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确认一类长沙窑高温釉上彩绘瓷
2019年5月6日 信息来源:张兴国 目前浏览:653次


长沙窑彩瓷品种丰富,青釉露底褐彩瓷是其中最常见的一个种类。这类露底褐彩瓷的器心与外底多呈四边形、多边形或不规则圆形,其上常常叠置一满釉瓷器(图一),然后再入匣烧制,所以窑址内此类残器的器心大多有一圈粘疤痕迹(图二),这种装烧方法见于隋唐时期的岳州窑。器心露底处多用褐彩绘画或书写文字,褐彩一般是较纯的氧化铁矿物颜料配置而成,不见有用绿彩的,器形以碟碗为主。这类彩瓷大部分着有化妆土,也有不着化妆土的,施釉不及器心与外底,故而无釉的部分就露出化妆土或胎体。依据最近的显微观测,这一类青釉露底褐彩瓷也使用了釉上彩绘的技法。


图一


图二


试举一例。长沙铜官窑遗址年丰垸发掘区出土了一件青釉露底褐彩瓷残片(图三),其显微图像上可见胎与釉层之间有一层白色物质,这种白色物质与化妆土有别,是胎与釉熔融形成的钙长石析晶层,一般称为胎釉中间层(图四)。该瓷片露底褐彩部位的褐彩与胎体紧密结合,中间没有胎釉中间层(图五),这是因而褐彩是较纯的氧化铁矿物,没有釉的助熔成分,褐彩和胎体之间没有发生强烈的熔融现象;而在青釉与褐彩的结合部位,褐彩与胎之间还有一层胎釉中间层(图六),且褐彩残余颗粒浮于表面,叠压在胎釉中间层之上,通过褐彩、青釉和胎釉中间层相对位置关系,我们可以推断该瓷片采用了先施釉再绘褐彩的工艺流程(图七)。


图三  青釉露胎褐彩残片


图四  胎釉中间层


图五  胎上褐彩


图六  釉上褐彩


图七  釉上褐彩与胎上褐彩


这一类青釉露底褐彩瓷是以往研究者凭肉眼判断长沙窑彩瓷属于釉下彩的重要依据。以往普遍认为这一类青釉露底褐彩瓷是釉下彩,是因为同一笔褐色彩绘在露底部位与青釉部位呈色有显著区别,似乎是褐彩在罩釉和不罩釉的情况下呈现出的色差。但真实的原因可能是褐彩在高温下与青色底釉融合后形成了色差。这类用于精细彩绘的褐彩是用较纯的氧化铁矿物制成,不具备釉的特征,不像绿彩有较高的助溶剂、易与釉熔融,所以在很多精细褐彩标本上都可以看到尚未熔融于釉层的褐彩料残余颗粒浮于釉表面的现象。这类露底褐彩瓷主要用于扩大装烧量,其上需要叠装其他器物,如果用易熔的绿彩则会与叠装于其上的器物粘连在一起,这也是这类露底彩瓷不见用绿彩的原因。

目前,各个类型的长沙窑彩瓷都已发现确切可靠的釉上彩标本,而且历次检测样品的数量总和已经相当可观,但迄今仍未检测到典型可靠的釉下彩标本,长沙窑是否使用釉下彩技法就变得极其可疑了,关于长沙窑彩瓷工艺的技术细节有必要在科技检测和仿烧试验的支持下进行更深入、更全面的探讨。

长沙窑高温釉上彩的兴起契合汉唐以来南北方陶瓷工艺技术发展的时空背景,长沙窑的高温釉上彩绘瓷与巩县窑白釉蓝彩瓷、鲁山窑花釉瓷、邛窑彩绘瓷等多个彩瓷品种具有釉上加彩和色釉做彩的共性,它们一同开启了中国陶瓷史上的第一个彩瓷时代。这个初兴的彩瓷时代似乎经历了一场从釉上彩到釉下彩的“唐宋变革”,从唐代的高温釉上彩瓷到元代成熟的釉下青花瓷,彩瓷逐渐发展成为了中国瓷器的主流,综合利用铜系釉彩和氧化铁矿物颜料的长沙窑精细彩绘瓷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承前启后的关键角色。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