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 深切缅怀——多家文博单位发来唁电悼念何介钧先生
2020年5月7日 信息来源: 目前浏览:356次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原所长何介钧先生于2020年5月2日不幸因病逝世,享年80岁。

何介钧先生不幸逝世消息传出后,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考古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会、南京博物院、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长沙市博物馆、澧县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澧县博物馆、澧县城头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处等多家单位发来唁电,向何介钧先生逝世致以深切哀悼,对其家属表达诚挚慰问。

国家文物局办公室来函中写到,何介钧先生是湖南考古的重要组织者和参与者,一生致力田野考古与研究,为湖南文物考古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先生主持、参与马王堆汉墓和城头山、汤家岗、皂市等重要遗址发掘,撰写《长江中游原始文化初论》、《湖南地区商周时期古文化的分区探索》、《古代越族的青铜文化》、《先楚与早期楚文化遗存》等一系列重要论著,构建了湖南史前至商周时期考古研究体系,并兼及秦汉历史地理和古族群研究,博瞻通贯、嘉惠学林。先生潜心学术、谦虚务实、树立了湖南文物考古学界科学严谨的学术风气,奖掖后学不遗余力,为学界称颂。先生溘然长逝,国家文物局同仁无不倍感痛惜!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来函中提到,何介钧先生于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学习,一生耕耘在田野考古工作与考古学研究之中,对长江中游地区新石器文化谱系进行了开创性工作与研究,为马王堆汉墓考古发掘报告出版提供了有力支持与保障,对湖南商周考古研究及对楚、越、濮等古族文化的研究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何介钧先生是北京大学的杰出校友,是广大师生学习榜样。先生的去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前辈、好校友、好老师,我们深感惋惜与悲痛。

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和故宫博物院考古部来函中指出,何先生是我国文博考古界的杰出学者,是湖湘地区乃至中国南方考古的开拓者和践行者,其为学为人皆为当世楷则。今先生遽然西归,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

南京博物院、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来函中写到,何介钧先生一生致力于湖南的先秦考古与研究工作,通过长期的田野发掘与研究,构建起环洞庭湖乃至整个长江中游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谱系和框架;尤其是1991年-2002年,何介钧同志连续主持澧县城头山遗址考古发掘,为了解长江中游地区史前社会、文化与中华文明进程提供了一个典型标本。何介钧先生学风严谨、追求真理、提携后辈、甘为人梯,为我国的文博考古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来函中提到,何介钧先生是湖南文物考古事业的重要开创者与奠基人。先生一生笔耕不辍,对构建长江中游先秦时期考古学文化谱系,推动文明进程研究做出了突出贡献。何介钧先生的逝世,是中国文博考古事业的重大损失!两湖山水相连,文脉共通,我们将不忘先生之志,继续为推动长江文明进程研究做出不懈努力!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来函中,对何介钧先生不幸逝世深表哀悼,先生的离世,是中国考古学界的重大损失,使我们失去一位睿智的长者,敬爱的老师!

长沙市博物馆来函中写到,何介钧先生始终关注和支持省会长沙市的文物考古和博物馆工作。长沙市的史前大塘文化、宁乡炭河里商周青铜器和城址、望城高沙脊西周青铜器、战国长沙楚城楚墓、马王堆汉墓、长沙国王室墓以及唐代长沙窑等重要考古发掘和整理研究工作,倾注了先生的心血,凝聚了先生的智慧,正是何介钧先生等老一辈专家的鼎力支持成就了今天长沙市辉煌的文博事业。何介钧先生一生高风亮节,诲人不倦,心底坦荡,平易近人。四十多年的考古生涯中,始终对后进考古学人才进行不遗余力的指导与培养,为全省各市县培养了大批考古专业人才,构成湖南省基层文物考古工作的中坚力量。长沙市的文博专业人才队伍更是得益于先生的垂青和教诲。让我们继承先生遗志,沿袭先生开辟的学术道路,为湖南省及省会长沙文博事业的繁荣昌盛而赓续奋斗!

何介钧先生生前长期开展考古工作的地区,澧县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澧县博物馆、城头山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处等单位发来慰问唁电。

何介钧先生生前友好、学界同仁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来唁电信函、打来电话,并以短信、微信留言等方式,沉痛悼念深切缅怀何介钧先生。

在此谨代表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何介钧先生家属对所有来电来函深表感谢!

先生远去,风范长存。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何介钧先生千古!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2020年5月7日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