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的师傅胡德兴先生
2020年8月25日 信息来源:龙京沙 目前浏览:1403次


编者按:胡德兴先生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退休职工,于2020年8月17日安然谢世,享年88岁。胡德兴先生是湖南考古的元老职工,先后参加过长沙子弹库、马王堆等多项重大考古项目的发掘。今刊发龙京沙先生文章,以志纪念。


今天在麻阳,与建立、林恒调查铜矿遗址,惊闻师傅胡德兴去世!悲痛万分,泪流满面,托语师傅家人,却哽咽着只能说出“我会去看望师傅……”非常遗憾不能前往瞻仰师傅遗容,只能通过简单的文字寄托哀思,悼念师傅。

1986年初夏,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大庸成立省州市联合考古队,配合该市的城市建设。这次持续近两年的田野考古让我有幸认识了师傅胡德兴和众多同仁,开启了我后半生从事田野考古的历程。

师傅为人朴实善良,公私分明,从不参加宴请活动。他告诫我:无故吃了,拿了别人的东西,以后会受人情牵扯,工作中无法坚持原则。他工作态度极其认真,从不轻易放过工作现场的每一个环节。整天不是动着锄头寻找地皮下面的古代遗迹,就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发掘现场,眼神锐利如苍鹰,观察着土质土色与土中包含物的变化,恰到好处的控制着不同时代、不同等级、各种形制、各种质地的墓葬随葬品的位置,娴熟的竹签技法将附在器物周围的泥土剔除、剥离的十分到位,没有伤及器物胎体哪怕是陶衣。他叮嘱我:过硬的田野功夫不仅仅是你能否在第一时间找到你寻找的目标,还要分析遗存所在地及其周边地形地貌的成因,青膏泥、亚黏土、网纹红土以及沙土与泥石流动形成的差别,并根据土质土色的变化、粘结紧密程度、颗粒大小等给予相对年代的判断和从中寻找传递给我们的一切信息,根据遗存之间的关系和不同性质的遗存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特别是古墓葬的发掘还涉及一系列的清理技巧、随葬品的安全提取、加固包装、装箱、运输、搬运、摆放、清洗、拼对等,每一个环节都必须小心翼翼,否则会给后续的整理工作带来无尽的麻烦。他嘱咐我: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是保护前人留给我们的遗产,一定要认真对待,不得有疏漏;我们所面对的是国家的财产,不得有贪心,要抱有敬畏之心。师傅的告诫与嘱咐是我的座右铭,激励着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文物保护事业中。

我努力回忆着与师傅在一起的日子,时光匆匆,百年恨短,两年一瞬而逝, 是我一生中最为珍贵的记忆。追悔没有好好陪师傅浏览湘西的山川景色,紧张的工作中间或拥有边城的质朴闲散,接他到家里哪怕是喝杯茶吃顿饭。如今天人永隔,我的眷念和隐痛长在,师傅身影和慈祥的笑容永存。记忆的小舟如叶,飘然深秋冷月,心香一瓣,祝愿师傅天国安宁。


徒弟 龙京沙 泣拜

8aea7c254a0cdc9f55d9fe90749b348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