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耶“邮”简
2010年1月12日 信息来源:作者:徐润 目前浏览:6313次
  2002年在湘西里耶古城发现了一批秦简,数量达36000余枚。经考证,简牍的出土地——里耶,就是秦朝迁陵县治所在。这批秦简绝大多数为迁陵县的官府公文。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一些有关这批公文传送途径的简牍。编号为6-2的秦简便是其中一枚。这枚木牍的内容为“迁陵以邮行洞庭”。迁陵是洞庭郡的属县,“以邮行”表明了这两地文书的传送方式。
  秦代和汉代都制定了文书传送的专门法律《行书律》。1975年在湖北云梦睡虎地发现了《行书律》秦简。竹简记录了秦律《行书律》的部分条文。1983年在湖北江陵张家山汉墓发现了一批法律文书,其自名为《二年律令》。二年即去秦不远的“吕后二年”。其中的《行书律》给我们了解文书传送制度提供了直接的资料。2008年岳麓书院收购了一批秦简,其中一些记载了秦代的行书律令。
  岳麓书院藏秦简1173“恒、署书皆以邮行”规定了以邮行文书的种类。张家山汉简《行书律》“令邮人行制书、急书” ,“诸狱辟书五百里以上,及郡县官相付受财物当校计者书,皆以邮行”也对以邮行的文书做了限制。恒书与辟书当是同指罪犯情况、案件处理的文书。署书疑为《睡虎地秦代墓葬竹简·行书律》“书署急者”的省称,指签署加急的文书,与急书同义。制书,《汉书•高后记》注:“天子之言,一曰制书,二曰诏书。制书者,谓为制度之命也。”秦律《行书律》称之为命书。睡虎地秦简《行书律》有“行命书及书署急者,辄行之”。从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可知郡县官相付受财物当校计者书的具体所指。这些文书包括郡县官员管理财物的审计报告以及户籍增减数、财政收支等统计文书。
  从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可见其它几种文书传送方式。1.以次传。睡虎地秦简《语书》 有“以次传,别书江陵布,以邮行”。张家山汉简《行书律》有“书不当以邮行者,为送告县道,以次传行之”。有关以次传的具体方式可以在睡虎地秦简《封诊式》的“迁子” 爰书中找到一些线索。《封诊式》里有一份《迁子爰书》:“某里士伍甲告曰:‘谒鋈亲子同里士伍丙足,迁蜀边县,令终身毋得去迁所,敢告’”。父亲请求官府对儿子实施肉体惩罚,然后把他流放到边远的蜀地,终身不得返回。官府批准了这份请求,还下发了恒书到蜀郡: “令吏徒将传及恒书一封诣令史,可受代吏徒,以县次传成都,成都上恒书太守处,以律食。”文书的发出方在秦都咸阳,接收地在蜀郡成都,文书是沿着两地之间的县依次传递。2.亭(燧)次行,在战事防备区域采取的传送方式。可谓是以次行在这种特殊区域的延伸。现在发现的文献资料,“以燧行”最早见于汉代,如居延汉简563.1A“广田燧以次传行至望远止”。3.轻足行。轻足行是步行传送文书。这种传送方式是在距离较近的文书收发地进行。睡虎地秦简《田律》提及“近县令轻足行其书,远县令邮行之”。
  可见,这几种文书传送方式都是依照一定的次序进行的。以邮行有别于其它几种文书传送方式在于文书是依次经过专门设立的机构即“邮”传送的。《说文解字》“邮,境上传书之舍也”。关于邮的设置,张家山汉简《行书律》对此有所规定。邮的设置有四种情况。1.十里一邮,在长江以北地区十里置一邮;2.二十里一邮,《行书律》规定“南郡江水以南,至索南水廿里一邮”索指现在的汉寿县,南水疑为渐水的别称。3.三十里一邮,《行书律》规定“北地、上、陇西,卅里一邮。”北地、上、陇西都是郡名。位于西汉行政区域的北部;4.得进退就便处置邮,这是对于地势险要,地理条件不便之地设置邮舍的规定。
  以邮行与其它的文书传送方式的区别还在于执行文书传送任务的人员是专职的。这一专职人员被称为邮人。张家山汉简《行书律》规定“令邮人行制书、急书,复,勿令为它事。”在里耶秦简还发现了启陵乡啬夫向迁陵县令县尉报告任用邮人的简牍。为了统计邮人行书工作量、考核地方行政文书传递速度,还制定了邮程表。里耶秦简编号为16-2的木牍是迄今发现最早的邮程表。记录了鄢——销——江陵——孱陵——索——临沅——迁陵之间的邮路里程,以及从鄢到迁陵的总里程。
  由此可见,邮是秦朝设置的公文传送专职机构,反映了当时的文书传送方式已经走向专业化、统一化。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