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出于青:“考古学文化”视野下的长沙窑与岳州窑
2019年11月21日 信息来源:张兴国 目前浏览:1233次


长沙铜官窑遗址和岳州窑遗址是汉唐时期湘江下游最为重要的两个制瓷遗址群,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先后于1988年、2019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所处地域相近、部分时段的部分瓷器产品特征相近,二者的关系一直学者讨论的重点问题之一,周世荣、黄纲正、李梅田、李建毛、萧湘等先生都曾论及。但由于有关概念界定上的模糊或不一致,诸位先生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存在较大差别。近年来湘江下游地区的陶瓷考古工作有了一些新进展,为研究这一问题提供了新的材料,认真梳理有关学者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将有助于今后继续深入开展有关考古工作。

周世荣先生关于岳州窑与长沙窑关系的论述前后有过较大的调整。周世荣先生早年认为“所谓岳州窑,它的早期是湘阴窑,后期是长沙窑。岳州窑仅仅是唐人的称呼。湘阴窑与长沙窑初看起来是两种不同的窑系,实际上是岳州窑发展中的两个不同的历史阶段,最后形成了两种不同的体系”。(周世荣:《长沙唐墓出土瓷器研究》,《考古学报》1982 年第 4 期,515 页。)又把湘阴境内营田、乌龙嘴等地的宋元窑址也都一并归入岳州窑系统,视为“岳州窑后期”。(周世荣:《岳州窑源流初探》,《江汉考古》1986 年第 1 期,71-79 页。)2016年周世荣先生在《再论岳州窑》一文中修正了自己早年的论述,把岳州窑界定为东汉至九世纪初湘江下游以烧青瓷为主的窑址,认为岳州窑有关遗址主要有湘阴县境内的铁角嘴窑、湘阴窑、青竹寺窑、洋沙湖窑、樟树镇窑以及今长沙市望城区的石门矶窑和铜官窑(铜官镇唐代窑址),把长沙窑以及营田、乌龙嘴等宋元窑址都排除在外。(周世荣:《再论岳州窑》,载《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建所三十周年纪念文集》,文物出版社,2016年,365 -377页。)


隋代岳州窑印花盘


黄纲正先生把石门矶窑、湘阴窑、岳州窑、铜官窑(长沙窑)视为湘江下游这个大的陶瓷生产区域内各自独立又联系的瓷窑遗址,认为唐代的岳州窑属于湘阴窑系统,保持了湘阴窑生产青瓷的特点,与铜官窑(长沙窑)同时并存,但由于单色的青瓷在铜官窑光彩夺目的釉下彩瓷器的冲击下,失去了昔日的优势,岳州窑在初唐以后也逐渐萧条了。(黄纲正:《石门矶窑址的发掘及有关长沙铜官窑的几个问题》,《中国古陶瓷研究》第四辑,紫禁城出版社,1997 年,230 页。)


石门矶窑出土瓷器(采自周世荣《湖湘陶瓷》,湖南美术出版社,99页)


李梅田先生对长江中游地区六朝隋唐墓葬和窑址出土的青瓷进行类型学排比,从器物造型和装饰讨论岳州窑和长沙窑的关系,认为岳州、长沙二窑从窑业特征看只有时间早晚不同和烧瓷地点的转移,二者可看作同一窑口的两个不同发展阶段。(李梅田:《长江中游地区六朝隋唐青瓷分期研究》,《华夏考古》2000 年底 4 期,83-99 页。)最近李梅田先生再次阐释了这一观点,扩充了岳州窑的内涵,认为岳州窑是一个从东汉延续至晚唐的、烧瓷规模逐渐扩大的民间窑场,包括湘阴窑和长沙窑两个前后相继的烧瓷阶段,前后阶段大致可以安史之乱为界,岳州窑前期产品以丧葬类明器和无彩青瓷为主,部分无彩青瓷中的精品沿着长江及支流向外输出,在长江流域及中原等地较高等级墓葬中皆有发现,这类精品青瓷一直延续到岳州窑后期的长沙窑阶段,陆羽所见岳州瓷可能正是这部分无彩的精品青瓷茶具;安史之乱后的长沙窑阶段除了生产陆羽所见的精品青瓷外,在烧瓷工艺和装饰上都走上了创新发展的道路,以高温釉上彩日用青瓷为主,装饰风格上出现了浓郁的“胡风”。(李梅田:《岳州瓷与岳州窑研究》,《故宫博物院院刊》2019年第09期)


