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阳县观音滩镇发现汉代官营瓦窑遗址
2010年1月15日 信息来源: 目前浏览:7773次
    为配合湘祁水电站工程建设,2008年9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永州市文物处、祁阳县文物局组成了湘祁(堰塘铺)水电站地下文物调查勘探队,对水电站坝址、淹没区、防护区等各区域进行了全面的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位于观音滩镇沿沽村九组的窑门前瓦窑遗址是受工程影响的文物埋藏点之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09年11月11日至12月30日对该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该瓦窑遗址的残窑均挖筑在一条大致呈南北走向、高于两侧的土垅上,土垅东约200米即为湘江。土垅上现有大量民宅和菜地,窑址群因人为活动被破坏较严重。我们在唐有粮屋后(东)的菜地布方发掘,发掘面积250平方米,共揭露汉代半倒焰马蹄状窑炉6座,现代石灰窑1座。为进一步了解该窑址群的结构与内涵,我们在窑址周边约2公里的范围进行了踏查和重点钻探,而后在作坊区布5×5㎡探方三个进行了试掘,发现了作坊区的取土坑、工棚建筑、用火遗迹、引水沟等遗迹单位。据调查和发掘情况可知,该汉代窑址群以烧制绳纹板瓦、筒瓦为主,兼烧少量砖块,废弃的砖瓦堆积分布在土垅由南至北长约300米的范围之内。土垅两侧现有十余个水塘,据村民讲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挖出大量瓦碎片填入水塘用以造田,并挖出16口窑。水塘应与窑址挖取土料有关,从窑炉分布密度看,“16口窑”所言不虚。
一、窑址概貌
    6座瓦窑分别编号Y1、Y2、Y3、Y4、Y5、Y7,窑炉顶部均已被破坏,但下部保存较好,结构完整,均存有操作坑、窑门、火膛、窑室和排烟设施。依据窑炉的挖筑方法、产品特征及打破关系,我们把这6座窑炉分为两组:Y1、Y2、Y3为第一组;Y4、Y5、Y7为第二组。
    第一组窑Y1、Y2、Y3排列规整,方向一致,结构相近:窑炉挖筑于生土中,窑壁拌泥烘烤而成,平均厚30厘米,后壁厚达45厘米,窑壁外红烧土厚30厘米,窑壁烧结层最厚处达10厘米;窑炉长约450~500厘米、宽约260~350厘米;窑门保存较好,拱形,宽70~80厘米,高80~95厘米;火膛与窑门相连处保存完好,残高70厘米,火膛与窑床高差在30~60厘米之间,火膛壁烧结程度极高;窑床略有坡度,前高后低,呈前窄后宽的体形,窑床宽210~300厘米,进深230~300厘米,窑室顶部被破坏,残高100~140厘米;后壁挖设三个烟囱,排烟孔宽18~20厘米,高30~43厘米,排烟孔上用砖块堆砌与窑室相隔;产品特征一致,均以厚2~3厘米的绳纹瓦为主;三窑间距为5米。
    第二组的Y4打破Y2,Y5打破Y3,并分别利用后者的窑室作为操作坑,相比Y1、Y2、Y3而言,Y4、Y5、Y7筑造粗糙,形状不规范,Y4瘦长,Y5窑壁未拌泥,Y7窑室延伸至民房房基未清理完全。窑壁烧结程度低,使用时间短,基本构造与Y1、Y2、Y3相同,均为在后壁设有三个烟囱的半倒焰窑,窑内产品为青灰色素面瓦,不见绳纹瓦。
    第二组相对年代晚于第一组,两组窑炉产品特征不相同。第一组以烧制厚2~4厘米的绳纹瓦为主,有板瓦和筒瓦,板瓦长30~35厘米,宽20~22厘米,筒瓦长35~38厘米,宽约16~20厘米,瓦内有麻布纹,可见泥条盘筑痕,每片瓦约用11块泥条盘筑而成,瓦外有绳纹。第二组窑内产品为青灰色素面瓦,不见绳纹瓦,厚2~4厘米,尺寸与第一组相同,但质地相对松软易碎,部分砖块端面有几何纹饰和“奉□”、“□□(興?)八年□……”字铭。
二、窑址年代
    此六座窑炉中第一组的Y1、Y2、Y3窑炉挖筑方法一致,形制相同,只是大小略有不同;三者均为较成熟的半倒焰马蹄窑,后壁挖设三个排烟口。战国中晚期中国南北都出现了这种三眼排烟孔的窑炉(熊海堂:《东亚窑业技术发展与交流史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窑门前窑址群的第二组瓦窑与东周王城战国至汉代陶窑遗址中的IIIb式陶窑相似,排烟设施结构相同,只是东周王城IIIb式陶窑的窑壁是用砖垒砌而成,而窑门前窑址群第一组瓦窑的窑壁是用泥土夯筑而成(洛阳市文物工作队:《东周王城战国至汉代陶窑遗址发掘简报》,《文物》2004年第7期)。从窑炉的挖筑方法看,第一组窑的窑壁均系夯筑而成,夯土壁平均厚达30厘米,窑壁上都遗留有很清晰的刮铲工具痕迹,这些特征与汉长安城窑址中的第二组窑相同,显示出类同的窑壁筑造方法(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城窑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4年第1期)。东周王城战国至汉代陶窑遗址的发掘者认为“III式陶窑相当于西汉晚期至东汉”,汉长安城窑址中第二组窑的时代年限则被认定在景帝末年或武帝初年至西汉末年之间。从以往发掘资料看,湖南境内绳纹瓦(绳纹器)在西汉晚期以后基本不见,Y1、Y2、Y3年代当在西汉中晚期。
