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惹事的吕洞宾
2019年2月20日 信息来源:谭远辉 目前浏览:677次

──话说国保澧州遇仙楼


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吃撑了无所事事,便在天上飞来飞去,到处惹事,飞到澧州,走在大街中央,阻碍交通,竟然平底拔起一座“遇仙楼”。


澧州遇仙楼的传说最早见于宋代典籍。然而关于太守遇仙的传说据本人所知至少有四种版本,各版本所系年代、地点、事由、人物及题诗大同小异。


版本一:

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卷七十引《澧州图经》曰:

陈辅守澧州日,有道人不避道,辅怒,引问道人。作诗曰:“一个闲身到澧州,却逢太守问因由。家居北斗魁星下,剑挂南山月角头。道我醉时真是醉,知他愁是怎生愁。我要度人人不遇,脚踏青云归去休。”腾空而去,笑曰:“我其为吕洞宾乎?”1

《新唐书·艺文志三》有“陈辅《聿斯四门经》一卷”。2可知唐代有陈辅,吕洞宾也认为是唐代人。《全唐诗》卷八五六:“吕岩,字洞宾,礼部侍郎渭之孙,河中府永乐(一云蒲坂)县人。咸通中举进士,不第。游长安酒肆,遇钟离权得道,不知所往。诗四卷。”3

由是,此传说的年代乃是系于唐代。《澧州图经》为宋人所撰,撰人不详。宋知州霍箎曾于绍熙五年(1194)至庆元六年(1200)间撰《澧阳图志》(参见本书《两宋澧州知州考》),从时间关系来看,《澧州图经》应该就是《澧阳图志》(详后文)。因王象之庆元元年(1195)登进士第,撰《舆地纪胜》时《澧阳图志》早已编就。


版本二:

嘉靖《常德府志》卷十九吕岩《朗州戏笔》:

贾墨遨游到朗州,无端太守问因由。家居北斗星辰下,剑挂南山月角头。朝觐玉皇登宝殿,暮随王母宴琼楼。知君相见不相识,回首白云归去休。4

《全唐诗续补遗》卷十七录此诗,作者简介云:“吕岩诗词,多宋人依托。”5此版本将故事发生地移到了朗州(常德)。与版本一的区别在于故事发生的地点变了,到了朗州,题诗内容不变,文字有差异,太守不知为谁。


版本三:

《全唐诗》卷八五七吕岩《真人行巴陵市太守怒其不避使案吏具其罪真人曰须酒醒耳顷忽失之但留诗曰》:

暂别蓬莱海上游,偶逢太守问根由。身居北斗星杓下,剑挂南宫月角头。道我醉来真个醉,不知愁是怎生愁。相逢何事不相认,却驾白云归去休。6

不云此诗出处。诗题中所谓“巴陵市”应指巴陵郡(即岳阳)的街市。题诗文字又有些差异。


版本四:

这是故事情节最完整的版本,并且由此版本在澧州兴建了一座遇仙楼。此版本的传人便是明代澧州知州余珊。嘉靖《澧州志》卷五载有余珊《遇仙楼记》,全文如下:

澧州有遇仙桥,太守逊遇吕仙之所也,在州治西南隅。相传,宋乾道初年三月二日,有一道士,衲衣环髻,箬笠草履,行乞于市。暮憩于玄妙宫,或卧河洲上,人莫能识。一日,乘醉过此桥,值乔公出,犯前行。乔公怒而执之,将逮以罪。道士曰:“吾醉矣,醉矣,弗能词。”乔公命下狱,诘朝引问道士,亦无言。乃援笔赋诗曰:

暂别蓬莱到澧州,偶逢太守问踪由。家居北斗星杓下,剑挂南宫月角头。道我醉时真个醉,知他愁是怎生愁。世间俗事难分别,身跨白云归去休。

书已,遂乘云升空,冉冉而去。乔公怃然,始知其为吕仙也。余按《列仙传》吕公讳嵓,字洞宾,河东人,唐礼部侍郎渭之孙;两举进士不第,去游匡庐,遇钟离权,授长生诀。多往来于湘、潭、岳、鄂间,辄有题咏。澧违岳才三百里,兹固其熟游也。乔公不知其何许人,亦不详生出本末。考之州:宋乾道初年,是宋孝宗皇帝即位之元年(1165),澧在宋改为州,乔当为州守也。观在桥之东,本唐“天京观”,宋名“天庆”,元改“玄妙”,我皇明因之。洲即今仙眠洲。事之有无不可晓,然已传奇三百余年矣。正德庚戌,7余改守澧州,首新学宫,虑有羡,再葺兹桥。复于其傍,特起层楼,纪诸题咏于上,表彭山之巅以应学宫。先是无有也,桥以遇仙名,而以名楼。盖志其旧,以备传奇者之一说云。8

