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的声音
2019年6月11日 信息来源:吴顺东 目前浏览:924次

——2019湖南常宁·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联合主办单位致辞


时当孟夏,最适合于看海,听海,零距离地感受大海的呼吸与心跳!有人曾问:常宁……有海吗?我的回答是:有!并且还是从物质到精神,从微妙到显明的活力之海,魔法之海!

常宁有海。自今回溯约一百年,崛起于大海深处的龙王、水口二山遥相唱和,催生并见证了一场求生存,争自由,谋幸福的工运怒潮,见证了革命火种由工矿区到广大农村,从省内到省外的迅猛传播。那时的常宁,是热血沸腾之海,是勇气勃发之海。

常宁有海。自今回溯到约一百二十年前的水口山1,再到距今一千年至二千二百年间的茭源2,直达三千年前的江洲3,闭目冥想三大矿冶核心区在常宁空间上的三足鼎立,驻足倾听三大矿脉呼啸而来冲决时间阻隔发育出的矿冶大业回声,我们会蓦然惊觉,沉寂于数亿年前的大海依然鲜活于常宁的地下和地上。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以矿藏替代了海水4,用涅槃激活了智慧。因此上古以来的常宁,既是得天独厚的富足之海,更是国计民生的惠通之海。

常宁有海。自今回溯到二万年前的江洲,我们必能在江滨巧遇撒网捕鱼或持矛围猎的常宁先民,彼此遥相致意,近问安好。入夜托宿于他们的窝棚,燃一堆篝火,用手语了解各自的旅程,在野性或曼妙的舞蹈后安然入眠。那时的常宁,是人类想象力开始飞扬的启智之海,是文化创造力日益蓬勃的明日之海。

常宁有海。透过石头岭、崔家岭5等地焦黑岩石中丰富多样的古生物化石,四亿年前无际的海蓝与天蓝遥相辉映,浅海中海藻轻舞,海葵们摇曳生姿,海贝、海螺、海星等原始生物丛集,珊瑚礁生机勃勃,五彩纷呈的遥远图景,便会如立体电影般扑面而来。那时的常宁区间,是如假包换的无垠大海,是名副其实的生命之海。

常宁有海,不限于曾经。大海涅槃,不变的是宽容、慷慨的胸怀,存续的是生生不息的精神,启发的是生存发展的要义。当下的常宁,政通人和,百业兴旺,是快乐之海,更是希望之海。

关爱地球,呵护家园,传承文明,着眼未来。常宁之海,富于自然与人文的双重特性,弥足珍贵。这正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常宁市人民政府,开展这次文化与自然遗产日活动的重要原因;也是本次活动创意最终选定为“来常宁,听海的声音”的灵感之源。

五日,端阳。这次活动赶上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二千三百年的汨罗江畔,屈子凌空一跃,让忧国忘身有了全新的定义。三十年前的这一天,我以《永恒的河流》为题写了平生第一首长诗,试图找到这种精神的古今共性。三十年后的同一天,我在常宁,在菖蒲和艾叶的清芬中听海的声音,感受常宁大地类似情怀的流动,无酒自醉,彻夜难眠。

在此,我必须借这活动的主场,向常宁市人民政府,向活动承办单位及所有工作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同时还要衷心感谢所有的来宾以及通过其他方式始终关注本次活动的朋友们!感谢有你,这海的声音才更澎湃;感谢有你,这海的声音会更悠远……

来常宁,听海的声音!


1、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是指康家溪及其左支流的中下游区间,南起龙王山北到松柏镇约120公顷范围之内,秦汉至现代以铅锌矿为主体,涵盖采矿、选矿、冶炼的地上、地下建筑或构筑物遗存,各类相关遗迹,以及红色旧址。其中19个文物点已纳入同一处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代铅锌业的官办为水口山带来了至少两项举世瞩目的成就——“铅都”桂冠和“工运熔炉”盛誉。2015年省考古所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考古队对余家冲半边街、忆苦窿、井台边、龙骨岭等4处近古前后的地下矿冶遗存进行了考古调查和重点勘探,揭示遗迹主要涉及采矿、选矿、冶炼、交通运输等4个大类,出土及采集遗物有宋代青瓷、明清青花瓷、冶炼坩埚、炉渣等残片或碎片。发现有疑似汉代的硬陶遗物线索。《2015年度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考古工作报告》已于2016年编制完成。

2、茭源银场遗址的真实历史地理信息,由省考古所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考古队于2015年完成文献纠错,并在白沙镇以北4公里处原名茭源村,至今仍保有茭源商店招牌的金招村找到了铁钴岭、渡口边等多处遗存线索。借助碳十四测年,2019年进一步确认茭源银场遗址的冶炼沿革基本吻合古代文献记载。茭源银场遗址的阶段性研究数据和结论已纳入《2015年度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考古工作报告》。

3、江洲遗址是湘江中上游迄今所知唯一存有旧石器时代末期人类居住生活遗迹、商周之际青铜冶铸遗迹和遗物、西周时期平面闭合型巨型人工夯土建筑遗迹、周代商业型特种印纹硬陶窑址群、宋代冶铁窑炉及遗物,上下年代跨度近2万年,填补多项区域性考古学空白的重要遗址。遗址位于常宁水口山镇东北康家溪(黄沙河)与湘江交汇处的一至三级阶地上,最低海拔(夯土建筑地基)高程52米,最高海拔(夯土建筑顶部)64.5米。省考古所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考古队于2015年发现该遗址并对其进行了重点勘探和局部试掘。《湖南常宁江洲遗址2015年度(前段)考古工作收获辑要》已刊发于《湖南考古辑刊》第13集。

4、铅锌成矿机制多种多样,岩浆活动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成因。当前的研究成果表明,富集型岩溶铅锌矿田、矿脉的形成离不开以下四个基本条件——同一地质区域内,亲硫性铅锌元素的密度表现突出;铅、锌矿离子各自的宿主钾长石、黑云母、铁镁矿等造岩矿物储量丰富;存在利于铅锌元素从宿主岩体快速、集中析出的活化环境,包括变质热液中一定量的碱金属及卤素的存在;集中析出后的铅锌矿液得到快速降温、降压,并拥有来自于大型断裂带或断陷盆地的“封存容器”的支持。常宁区间已知的沧海桑田式成陆机制,显示出上述四大成矿条件在该区域内均具显著优势。

5、石头岭、崔家岭海洋生物化石地点位于常宁市城区南部约15千米的板桥镇,现地貌为宜水及其一级支流中上游区间的低山或丘陵。石头岭化石地点属于典型的海底火山熔岩堆积,富含浅海珊瑚及其共生生物群化石。其中具有多边形特征的珊瑚虫化石为数众多,它们很可能是繁盛于距今4亿年前的“方锥珊瑚”在欧美以外的同宗或近亲。崔家岭化石点位置偏南,属南岭山簇余脉塔山的北延部分。“三普”时在该地点采集的化石标本被登记为三叶虫,实则仍属被火山熔岩封存的珊瑚和贝类化石;但生物种属及其数量均远不及石头岭丰富,化石分布规律也显示出该地点已处于珊瑚礁生态系统的边缘地带。常宁两处珊瑚礁化石地点的发现,充分显示出大自然变沧海为桑田(反之亦然)的伟力及其突变机制。石头岭化石地点由省考古所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考古队于2015年实施调查,同期已形成调查简报(待刊)。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