石渚出土长沙窑彩绘鸟纹盘


李建毛先生认为长沙窑原本是岳州窑的延伸部分,“安史之乱”北方居民大量南迁,特别是北方窑工的参与、加盟,使长沙窑开始从岳州窑中脱胎换骨,熔合南北瓷艺,另辟蹊径,创出别具一格的饰瓷风格,并凭此独步一时,产品辐射全国大分部地区,岳州窑在长沙窑的挤压下逐渐衰落下去。(李建毛:《湖湘陶瓷(二):长沙窑卷》,湖南美术出版社,2008年,前言第1页)李建毛先生认为二者的亲缘关系主要体现在一下几方面:1、两窑产品的胎釉成分大体相同,碗、盘口壶等器型存在许多相似之处,并可以看出演变的轨迹;2、在烧造方法及窑炉结构上,二者存在渊源关系,都使用龙窑与匣钵;3、在装饰上长沙窑继承了湘阴窑(岳州窑)的釉下彩技法。同时,李建毛先生又认为长沙窑又有其独特的工艺特征及文化内涵,这些特征不仅与岳州窑相区分,而且显示出它的不同的传承。主要表现在:1、二者最大的不同表现在釉色和装饰手法上,湘阴窑(岳州窑)属青瓷窑址,而长沙窑为彩瓷窑,长沙窑的釉色继承了岳州窑的青瓷系统,却以彩饰为特征。2、在器型方面,长沙窑有许多品种为岳州窑所不见。3、在产品种类上,岳州窑产品中有许多冥器,岳州窑的镇墓俑、镇墓兽、俑类及模型等冥器不见于长沙窑。李建毛先生认为长沙窑的非岳州窑因素,多可在中原找到渊源,主要来自今河南地区。(李建毛:《湖湘陶瓷(二):长沙窑卷》,湖南美术出版社,2008年,正文10-17页)

萧湘先生是长沙铜官窑遗址1978年度考古发掘项目的领队,曾在1984年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发布过《长沙铜官窑的上限及其渊源》一文,但遗憾后来没有正式刊发。为了解有关工作情况,本人近期多次拜访萧湘先生,有幸得到先生赠与的《长沙铜官窑的上限及其渊源》油印稿(经萧湘先生同意,刊发于本网站)。该文介绍了遗址内出土的两则重要文字材料,一则是出土于大坡的“唐大和八年唐叔清买地券”,一则是出土于石渚的“咸通八年彭城刘府墓志铭”,萧湘先生认为这两则出土材料可以证明,唐代长沙铜官窑在地理位置上隶属潭州长沙县临湘乡,而石门矶窑址的发掘则可以说明长沙铜官窑的瓷器生产是源于长沙而不是湘阴,长沙铜官窑是不断继承发展和不断吸收外来影响而日益发展的。萧湘先生认为陆羽所说的“岳州瓷”与刘言史说的“湘瓷”几乎是在同时都有记载,齐名于唐代,岳州窑和长沙铜官窑可以说是同是石门矶窑的分支,在唐代双双蔚为大族,形成了湖南陶瓷史上传之久远的并蒂之花。

综上可见,诸位先生对“湘阴窑”、“岳州窑”、“长沙窑”、“铜官窑”或“长沙铜官窑”的内涵有各自不同的理解。相对而言,周世荣和李建毛二位先生的意见比较一致,都把岳州窑视为汉唐时期湘江下游地区的青瓷窑址,以彩瓷著称的长沙窑则是在岳州窑的基础上融合北方陶瓷工艺而成长起来的知名窑口。萧湘和黄纲正二位先生的意见比较接近,都不使用“长沙窑”这一名称,而是用“铜官窑”或“长沙铜官窑”,倾向于把石门矶窑、湘阴窑、岳州窑、铜官窑(长沙窑)等有关窑址视为时空边界相对明确的单个窑址,把岳州窑时间范围界定唐代,认为岳州窑继承了湘阴窑青瓷生产传统,而长沙铜官窑也有本地石门矶窑的制瓷传统,岳州窑与铜官窑(长沙窑)在唐代并存,且有此消彼长的趋势。李梅田先生认为岳州窑是一个从东汉延续至晚唐的、烧瓷规模逐渐扩大的民间窑场,包括湘阴窑和长沙窑两个前后相继的烧瓷阶段。


