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胡德兴师傅
2020年8月28日 信息来源:郭伟民 目前浏览:1451次


编者按:胡德兴先生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退休职工,于2020年8月17日安然谢世,享年88岁。胡德兴先生是湖南考古的元老职工,先后参加过长沙子弹库、马王堆等多项重大考古项目的发掘。今刊发郭伟民先生文章,以志纪念。


胡德兴师傅(1931.12——2020.8)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元老,也是湖南考古界的元老。胡师傅1953年入职湖南省文物清理工作队,从事田野考古工作40多年,参加了湖南许多重要墓葬和遗址的发掘,特别是在长沙子弹库楚墓、马王堆汉墓发掘中做出重要贡献。

许多事情回忆起来,印象还很深刻。


塘边的修复间

余生也晚,1990年6月底才进考古所。当时考古所在省博物馆办公。进博物馆大门后,去到办公室,要左转,走一段上坡路。坡的右侧是一个水塘,塘边有一间类似工棚的建筑,堆放着一些考古发掘工具,也堆放着不少尚未整理或已经整理而无处存放的考古标本,因此,这个建筑也兼临时库房和修复室。我到所里报到以后,曾由张光智副所长领着去和同事们见面。我还记得曾经去过塘边的那个库房,里面有位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老师傅低着头在修陶器,张所长说,这是胡师傅。见有人来,胡师傅抬起头来,朝我们一笑,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又专注于修复。

塘边的修复间,就是胡师傅从工地出差回来后的工作场所。


沅陵考古

和胡师傅的深度接触,是1990年10月去沅陵开展的五强溪库区考古发掘,发掘地点在沅陵太常乡的窑头村和木马岭农场。考古队有胡师傅、吴仕林、胡建军和我,以及沅陵县文管所陈勇、夏湘军,沅陵县太常乡文化站郑启连。最初一个星期,我们在木马岭农场的一个礼堂打地铺。礼堂年久失修,四面透风、烂得掉渣。胡师傅年纪大,也跟我们一起打地铺睡,毫无怨言。倒是我们年轻人觉得那环境实在太不行,就转到窑头村的一家农户,总算安定下来。

我们在窑头的工作,主要是发掘五强溪水库淹没区的墓葬。胡师傅有一把锄头,是从长沙的铁匠铺专门定制的。该锄头身宽而刃口略外弧,形制介于挖锄和薅锄之间,既可挖,又可刨,还可刮。锄头把也是长沙定制。这样的锄头使用起来很上手,甚至能在挖土的过程中凭手感就能感觉是不是墓土。我常拿着这锄头,在胡师傅的指挥下找墓,教我如何下锄,如何带土,如何将土从锄头上掰下来,如何去观察土的截面。胡师傅告诉我,墓土和老土不同,这很好认,但若要推测墓的深度,就得多观察当地的土层断面,要了解这个地区不同深度的土层堆积状况。此外,还有一种“嫩老土”不太好认,可能会和墓土混淆。

胡师傅话不多,但并不拒绝聊天,聊的内容也多是考古。我来所里工作时,单位原来和胡师傅一道的几位老师傅已经退休,胡师傅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听老所长何介钧说,胡师傅是他们当中最聪明和最勤奋的。胡师傅对待工作,细致认真,兢兢业业。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不给单位和同事找麻烦,处处与人为善。对待工地的艰苦条件,从无怨言。对待年轻人,从不保留自己的“绝活”,而是无私传授,有教无类。他严于律己,人前人后一个样,交代的工作可以绝对放心。“胡师傅退休后,考古所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人了。”何介钧老所长不止一次这样说过。

