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考古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研讨会纪要
2019年4月16日 信息来源:文:肖亚、莫林恒 图:何山 目前浏览:332次


2019年4月11日,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考古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研讨会在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召开,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广西民族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郴州博物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学者以及桂阳县文化管理部门相关领导共14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本次会议旨在对已往桂阳矿冶考古工作进行全面梳理,对该课题取得的初步成果进行总结,对桂阳矿冶遗址下一步的研究、保护和利用工作进行探讨,以确保《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考古资料的整理与研究》课题的顺利实施,并为桂阳县关于矿冶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与利用工作提供意见和建议。

会议开始,课题主持人莫林恒(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对以往桂阳矿冶考古工作和所取得的成果进行了简单介绍。桂阳当地矿冶文化工作者从2008年起就开始了系统的调查,2015年9月份北京大学、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联合田野调查工作,于2016年申报了国家主动性考古发掘,并在陡岭下和桐木岭遗址进行了发掘工作。2017年4月份,桂阳桐木岭遗址的发掘项目参加了十大考古发现评比,并最终获得了当年的十大考古发现,同时获评2017年湖南省十大文化新闻。2018年以来,桂阳矿冶研究不断取得可喜的成绩,不但成功申报了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团队制作的桐木岭炼锌技术研究微视频还获得中国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联合颁发的全国科普优秀视频,桐木岭遗址的发掘简报也成功在国家级专业期刊《考古》杂志上发表,团队成员其他相关研究成果及时的发表与出版。总体来说,近年来,桂阳冶金考古取得了较好的成绩。随后,与会人员就会议主题进行了发言与探讨。



图一  会议现场


张昭(桂阳县副县长)首先发言,他对这几年在桂阳开展矿冶考古工作的专家、学者表示了感谢,并简单报告了桂阳县的主要工作情况。桂阳县文化管理相关部门近年来开展了大量的工作,不仅编撰出版了《桂阳冶金史资料汇编》,持续推进了矿冶遗址与矿冶文化的调查,而且完成了桐木岭矿冶遗址的市保和省保申报审批工作。桂阳县将进一步全力地推进桐木岭遗址的第八批国保申报工作,积极地加强与周边省市在文化遗产和保护利用方面的合作,全力地开展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创建工作。

黄全胜(广西民族大学科学技术史系教授)认为桂阳矿冶遗址工作已经开展地很深入了,基本揭示了遗址的技术内涵、文化特质以及对中国、对湖南及其周边地区的影响。湖南作为长江中下游重要区域,其矿冶文明对整个中华文明的形成以及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建议以桂阳桐木岭遗址作为切入点,辐射开展铜、铁、银、锡等重要金属冶炼技术复原研究工作。相信在未来五年、十年,湖南可以作为中国,甚至世界瞩目的一个矿冶考古研究的地区。

黄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研究员)作为桂阳矿冶遗址研究团队中的重要一员,结合自身专业优势,其主持制作的桂阳桐木岭炼锌技术复原研究微视频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他认为在扎实的工作基础上,桐木岭遗址的资料整理和研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并希望能借此机会把研究团队凝聚在一起,把桂阳矿冶考古研究工作做得更好、更扎实。

林永昌(香港中文大学助理研究员)认为桐木岭遗址功能布局清晰,科技检测与考古工作结合得很好,对于复原古代炼锌技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湖南郴桂一带的金属资源非常丰富,桐木岭遗址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可以从遗址的调查、整理和研究入手,把多金属的冶炼技术的变迁跟考古资料整合起来,复原出多金属区的历史情况和技术演变情况。他认为可以把桐木岭遗址做成一个经典的范例,为其它地区的冶金考古研究作为参考。

廖小敏(桂阳文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作为矿冶文化工作爱好者,是桂阳矿冶考古工作的重要推进者。他认为矿冶文化是桂阳最核心、最重要也最有特色的文化,桂阳的矿冶文化传承有序,在中国矿冶史中独树一帜。在保护利用方面,他建议创作桂阳矿冶文化为背景的文艺作品,规划建设原生态的展示区和趣味性的体验区相结合的矿冶考古遗址公园。建议桂阳与省内、国内一流的冶金考古研究院校、科研机构合作,打造桂阳矿冶考古基地,进一步谋求在银冶、铜冶、锡冶等方面取得新的突破。

