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城怀古
2019年11月13日 信息来源:张涛 目前浏览:666次


合川十月,细雨霏霏,间歇,游钓鱼城,信步城内石径,倘佯城墙步道,或动或静,或闻或观,忆半盏闲愁之心,掬些许怀古之情,任思绪飞扬。

观其胜状,峭壁千寻,倚天拔地。登高远望,江水环绕,蜿蜒如练。寻道索路,树木森森,雾霭沉沉,苔痕上阶绿,花草入幽径。独自徘徊,咏史吊古,将军折戟沉沙,英雄早成古丘,谩嗟荣辱,喟然长叹。

遥想蒙古当年,金戈铁马,驰骋纵横,朵颐亚欧,气吞万里如虎。钓鱼城一役,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腥风血雨,肝髓流野。柔弱的南宋军民,以可怕的韧劲和顽强的抵抗力,令蒙哥罹难,魂归故里,成为“上帝折鞭”之所。纵使亚欧战场上的忽必烈、旭烈兀提剑汗马,所向披靡,也只能壮志未酬,策马回归,世界历史进程由此改变。饱受蒙古铁骑蹂躏的欧亚大陆得以喘息,宋朝国祚得以延续。在令世界恐惧颤栗的时间中,钓鱼城主将王坚、张钰、徐玠等三十六年坚守,令人荡气回肠。

朝代纷争、更迭,钓鱼城频遭洗礼。岁月悠悠,700年前的战火,犹在耳边轰鸣,民族英雄的浩气,仍在钓鱼城上凝聚。延及抗战,日寇横行,重庆成陪都之所,钓鱼城山体石构崖体,石上屏书,无不彰显斗争到底之国民气概。

光阴荏苒,纷繁凡事吹净了昔日硝烟,历史尘土也已抹平战争伤痕。钓鱼城因其价值的独特,早成游览之所,现代文明下的芸芸众生,在这片血与火凝结的土地上,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最大限度地度量和追索着人生价值。然而,历经沧桑的摩崖石刻,多已承受不住风雨的洗礼,风化的字体酥粉空鼓,片状脱落,难以辨识。新修城墙尽管逶迤高大,却难以感悟冷兵器时代剑拔弩张的便捷;繁盛青苔的石砌步道光滑异常,更无法体会古人如雷贯耳中攻守厮杀时的上下腾挪。裸露石崖的地面遗痕,多已在游人的践踏之下逐渐剥落、消失。旅游建设的大手笔与摩崖石刻、崖体遗痕保护的反差,似在延续。

天渐寒,心微凉,护国寺的繁闹与忠义祠的冷清,以及剥落石刻的陪衬,使得太多莫名的忧伤在纵横交错的脑沟褶皱中渐渐延伸。

且留浮生,静待花开。


钓鱼城



护国门


险峻的山崖城墙


护国寺



忠义祠



山隙石径


抗战遗痕


剥落的摩崖石刻


无法识读的石刻


崖体与佛龛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