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习 走在前”全民阅读活动优秀读后感】思无邪
2018年12月26日 信息来源:杨先云 目前浏览:675次

——《诗经》读后感


编者按:我所于今年九月举行“大学习 走在前”全民阅读暨优秀读后感评选活动,全体职工踊跃参与,积极投稿。活动最终评选出一批优秀读后感,现将获奖读后感予以刊发。


在当代如此快节奏的社会,物欲横流,快餐文化大行其道,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尤其是古书典籍。传统经典著作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的瑰宝,影响深远,在数千年的时间长河中存留下来,没有被战争所吞噬,没有被历史所遗忘,如今,它们却被束之高阁,长久地封存起来,远离我们的世界,可悲、可叹。

《诗经》就是其中最璀璨瑰宝之一,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编成于春秋时代,共三百零五篇。我第一次接触《诗经》是在中学课本中,是《国风·周南·关雎》,位列“诗三百”之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脍炙人口的诗句,年少懵懂时,初见《诗经》,是夹杂着应试的无奈,自己混沌无知,只是感慨其美丽的诗句,并不能领略其中的精髓,更不能领会孔子曾告诫后人“不学《诗》,无以言”的深意。年岁渐长,再次拿起《诗经》细读,方知年少是多么浅显。诗歌形式以四言为主,运用赋、比、兴的手法,篇章优美,描写生动,语言朴素优美,声音自然和谐,感情真挚,富有艺术感染力,最大限度引起共鸣。或铿锵,或含蓄,或讽刺,或幽怨,或雄健,或肃穆,寥寥数语,便引人畅想,令人深省,不禁感叹中国文化的魅力。这些诗句不仅仅只是优美的辞藻,更是千年前古人的情怀,细细品读,回味无穷,让我能穿越千年而感知古人的爱恨情愁、国家情怀。《诗经》是千古绝唱,唱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我常常流连往返于些让人陶醉的诗句中,有对家人的思念,对爱情的渴望,对战争的无可奈何,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贵族压迫的反抗,深切感受到每一首词带给我的哀转与凄切,观赏着一幅幅呈现在我眼前的画面。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国风·秦风·无衣》) 诗中熊熊燃烧的激情,舍生忘死的爱国主义,慷慨激昂的英雄主义,战士们同仇敌忾,齐心协力。唯有如此气魄,秦国才能荡平六国,一统天下。我国在近代屡遭侵略,也是千千万万的人们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信念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终迎来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国风·邶风·击鼓》)原是写士卒征战之悲,战士间的互相勉励、同生共死的情谊,而后在不断流传中,变成了对爱情最真挚的承诺,人人向往之。《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悲伤,莫知我哀!”战士感念战争之苦,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迷茫、无助令人悲叹。“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国风·王风·黍离》),《黍离》创作背景是在周王朝走向衰微,该诗书写了古人在周王室迁都洛阳时难舍家园之情,有不忍,有凄凉,无限的悲痛和惆怅溢于言表。“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小雅·小旻》),表达了作者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忧虑的爱国感情,告诫统治者居安思危。当今社会亦是如此,当时刻反躬自省,克己奉公,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忧患意识,不然覆灭之祸,已积薪待燃。“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国风·魏风·硕鼠》),运用比拟手法把压榨人民的统治者比作大老鼠,将剥削阶级贪婪、残忍、寄生的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揭露了剥削阶级的贪得无厌丑恶面目,强烈地抒发了被剥削者痛恨他们的仇视情绪。千百年来,我们的前辈在一代代反抗压迫和剥削,寻求自由、平等的幸福生活和美好社会,为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不断地抗争,抛头颅撒热血,“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即是对充满欢乐,没有剥削压迫的人间乐土的社会理想,在高度文明的二十一世纪,仍有人不劳而获,以权谋私,巧取豪夺,贪得无厌,劳动者依然在社会的底层,受到剥削,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还要灭掉当代贪得无厌的“硕鼠”。



《诗经》大量对追求爱情的经典诗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大量追求个体情感和男女情爱的诗句,非常生动。尤其是女性大胆率直的追求,其内涵是对自己生命要求的尊重,是在追求生命的完整。“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国风·卫风·木瓜》),表达了情意的无价。“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周南·桃夭》)蕴藏着人们对出嫁女子的美好祝愿。“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国风·卫风·硕人》)对女子容貌最生动的描绘。《召南·摽有梅》:“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兮兮。摽有梅,顷筺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诗句反映女子盼望早日出嫁,蕴含了女子对于男性的依附状况。在婚姻问题上,社会对女子的期望更为迫切,女子对婚姻大事的反应也更加敏感。而大量的弃妇诗表达了弃妇哀伤之情,发泄自己的哀怨不满,指责丈夫负心,感叹自己命运不济,男儿多凉薄,如《国风·卫风·氓》:“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由于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角色,女子在恋爱婚姻中完全不同于男子的处境,男性支配和主导女性命运,诗句也常强调女性的容貌和年龄,这就是对于女性生命的价值错误导向。两性的不平等,是人类根深蒂固的矛盾,作者对整个社会提出了控诉,这体现了女性的自我意识,这也是上古时代母系氏族社会遗留下来,可惜在之后受到传统礼学尤其是宋明理学的压迫,男权社会的霸道统治,中国女性一直处于被男性支配的命运。这种状态一直到清末民国才发生了改变,由以秋瑾为代表的新女性一改女性的隐忍,自哀自怜的女性形象,打破封建礼教的束缚,提出男女平等,女性解放,反对包办婚姻。在秋瑾、唐群英、江竹筠、赵一曼、蔡畅等等新女性抗争和国家的努力下,我才得以走出闭塞落后的山区,接受高等教育,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走出家庭,走向社会。中国旧婚姻制度的破除等一系列女性解放运动,让我们能够追求纯真的爱情和平等的婚姻,拥有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意志。即便在当今社会,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存在,仍需我们再接再厉,不断觉醒,真正做到自由平等。

我最喜还是《诗经》中的田园诗,“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国风·魏风·十亩之间》),描写采桑女呼伴同归的劳动场景,轻松愉悦,也让我想起儿时岁月,我长于山野之间,常随父母长辈在田野间劳作,插秧割稻,采桑拾果,打场捕鱼,正所谓“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我常与伙伴在青山绿水间穿梭,在稻田里摸鱼捉虾,在山间小溪嬉戏玩乐,吃不完的瓜果,还有只撒欢的大黄狗,摇头摆尾,虽贫困辛劳,却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乐趣多多。小时候,家家户户、男男女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虽忙碌辛苦,却热火朝天地,田间地头嬉笑声不断,不亦乐乎,与诗经时代铁犁牛耕的农业生活相差无几。“采采卷耳,不盈倾筺。嗟我怀人,置彼周行。”(《周南·卷耳》)总是让我想起走在山野小路上裤腿总是会粘上不少苍耳,即便在工作后在单位基地周边散步常常粘上些苍耳,这也是收获满满。“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啜啜。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召南·虫草》)现今我也常与二三好友采厥,只为蕨菜美味而来,非君子也。我生于农村,长于农村,自是能体会诗经所描述的田野农作的辛劳与收获的喜悦,至今也是很羡慕“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生活,别有一番悠然恬静。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昔日无忧懵懂的女孩成年后却诸事烦忧,感念岁月匆匆,自己却一事无成,心中不免百味杂成,苦涩的复杂情绪难以排解,而《诗经》了慰我心,洗涤心灵,重新环抱那淳朴真挚的情感和生趣盎然的生活。惟愿“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小雅·甫田之什》),思无邪,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图片皆转引自网络)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