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明的珍贵遗产——《纳提什瓦》《山南壁画》编后(上)
2019年3月26日 信息来源:柴焕波 目前浏览:281次


1、纳提什瓦遗址的发掘

2014年4月17~22日,我随何强副局长、高成林副所长访问孟加拉国,实地考察了毗诃罗普尔(Vikrampur)古城。在国家文物局、湖南省政府和中国驻孟大使馆的大力支持下,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孟加拉国阿格拉厦·毗诃罗普尔(Agrashar Vikrampura)基金会达成了联合考古协议。从2014年12月~2019年1月,我和莫林恒、李意愿、贾英杰等核心队员,会同孟加拉国欧提亚·欧耐斯恩(Oitiya Onneswan)考古中心的考古学家,对毗诃罗普尔古城内的纳提什瓦(Nateshwar)佛教遗址进行连续四次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六千多平方米,取得了重大成果。


图一  毗诃罗普尔古城纳提什瓦遗址航拍图


纳提什瓦遗址第一期寺院遗存是一组庞大的塔院(stupa court)与僧院(vihara)的综合体,其中塔院位于寺院的中部,包括四座神殿、一座带有居住和储藏功能的公共房子、主干道、和神殿周围的广场。僧院位于寺院的边缘,包括若干座僧舍、经多次修缮的食堂建筑、浴室和排水沟。一道曲折形隔墙将塔院(神圣空间)与僧院(生活空间)分割开来。其中,神殿1为一座带有柱廊式的门厅的开放型佛塔式神殿;神殿2基座边长43米,墙体的趋势是向中部转折、斜向上升,建筑内填以厚实的纯净土,推测为带有覆斗状塔基和圆柱形塔肚的封闭型佛塔式建筑。第二期遗迹主要为十字形中心神殿及八边形佛塔等附属建筑,十字形中心神殿东西长62.3米,南北长62.8米,中心部位是一座八边形佛塔的塔基,东、北、西、南四面连接四座柱厅建筑,柱厅之间以墙体连接。这种完全敞开的十字形中心神殿,与印度传统的大乘寺院建筑明显不同,是孟加拉国金刚乘建筑的典型范例。


图二  纳提什瓦遗址神殿2北墙,约8~10世纪


图三  纳提什瓦遗址遗迹总平面图,8~13世纪初


公元8~12世纪,僻居东印度一隅的波罗、旃陀罗等王朝尊崇佛教,在近500年的时间内,经历了大乘佛教到金刚乘的重大变革,建筑、造像由于金刚乘理念的催生而别开生面。纳提什瓦遗址保存了两个时期完整的建筑遗存,从大乘风格的开放型佛塔式神殿,到具有过渡时期特征的封闭型佛塔式建筑,到最后成熟的十字形中心神殿,生动诠释了大乘佛教到金刚乘的历史变迁。

发掘之后的纳提什瓦遗址呈现出红砖墙体互相叠压的恢宏景观,具有旅游开发的巨大潜力。目前,中孟两国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筹划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以增进当地的民生福祉,并成为中孟考古合作和文化交流的永久性基地。


图四  孟加拉国青少年参加考古活动


2、毗诃罗普尔城址调查的收获

孟加拉国文献记载,毗诃罗普尔是旃陀罗王朝、跋摩王朝、犀那王朝的三朝古都。在孟加拉国出土的旃陀罗时期的铜石碑铭中,也屡屡提及这一地名。毗诃罗普尔在西藏也是个神圣的名字,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开篇就提到它。那措·崔臣杰瓦(1011~1064)在对阿底峡的颂词中说到:“东方萨霍尔殊胜地, 坐落一座大城镇,名叫毗诃罗普尔(Vikramapar,汉译威德城),城中便是大王殿,宫殿辉煌宽又广,人称金色胜幢宫。”

2018年12月~2019年1月,中孟考古团队开始了系统的城址考古调查,取得了重要的成果。初步认定,城址周围的拖莱索里(Dhaleshwari)河和莫喀第(Mirkadim)等人工运河构成了古城的四面边界,南北长约8公里,东西宽约5~6公里,未发现沿河的城墙,这种情形与孟加拉国拉杰沙希县的巴哈布尔(Pahadpur)和库米拉县的拉尔迈-迈纳马蒂(Laimai-Mainamati)两处中世纪城址是一致的。

巴尔巴来(Ballal Bari)遗址位于城址中部偏北,应是当时的王宫所在地(Ballal为斯那王朝的国王,Bari意为住地),遗址为一方形土台,边长约320米,高出四周低地约2~3米,土台四面壕沟宽约60米,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宽约30米的陆路与外界相通。经试掘,土台为两次人工垫筑而成,垫土层厚达4米多。遗址的北面和东面,分别有旧河道通向大河,交通十分便利。那措·崔臣杰瓦所说“城中”的“金色胜幢宫”,《阿底峡尊者传》中“平洁高广”的“金幢宫”,可能就是这处遗址。


图五  毗诃罗普尔古城巴尔巴来王宫遗址,约8~13世纪初


拉库罗普尔(Raghurampur)遗址位于城址的中部偏西南,为四周僧舍环绕的大型佛教中心,周围还有多个单体建筑,共同构成庞大的佛教建筑群。拉库罗普尔遗址南1公里的金刚瑜伽(Bairajogini)村相传为阿底峡的出生地,曾清理出木船残骸、雕刻木柱和大量的石质建筑构件,许多石质雕像也发现于这一带。按法尊法师译《阿底峡尊者传》中“次宫之北有聚落曰比扎摩罗”“比扎摩罗有无量圣众”的方位提示,拉库罗普尔遗址、金刚瑜伽村或许是“比扎摩罗”和“次宫”之所在。纳提什瓦遗址位于拉库罗普尔遗址西约2公里,与上述遗址共同构成庞大的宗教区域。这个区域的周围,有人工运河分别从东、南、西不同方向与四周的界河连接,承担着泄洪和运输的功能。