沅陵窑头一带的考古,从90年到92年,连续工作了三年。期间,我们又搬了两次“家”,先后在木马岭农场和窑头五组农户家驻扎,考古发掘也从窑头扩展到木马岭。五强溪库区考古工作量大,时间紧,第二年发掘期间,单位又请退休多年的漆孝忠师傅出山,到木马岭一带负责找墓。也增派了郑元日、向桃初来工地支援。与此同时,还从湖北沙市博物馆请来文必贵先生等三人负责窑头古城的勘探工作。漆师傅当时已经七十多岁,也和我们一块睡门板床,和我们一块上工地,用地道的长沙土话和我们聊天。胡师傅的工作,除了找墓,还要负责墓葬的发掘清理。胡师傅清理墓室和随葬品具有极高的技术,他自己削的竹签,青皮、圆尖、薄刃,他可以将附着在墓葬器物表面的泥土剔除得干干净净,而绝不伤及器物,到如今我也只见过胡师傅有此功夫。工作中我绘图、记录、照相、写标签,胡师傅负责起取器物。他报器物名字、位置也都极准确。对于汉墓中的耳杯,他是从不说耳杯的,他说“羽盏”,这个叫法,我想应该是他们那一代老师傅传下来的,是羽觞的讹音。


图一  1991年沅陵窑头工地合影

(左起文必贵、吴仕林、何介钧、胡德兴、漆孝忠、杨臣锐、郭伟民、胡建军)


1999年9月,沅陵虎溪山一号汉墓发掘进入墓室清理阶段,胡师傅亲自参与全过程清理。不顾上了年纪,在墓室的泥水中一蹲就是整天,吴阳印章、竹简、漆木器多是经他之手起取的。那是一种极细致的活,手要轻、眼要尖、心要细,来不得半点粗糙和马虎。这样的工作,既需要体力也需要脑力,换着年轻人,技能定是有所不及,体力也未必能够撑得下来。胡师傅却是扎扎实实连续几天负责了整个墓葬的清理,从没有喊过一声累。


图二  沅陵虎溪山一号汉墓考古发掘现场(戴草帽者为胡德兴)


胡师傅之日常印象

胡师傅抽烟,但没瘾,有时也喝酒,量小而不贪杯。在工地,通常是晚上喝个一两,喝完之后吃饭,别人再怎么劝也不会多喝。胡师傅打牌,打最简单的“拖拉机”,只是偶尔玩玩。饭后散步,就在屋前不大的空间,是那种很慢的步子,但是转身快,有向后转的那种队列姿势。切莫以为胡师傅没有生活情趣,他的生活一点也不枯燥。下雨的日子,他会去河边钓鱼,雨后初晴,他会上山采蘑菇。我们在沅陵期间,多次吃胡师傅采回来的寒菌,确实是新鲜的山珍美味。

胡师傅告诉我,湖南的古墓,九里一带最大,而保存较好的,则在慈利。他不止一次告诉我,从长沙出发,沿319国道快到宁乡的地方,可能有一个墓群,应该有保存较好的墓。后来这里文物普查果然发现了楚墓群。

90年代之后,有时也偶尔请胡师傅出马。2003年5月澧县新洲楚墓调查,2004年6月安乡黄山头楚墓调查也曾请他去指导。


图三  胡德兴在澧县新洲考古工地


后来年纪大了,胡师傅不再下工地。退休在家,全心照顾胡娭毑。胡娭毑摔了一跤,腿摔断了,出行要坐轮椅。此后每天,胡师傅都推着老伴出来走一圈。再后来,胡娭毑走了。女儿一家搬过来一起住,儿子也住楼上。胡师傅身体还算硬朗,还可以在屋后的“院子”里种辣椒、紫苏,还可以参加单位组织的老同志活动。这位与世无争的老人,过着颐养天年的快乐生活。早餐,他喜欢到外面“下馆子”吃面,喜欢逛菜市场,能买到正宗的长沙自家园子菜,他还喜欢亲自下厨做菜。

人生暮年,如此从容自得,实乃人生之大幸。

胡师傅走了,走得淡定安详。他这一走,那一代老师傅的过往就都成了历史。

往事并不如烟,个体的历史最后都要汇成整体历史,铭记着一代人、一代事,值得回忆,值得珍惜。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