石渚出土东汉青瓷四系罐残件


2016年长沙铜官窑遗址石渚片区考古发掘的窑业堆积单位较丰富,其中第④、⑤、⑥层相当于中晚唐长沙窑的鼎盛时期,出土了大量典型长沙窑瓷器残片,第⑥层和⑥层下灰坑出土了典型岳州窑类型的青瓷,既有与东汉三国时期青竹寺窑、百梅窑相近的产品,也有与隋唐之际马王墈窑相近的产品,且多见残次品,应该存在同时期的窑炉,这是第一次从地层上确定了岳州窑类型瓷器和长沙窑瓷器的叠压关系,再加上石渚南边约1公里1987年发掘的石门矶窑,这些考古发现证明了石渚地区的制瓷历史可以追溯到东汉。那么,是把长沙铜官窑遗址的汉唐窑业遗存与湘阴境内其他汉唐窑址归并为岳州窑,还是把长沙窑视为一个从东汉以来就与岳州窑并驾齐驱的窑口呢?从以遗址为中心的聚落考古视角来看,这两种处理方式似乎都欠妥当。

本人倾向于在考古学文化意义上来使用“长沙窑”和“岳州窑”这两个概念。长沙窑作为一种有国际影响力和极高辨识度的考古学文化现象,它以装饰丰富的高温釉上彩瓷为突出特征,它的兴盛期在8世纪末至9世纪末,这是一个灿若繁花的百年兴旺期;往前追溯,安史之乱后的8世纪后半期则是它的孕育期和初兴期,这个时段也正是长沙铜官窑遗址形成一个以石渚湖为中心、以窑业移民为主的制瓷草市聚落的关键时期,长沙窑是南北陶瓷工艺融汇创新和东西文化相互交通的产物。而“岳州窑”则是湘江下游地区汉唐时期以装饰相对素雅的青瓷为主要特征的窑业文化。长沙窑与岳州窑虽然关系密切,但不可同日而语,长沙窑基于地缘关系传承了岳州窑的某些青瓷技术传统,但来自北方的陶瓷工艺因素表现得更突出,比如化妆土、乳浊白釉、高温釉上彩、模印贴花等工艺。在长沙窑最鼎盛的九世纪,岳州境内几乎不见同时期的制瓷遗址,周边的中晚唐墓葬里也可见长沙窑瓷器对岳州窑瓷器的取代过程,而在唐末五代长沙窑的衰弱期,岳州境内又出现了具有长沙窑文化因素的斗笠铺窑址。可见,岳州窑和长沙窑确实存在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从现有材料看,这种现象发生在八世纪后半期,识别八世纪后半期陆羽所言青则益茶的“岳州瓷”、探寻这一时期包括长沙铜官窑遗址在内的湘江下游制瓷窑址,是解决长沙窑与岳州窑关系问题的关键。


长沙窑茶碗(侧视)


长沙窑茶碗(正视)


从以往的调查来看,长沙铜官窑遗址的石渚湖沿岸、湘阴县岭北镇的窑头山窑址、洋沙湖北岸的于家咀窑址、城关镇的马王墈窑址等地都可以见到一种厚胎玉璧底青瓷碗,或许这就是陆羽所青睐的岳州瓷茶碗,是今后需要重点关注的区域。遗憾的是,这几个可能的“岳州瓷”出产地点的保存状况并不理想,如今包括青竹寺窑址、百梅窑址、于家咀窑址、马王墈窑址、窑头山窑址等遗址点在内的岳州窑遗址群已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必须切实保护好现有遗址点,这是解决学术问题、推进有关工作的保障。


湘阴马王墈窑址内采集的唐代厚胎玉璧碗底残件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