古城内分布着星罗棋布、大小不一的台地,一般高出周围耕地2~3米,有些本身就是古城居民的聚落,通常可以采集到陶器等生活用品。池塘作为居民生活用水的重要设施,大多从古代沿用至今,也为我们的遗址调查提供了重要线索。

毗诃罗普尔城址考古是一项长期的任务,现有的认识还需要进一步的检讨,整个城市的结构布局、人工沟渠与自然河道的判别、城门和道路的走向等一系列问题,都有待于未来的进一步工作。


3、苏摩普里寺考察记

孟加拉国拉杰沙希县的巴哈布尔遗址, It is known as the Sompura Mahavihara, located in Rajshahi district.被认为波罗时代著名的苏摩普里寺(Somapuri)遗址,由波罗王朝第三任国王提婆波罗于公元8世纪末与9世纪初敕建,13世纪初毁于穆斯林的侵入。许多西藏僧人曾在苏摩普里寺访学,阿底峡在此住寺多年,于1034 年向那措译师传授《中观心论注思择焰》。此书是清辨论师对龙树《中论》的注释,是中观自续派的经典,后来,阿底峡还在拉萨大昭寺宣讲过此书,并应那措译师之请,撰写了《中观要诀》。

苏摩普里寺遗址的主体是一座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筑,中心为高大的四方形佛塔,四个方向的禅那佛可能安置在佛殿内,面向四个方向的柱厅。漫步在遗址上,装饰在露台墙体上的砖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砖雕除了各类佛教和印度教神祇,还有承柱力士、杂技者、各种怪兽等等,题材极为丰富。但它们出现在佛寺里,究竟有怎样的寓意呢?后来,我在阅读原始的考古报告时,终于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有一尊阿閦佛砖雕,以菩提树为背景,施触地印,镶嵌在东墙的中心位置。阿閦佛是五部佛之一,它的空间方位正是东方。这表明,这些砖雕是按照曼陀罗的要求而安排的,是绕行者礼拜的对象,这正是金刚乘的核心理念。这个发现,使得纷繁庞杂的砖雕变得井然有序。


图六  孟加拉国苏摩普寺墙基砖雕,约8~10世纪


图七  孟加拉国苏摩普里寺出土阿弥陀佛砖雕像,约8世纪


据藏文史料,黑行者,孟加拉人,八十四成就者之一,得到胜乐本尊法真传后,曾在苏摩普里寺等地传法,教化了一大批学者,如底洛巴、那若巴等,他的著作涉及密集、大威德、胜乐,他所传“胜乐四灌顶”在西藏影响很大。

毗哇巴也是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出自唯识派论师护法的后辈胜天门下,寂护是毗哇巴的亲教弟子。毗哇巴曾在苏摩普里寺研修佛理和密法,他融合《红阎摩德迦续》《胜乐根本续》,以《喜金刚续第二品》为基础,从因、道、果三方面进行修持,他直接领受了金刚持开示给无我母的密法,以喜金刚(Hevajra-Sakti)为本尊,创立了“道果”法。昆·贡却杰布通过卓弥译师获得毗哇巴的全部教授,于1073年在西藏仲曲河谷修建了萨迦寺。因此,持金刚、无我母、毗哇巴三尊一铺的形象,经常出现在萨迦派寺院的壁画中,标示着萨迦教法的心髓、开示和世间化现,而喜金刚正是萨迦“道果法”最主要的本尊。无独有偶,在苏摩普里寺遗址的发掘中,发现了一些残碎的石雕,在原始报告中公布了三件标本,一件是带帽冠的菩萨头部,一件是左手攥着钱袋的财神(Kubera),还有一件正是喜金刚(Hevajra)造像。这尊喜金刚造像6面,每个面上有3只眼睛,16臂,各执充填不明物的颅骨碗,中间一臂拥抱性力女神沙克蒂(shakti),后者代表性力、生命力,造像年代约在11世纪后期。这一发现从考古资料上证实了苏摩普里寺不仅经历了最初的大瑜伽阶段,还经历了无上瑜伽阶段。由于无上瑜伽是金刚乘的最后形态,在东印度存在的时间不长,因此,这类本尊造像极为稀少,因此也弥足珍贵。


图八  孟加拉国Itakhola Mura遗址出土的不动佛泥塑像,约7世纪


图九  孟加拉国Jagaddala遗址出土的喜金刚石雕像,约10~11世纪


密宗教义不是从大乘佛教内部生长的,而是来自于印度教的影响。由于异族的入侵,使得佛教与印度教联合起来共同对敌,这些密教本尊正是印度文明与伊斯兰入侵者的对抗中产生的。既然这个世界是由心识产生,因此,战场不是在现实的世界中,而是在人的内心展开,不是外障,更多是内障,不是致力于打造现实的刀剑,而是在心理中锻造更加猛利的武器。密教本尊多头、多臂、多足,动物肢体与人体结合在一起,狂笑的狰狞面容,脚踏因挤压而扭曲变形的敌人,这些都是密法借以表达的内境、心相、意乐和深刻的生命悲剧感,天魔鬼怪非为外境及出世间真实,而是散乱心识支离破碎的影事幻象,源自人类的贪欲烦恼习气。密宗通过般若与方便的结合,使心灵在危脆无常世界前合一,这正是印度文明的最高智慧。在那个国破家亡、生灵涂炭的年代,这是一种抗争,一种救赎,只是现在已经失去了这个语境。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