欧阳湘英(桂阳县文管所所长)作为地方文管所所长,对各位专家、老师对桂阳桐木岭遗址的调查、发掘遗迹保护研究付出的辛勤努力和所取得的成果表示了感谢。她认为桐木岭矿冶遗址的保护和利用是任重道远的,最关键的是国保的申报工作。桐木岭遗址周围的生态环境优美,保护利用成本较低,附近旅游资源丰富,有很好的展示利用条件。鉴于目前桐木岭遗址的现状,她对桐木岭遗址的保存情况表示了担忧,认为桐木岭遗址亟需进行抢救性的保护。

欧阳朝夕(桂阳县文体广电局局长)认为桐木岭遗址申报国保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桂阳桐木岭遗址考古工作能取得如此重要的成果来之不易。作为地方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如何让文物活起来,进入普通大众的生活中,参与地方经济建设中,更好的发挥文物的价值和作用,将是他们接下来的主要工作和奋斗目标。他建议做一幅桂阳文物地图,将桂阳调查所发现的遗址点标注在地图上,作为重要资料保存。

刘颂华(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遗产保护与利用中心主任)就桐木岭遗址申报成功后的保护利用问题提供了指导意见。他认为下一步工作目标就是要提升文物保护的级别,从当前考古发掘和研究情况来讲,要达到大遗址评选的条件还需要进一步的努力。目前桐木岭遗址采取的临时性保护回填措施,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对文物本体产生不可逆转的破坏。当务之急是要保护好文物的本体,建议先去现场勘查,对桐木岭遗址开展局部的抢救性保护措施。

周文丽(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研究员)介绍了近年来对桂阳矿冶考古方面的研究工作进展。她通过对桐木岭遗址蒸馏罐和炼锌渣的分析,大致复原了桐木岭炼锌技术,发现桐木岭炼锌所用矿石有硫化矿和氧化矿两种。她还发现桐木岭炼铅渣中存在大量含铜量较高的铅冰铜,有破碎炼铅渣再利用冰铜的现象,与史料记载中的“铅渣炼铜”相符。此外,她与桂阳方联合整理了桂阳冶金史资料,并编撰成书。目前,她正在研究清代郴桂矿厂多金属矿冶技术,通过结合史料、考古和科技分析来综合研究采矿、炼铜、炼铅(提银、铅渣炼铜)和炼锌等技术,并探讨不同技术在生产组织、税收和管理等方面的不同,并将尝试研究技术的起源和传播问题。她表示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将积极配合和参与桂阳矿冶考古和研究工作。

罗胜强(郴州博物馆馆员)作为桂阳矿冶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的全程参与者,后期还对桂阳的地质资料、历史文献、家谱资料等进行了全面的调查与整理。在此基础上,对桂阳明代、清代及民国时期的炼锌业进行了初步探讨。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他将从家谱、文献、历史、考古、冶金、矿业和社会的关系等方面,以考古、历史的视角重新解读明清时期桂阳的炼锌业,并计划在炼锌遗址群的分布、矿产品产量、运输、出口、经营等方面做一个更为深入的研究。

雷昌仁(桂阳县文明办主任)认为桂阳考古工作在专业机构和地方研究力量的相互配合,政府部门和民间人士的合作,采冶技术的研究和社会文化的研究三个方面的互动做得非常好,对桂阳矿冶文化研究的前景十分有信心。他认为矿冶文化对桂阳的经济、社会、行政各方面的影响是深远的,在桂阳的民居、戏曲、甚至风俗习惯等等方面都留下了大量的矿冶文化遗产。他建议推进建设桂阳矿冶考古基地,依托基地让更多的专家学者能够聚焦在桂阳,使桂阳的矿冶考古取得更多的成果。

肖亚(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对桂阳桐木岭遗址和陡岭下遗址的遗迹、遗物科技分析结果进行了汇报。通过对遗迹遗物的分析,探讨了桂阳锌冶炼技术和工艺流程。根据遗址出土的矿砂复原了遗址中硫化矿的原始焙烧温度,并通过检测发现桐木岭遗址炼铅渣中含有一定量的银,为文献中记载的铅中炼银提供了可能的线索,她认为如果能找到银冶炼相关的遗迹遗物,对于后期课题的研究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方一兵(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认为桐木岭遗址不仅是一个明清时期的矿冶遗址,而且与洋务运动以后中国矿业的发展有着直接的联系。她认为可以通过桐木岭遗址来了解土法技术和西法技术的碰撞和相互影响下造成的中国社会的变化和冶金技术的演变。她建议在展示利用时,可以站在更高的视野上,从多金属矿冶技术和文化对洋务运动以后中国的影响的角度上,来讲述郴桂地区的矿冶技术对于周边地区的矿冶技术的影响和发展之间的关系的故事,并建议桐木岭遗址申请国家工业遗产,通过更多的渠道来获得遗址保护利用的机会。

