被冲刷流失下陷。

(2)人为因素影响

古河道和囤瓷口存在的人为影响因素主要为早期的填埋改造、耕种破坏;古驿道存在的人为影响因素主要为村民上山放养牛羊过程中踩踏。


图九  窑址作坊区等被开垦为菜地耕种


图十  古河道现状


三、保护规划重点

羊舞岭古窑址保护规划重点将定位于保护与管理。针对以上破坏因素,采取科学有效的保护措施,并在保护好古窑址的基础上,依据其位置和周边资源的优势,充分考虑民生所需。同时,结合窑址本体保护工程措施,对窑址的保存环境进行整治与管理,完善配套基础设施,达到文物保护、居民生产生活与自然景观和谐共处。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