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湘水清 秋风送归雁——纪念胡德兴师傅
2020年8月25日 信息来源:张春龙 目前浏览:662次


编者按:胡德兴先生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退休职工,于2020年8月17日安然谢世,享年88岁。胡德兴先生是湖南考古的元老职工,先后参加过长沙子弹库、马王堆等多项重大考古项目的发掘。今刊发张春龙先生文章,以志纪念。


老人面容清臞,目光安静明澈,穿着白色的棉质背心,端坐木条椅上,背后是青灰色的砖墙,在大庸工商银行招待所的院子里。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漂荡无着,入职了,八月中旬我有了第一次出差的机会,常德过沅江,还是轮渡,道路向西北方向延伸,由慈利折向西南方向,终点是大庸,现在叫张家界市的地方。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烦躁中多茫然,直到见到端坐的老人,见到天门山晚霞明丽,南门十字街古朴如梦,澧水河江波清澈。

老人是胡德兴师傅。我们称他胡师傅,后来称胡嗲,充满敬意。

几天后清理枫叶坪楚墓,天气炎热,墓坑中湿气蒸腾,污水、泥浆、白膏泥,我第一回遇到。胡师傅从容走入,指划区域,分派人工,他脚跟紧貼墓壁,将膏泥一小团一小团的揭取揉碎,也不伸腰,只是低头工作。我在他的左手边,他指定站立点和清理区域,拍照绘图的同事在墓坑边协作。

大庸是秦汉时期的充县,县衙就在澧水边的古人堤,小城地下遗存丰富。张家界风景奇特名声鹊起,大庸城市建设加速前行,工地处处,尘灰四起。不论是城北的山坡,还是城西的岗地,古墓墓口呈现,胡师傅即说出大致深度,仅知道完成清理用尺子度量的我大为惊奇。他散步时特意找寻断崖、取土场地,细心观察地质时期各土层的厚度、成分组成、包含的土壤和沙石特征,推断不同土层混合后的情形。墓葬絕大多数是原土回填,挖出、堆放、回填、各土层混合,看到填土、看到填土包含物的特点,可知营造墓坑时挖掘到的最深地层,推算出墓葬深度。而地质地层具体地点各有不同,大庸城的东西南北有异,长沙的经验不能移用于湘西,非细心观察积累不能得,可称奇门秘技,借鉴此方法者尠有。

胡师傅工作认真,提取文物经验丰富,毋庸多说。他曾谈及长沙或类似长沙的都邑,四郊低山山顶、南坡东坡,地表如果有零星的地层深处才有的石粒,哪怕只是三五颗,多表明附近有古墓。

德雅村临浏阳河的山岗上,有一座两层的红砖楼房,纪念抗战胜利而建的德雅学校,门額上号码牌“烈士公园三号”,是湖南省文物工作队最早的办公地点,当年考古发掘不管在市内何处,距离远近,收工后须将出土文物送至此楼入库。也有公交车,也许是时间不赶趟,胡师傅和他的同事们多是肩挑手提,步行送到,步行归家。

1986年底胡师傅由天心阁东侧的麻园湾迁入,住一楼西侧。我们几个年轻人安排在东侧的房间。胡师傅和胡娭毑在门厅布置八仙桌,摆上瓷壶陶壶、茶杯碗盏,为我们准备开水、凉茶。门厅、门前台阶整洁非常,多是他们打扫。

世异时移,四十年代的德雅学校已圈入湖南电视台,成了院内的障碍,出入之时门卫多有好奇而多方问询,所问之事与考古与文物并无关系,留难而已。院内居民也有使用德雅学校门口的水龙头,偶然地故意留点垃圾……怎么称呼他们呢,这些最最时尚的从业人员,爱干净的人。

老旧的楼宇,清风长拂,浏阳河、年嘉湖波光轻漾,京广线钢轨龙吟,百米外狮虎低啸(长沙动物园未曾南迁),幽雅与新生,原野与都市,百年千年,千里万里,万千风物同来此地,共拥此楼,汇成一梦,倏忽已是三十多年。

胡师傅少年时颠沛流离,躲避兵灾、当学徒制作电池、贩黄泥、乡间拾稻穗、辛苦备尝,见证了日寇投降祖国光复、长沙和平解放。由湖南省文物工作队而湖南省博物馆考古部,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全程参与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湖南考古发现和发掘,重要的有长沙子弹库楚墓、马王堆汉墓、沅陵虎溪山汉墓等。

虎溪山汉墓墓室清理,邀请他现场指导,彼时他退休多年。有幸同车,路程迢遥,停车放松之际,老人安坐不动,小心问缘由,前一天下午開始不喝水,自律如此。

待人温和,安静守中,殊少言语,亦或有因,五十年代,也是八月,回龙山清理楚墓,有位杨师傅两次爬出墓坑喝水被批评,杨略辩护,即被除名。

又是八月,胡师傅驾鹤西去,天国宁静,更添彩云祯祥。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