陈建立(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进行了总结发言。他对研究团队所取得的成果表示赞许,认为不到四年的时间,能取得如此丰富、有影响的成果,实属不易,并为下一步将成果做得更大、更好奠定了基础,指明了方向。首先,从田野工作来看,他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考古发掘之后所做的调查资料尽快汇总、完善,尽早公布。他指出,目前的调查工作主要集中在采矿遗址和冶炼遗址,将来的调查工作可更多引进历史地理研究方法,在调查前要精心设计调查方案,将环境、交通路线、村落、戏台、家谱、文学作品、历史文献、档案资料的搜集工作同时开展,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其次,桂阳矿冶考古项目在调查、发掘以及资料整理阶段均以聚落考古理念为指导,田野考古与冶金考古研究团队共同开展,并在全过程开展科技检测分析工作,这是多学科结合的优秀模式,也是将来的一种趋势,他指出要把这种现场检测、现场分析指导发掘的工作模式要尽量在发掘报告当中作为重点突出反映出来。桂阳是一个多金属矿产区,目前我们所做的工作主要集中在铅和锌这两种金属冶炼技术,但是桂阳的银、铁、铜、锡的冶炼都非常关键,应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在科技分析过程中,发现铅渣里面同时存在铜和银,尽管目前还没有发现炼银相关的遗迹和遗物,但是在将来的工作当中,我们仍要加强相关的科技检测,有意识的去寻找相关的线索。他认为桂阳冶炼历史悠久,多金属矿产资源丰富,可以以桂阳为中心,首先把桂阳地区的工作做好、做透,建立起一种成功的冶金考古的方法和模式,再将这种模式逐渐地推广到全省,甚至全国。在谈到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时,他指出以下几点:1.建议根据调查情况,凝练研究问题,开展主动性调查与发掘工作,并力争将桂阳矿冶研究做成一个长期的重大科研项目。2.可以将今年北京大学的冶金实验考古项目放到桂阳来做,即根据考古发掘的材料模拟古代桂阳的铅锌冶炼技术,在做好研究的同时,也可以达到较好的宣传教育效果。3.加紧推进桐木岭遗址国保申报和国家工业遗产的申报工作。4.关于目前遗址的保护利用方面,大规模的加固保护目前是不现实的,建议对桐木岭遗址的保存状况进行长期的监测与评估,用监测数据为将来进行保护规划提供依据。桂阳矿冶遗址点地处南方潮湿区和地质灾害区,可利用该遗址的保护为基础,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保护团队为核心打造一个南方潮湿地区矿冶类遗址保护基地。5.展示利用方面,建议先将现场的一部分坩埚、冶炼炉等重要的遗迹遗物复原出来,在宝山国家矿山公园进行展示。



图二  周文丽副研究员介绍桂阳矿冶技术研究进展


最后,莫林恒代表主办方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感谢,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要完成一本高质量的发掘报告,这是一个团体合作的工程,涉及到科技检测、修复、绘图、照相等方方面面的工作。目前我们在课题研究中以聚落考古的理念为指导,重点强调多学科的交叉合作,如现场科技检测的直接介入等,我们拥有很好的团队基础,还有地方领导的大力支持,相信一定能够将本课题的研究做成经典范例,并希望能够通过团队的通力合作,尽快的拿出高质量的学术研究成果,为桐木岭遗址申报国家工业遗产及大遗址公园增加筹码。在接下来的工作当中,将会逐步落实大家的工作计划和设想,相信在桂阳县领导的支持下,在陈建立老师的总体把控之下,研究团队一定会不负众望,迎接桂阳冶金考古的下一个辉煌。

本次《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考古资料的整理与研究》研讨会邀请到各位专家学者及桂阳当地文化管理部门领导一起商讨谋划桂阳冶金考古的工作,为该课题的实施指明了方向。作为课题执行单位,我们将按照课题要求有计划的一步步扎实推进桂阳冶金考古工作,力争尽早拿出研究成果。


图三  参会人员合影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