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话旧送胡嗲——纪念胡德兴师傅
2020年8月27日 信息来源:储友信 目前浏览:670次


编者按:胡德兴先生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退休职工,于2020年8月17日安然谢世,享年88岁。胡德兴先生是湖南考古的元老职工,先后参加过长沙子弹库、马王堆等多项重大考古项目的发掘。今刊发储友信先生文章,以志纪念。


当年与考古所的三位师傅,我都有交集,一是惊叹于他们辨土色找遗址墓葬的能力,二是他们人人一口生动地道的老长沙话。86年与李嗲光远一起做从葛洲坝到株洲输电线路上的文物调查,住旅馆时吃到可口便宜的饭菜,李嗲回到房间总是说:小储,要得,要得。九十年代与漆嗲孝忠在桂阳调查洞穴遗址一起共过事。

最后一次见胡嗲,是在去年十月。下了考古所办公楼,从门洞中看到胡嗲柱杖孑然站立,在院内T字路交叉处,我快步上前问候,胡嗲轻声作答,连喊两声小储,小储……八六年跟胡嗲在大庸挖墓,他那时是我现在这个年龄,每天跟他跟得最紧的是京沙,两人都讷于言,但在一起却有很多话,他们是忘年交,京沙执礼甚恭。胡嗲话少一些,如果说话,总是让人印象深刻,我记得最深的是,“那就看你如何做文章了”,带着他特有的云淡风轻,可以察觉出对做文章的人有保留的尊重。同住德雅学校红砖楼,今天回忆起来,印象最深的事是穿着深蓝色中山装步履从容的胡嗲,走廊一端王阿姨热忧灿烂的笑容,还有清晨薄雾中隔壁动物园中虎吼。

胡嗲此去,带走了“土夫子”这一称号,带走了在湖南考古界“师傅”这个独具断代意义的称呼,带走了一股泥土般的质朴和本真。此处新冠肆虐,墨尔本四级封城,我闲暇中,或挥锄动土,莳弄花草,或析木为薪,篝火遣兴,回忆过去岁月里值得回忆的人和事,怀念胡嗲温和淡泊,从容守拙,持中不移的静雅人格。他的这种秉性是一种无形的温暖人心的精神遗产,对他的回忆,让我在刚刚过去的来自南极的冷风冷雨的冰冷夜晚中生发出阵阵暖意。

古人以为文章千古事,胡嗲说就看你怎么做文章。胡嗲一生不染文字,我其实也是一个宁愿使锄头而不想动笔的人,愿这数行字,如我新锄出的泥土,掩覆在胡嗲的坟头。

胡嗲千古!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