    第二组Y4的排烟设施与第一组不同,是与窑室一起挖成,用砖垒砌后壁时底部留三个排烟孔与烟道相连,用砖垒砌的后壁把窑内空间分割为窑室和烟室两个空间,火膛与窑床的高差降低。这种窑体筑造法与东周王城战国至汉代陶窑遗址中的IV式和V式陶窑相近。Y4兼烧砖块,这提示我们Y4所处时代已开始较多地使用砖块,在湖南砖块的大量使用始于东汉早期。但Y4所处时代用砖技术并不成熟,其窑顶仍为泥筑,砖室墓的券顶技术还没有被窑匠吸收,而东汉晚期不论是洛阳地区还是常德,都已用券砖结顶的砖瓦窑(洛阳市文物工作队:《洛阳市东郊东汉“对开式”砖瓦窑的清理》;常德市文物处、常德市博物馆:《湖南常德市城区发现汉代砖窑》,《江汉考古》1998第2期;常德市博物馆:《湖南常德市东汉砖窑遗址》,《考古》1997年第7期)。而Y4所出瓦片均为素面瓦,瓦内面不见泥条盘筑的痕迹。Y4利用Y2的窑室作为操作坑,说明Y4挖筑于Y2废弃不久之后,二者年代相差不远,但瓦片的特征却大不相同,这是瓦片制作技术更新和时代风尚转变的体现。此外,在作坊区的黄色生土面上出有少量方格纹硬陶片,与汉代墓葬中常见的方格纹硬陶罐质地相同。
    综合各种迹象和相关资料分析,我们认为第二组窑挖筑和使用时间大致在两汉之际至东汉早期;第一组窑从窑壁烧结的厚度和其外围宽达30厘米的红土层看,其使用时间较长,挖筑时间或可早至汉武帝时期,下限则为西汉晚期。
三、窑址性质
     该窑群的窑业遗存分布在土垅南北长300米、宽50米的范围之内,窑炉数量不下10座,窑炉排列有序,窑间距约5米,第一组窑群窑炉形制相同尺寸相近,且厚达2~4厘米、重达4~6千克的瓦块显然不是汉代普通民宅的建筑构件,而“奉”字铭砖提示我们这里可能有专门管理砖瓦烧造的机构或官吏,产品烧制完成后向上级呈奉。依据这些信息我们可以断定这是一处汉代官营性质的瓦窑群,专为官署建筑烧制砖瓦构件。
    秦始皇统一岭南后,零陵地区成为“北扼荆湘,南控百越”的战略要地,大量人口伴随政治军事活动留驻零陵。公元前112年,汉武帝平定南越,元鼎六年(前111)析长沙国增置零陵郡,辖7县4侯国(7县:零陵、营道、泠道、始安、营浦、洮阳、钟武;4侯国:泉陵、都梁、夫夷、舂陵)。部分县城可见于马王堆3号墓出土的《深平防区图》和《地形图》,地图所绘区域主要是大深水(潇水)中上游一带,地图上标有营浦(道县)、舂陵(宁远柏家坪)、泠道(宁远萧韶峰)、南平(蓝山古城)、齿乞道(蓝山所城)、深平(江华涛圩)等县治,还标有一些指挥城堡和九支驻军,这说明西汉早期的潇水流域已是一个人口较稠密的政治经济区域。
    据《汉书·地理志》和《后汉书·地理志》,零陵郡西汉时“户二万一千九十二,口十三万九千三百七十八”。到东汉,零陵郡“户二十一万二千二百八十四,口百万一千五百七十八”,成为长沙郡、武陵郡、零陵郡、桂阳郡四郡中仅次于长沙郡的第二大郡。零陵郡的设立和人口的大量增长标志着汉文化在零陵取得了主导地位,作为北方窑业技术传统代表的半倒焰马蹄窑正是伴随着汉帝国权力扩张与官署建筑一同传播到零陵地区的。位于广西省兴安县界首镇城东村的城子山古城址被认为是汉零陵县治,其西南约1.5公里有一处汉代窑址,可见马蹄形窑室,从地面和窑炉中可以见到绳纹板、筒瓦片,陶罐、碗、壶、碾轮等残陶器具及少量几何纹砖等,这些器物与城址和墓葬中所出的相同,应与城址有着密切的关系(李珍:《汉代零陵县治考》,《广西民族研究》2004年第2期)。
    我们在窑门前窑址周边2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踏查和重点钻探,在窑址南约1公里处的一处高台上发现少量厚2~3厘米的绳纹瓦碎块,特征与窑址所出产品相同,但限于时间未发现之有关的建筑、窑址和其他遗迹,该窑址所出板瓦、筒瓦等建筑构件用于何处尚有待进一步考察。该瓦窑遗址东距湘江200米,水路通便,其产品也可能运往附近的郡县治所。
    同等规模的汉代瓦窑群在湖南省内尚属首次发现,这一瓦窑遗址的发现将为研究汉代行政机构设置、官署建筑、城市历史地理等课题提供十分有价值的线索和实物资料,也是研究中国南北方窑业技术及其传播与交流的珍贵资料。
 
 
图一:遗址全景
 
 
图二:Y1烟囱
 
 
图三:Y2窑炉
 
 
图四、Y3、Y5、Y6——有打破关系的一组窑
 
 
图五:Y2窑炉底部出土的简瓦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