隆庆《岳州府志·外传》中有“醉乞犯行”,所说亦为宋澧州乔太守遇吕仙事,但题诗却与版本三题诗雷同。9

此传说将故事年代明确系于南宋,而且年、月、日齐全。余珊无疑是想将此传说流传下来,于是便兴建了这座遇仙楼,又修葺了遇仙桥。

两《唐书》中吕渭均有传,但未言及洞宾。渭有四子:温、恭、俭、让,亦均附传于渭,但均未言及洞宾,因而不知其为谁之子。10《岳阳风土记》谓:“让终海州刺史,先生海州出也。会昌中,两举进士及(“及”当为“不”之讹)第。”说吕洞宾是吕渭第四子吕让之子。又有宋岳州知州滕宗谅(子京)遇吕仙之传说。11然而吕洞宾即使唐末试第,则距南宋乾道间已将近三百年。或吕洞宾本系子虚乌有。作为仙传人物,长生不老,倒也无可厚非。余《记》谓:“事之有无不可晓”,显然,余珊应是倾向于无的。

这一传说虽属好事者附会乃至杜撰,但还是有所本的。其中版本一乃是缘自宋代所修澧阳楼。楼钥有《澧阳楼记》曰:

绍熙四年(1193)三月戊寅(十一日),澧州澧阳楼成。于是太守王侯承甫以书属予为记……余以为之太息曰:

今之为郡者或能以廉白自喜,则于营缮之事一切置之,恐以扰民而招谤,不问其事之当为与否也。前后相承,谓非吾责。若此楼之于澧阳,是可已乎?余与侯世有道义之好,又为世姻,侯之兄弟皆承清白之传。侯里居时,恂恂然一长者,而莅官遇事人有难及。莆田剧邑,谈笑办治。兹试彫郡,谓将日不暇给,而能振起固陋,兴五纪之阙典,开一郡之眉目,是可记也……侯于是时勤抚以致其庶,尚俭以益其富,辟庠序以教之,后来者又能继此,将寖复承平之盛而贤能以兴,实自侯发之。侯名正功,四明人,承甫其字也。12

版本一中的所谓太守“陈辅”应该讹自兴修澧阳楼的太守“王承甫”。王承甫名王正功,字承甫。王正功的继任者为霍篪,霍篪在任内纂修《澧阳图志》,而《舆地纪胜》又略晚于《澧阳图志》。霍篪在《澧阳图志》中应该有澧阳楼的记载,并且可能王正功在任澧州知州期间或修建澧阳楼期间发生过一件类似的事件,又经过民间口口相传并加工润色,以致具有了传奇色彩。霍篪将此传说记录并编入《澧阳图志》。而《舆地纪胜》在传抄的过程中又将“承甫”讹作“陈辅”。此传说一出,改编者便趋之若鹜,其演绎、附会歧出,至其后又衍生出三个版本。此传说最初发生于澧州,经过几番周折,最后又回到了澧州。

同治《直隶澧州志·景物》中有:“遇仙楼,东南隅城上。宋乾道中太守乔逊遇吕仙构此。雍正十二年修。”13这是到清代晚期澧州城内仅存的一座楼阁,这座楼阁现在依然矗立于澧县城内,由于楼平面呈八边形,故俗称“八方楼”,为三层木构建筑。八方楼就是遇仙楼,但遇仙楼却不是澧阳楼,澧阳楼在明以前已经圮毁。遇仙楼则是明中叶余珊任知州时(1520~1522)兴建,距今已有将近500年历史。又有好事者将其名为“澧浦楼”或“奎星阁”,皆谬。

吕洞宾惹事不怕大,偏偏还成就了一处国保。2013年,澧州遇仙楼已与澧州城墙打包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澧州遇仙楼


注释:

1.(宋)王象之著:《舆地纪胜》卷七十,《续修四库全书》第584册第59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

2.(宋)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卷五十九第1548页,中华书局,1975年。

3.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第十二册第9738页,中华书局,1999年。

4.(明·嘉靖)陈洪谟、王俨等纂修:《常德府志》卷十九第60页,《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上海古籍书店,1964年影印。

5.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续补遗》卷十七第10803页,中华书局,1999年。

6.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第十二册第9752页,中华书局,1999年。

7.应为“正德庚辰”(正德十五年,1520),乃传抄致误。余珊于正德十五年(1520)至嘉靖元年(1522)任澧州知州。详《明代澧州知府、知州考》。

8.(明·嘉靖)水之文、李槃等纂修:《澧州志》卷五第193页,湖南人民出版社,2016年。

9.(明·隆庆)钟崇文等纂修:《岳州府志》卷十七第59页,《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上海古籍书店,1963年。

10.(后晋)刘昫等撰:《旧唐书》卷一三七第3768页,中华书局,1975年;(宋)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卷一六〇第4966页,中华书局,1975年。

11.(宋)范致明撰:《岳阳风土记》第8页,(台湾)成文出版社,1976年影印。

12.曾枣庄、刘琳主编:《全宋文》第264册第366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6年。

13.(清·同治)何玉棻、魏式曾、黄维瓒等纂修:《直隶澧州志》卷四第191页,岳麓书社,2010年。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