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而道远,披荆且斩棘
2018年7月12日 信息来源:文:蔡孟芳 图:杨盯 目前浏览:449次

——全国考古遗址保护与利用论坛会议纪要


2018年6月28日-7月1日,由中国考古学会文化遗产保护专业委员会、湖南省文物局、湖南省考古学会主办,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共澧县县委、澧县人民政府承办,澧县文物局、澧县城头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处协办的“全国考古遗址保护与利用论坛·城头山2018”在湖南澧县隆重召开。

会议期间,11位专家分别为我们带来了11场精彩的专题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涵盖大遗址保护与展示利用、考古发掘现场出土文物保护、考古遗址公园的实践与思考、遗址本体保护展示、考古遗址展示体系的规划、土遗址类遗产的特点研究和考古遗产保护设计单位的统计分析等方面。

29日上午的专题报告由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周必素主持。


周必素主持

图一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周必素主持专题报告


1.刘斌:良渚遗址保护与展示利用最新进展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结合丰富的材料向参会代表阐述了关于良渚遗址保护与展示利用的最近进展。良渚遗址于1936年发现,1996年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成立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2008年建立良渚博物院,2009年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成立,2010年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正式确定2019年良渚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目标。良渚遗址考古与利用工作经历了从单一的遗址到遗址群与聚落的认识,再到正确把握并完整认识大遗址所在地理单元的过程。

在这个从点到面的过程中,研究者们跟随材料,不断探索追寻学术问题,正确把握遗址边界,积极关注文化堆积以外的空白区。在已有材料的基础上,与时俱进利用科学技术手段,建立大遗址考古的记录系统。在田野考古工作中透物见人,从古城布局、选址、材料来源、道路交通体系、环境变迁、生产生活各个方面进行综合探索与研究。自 2006年以来,对古城6.3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和水利系统范围的100平方公里的外围区,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在100平方公里范围已发现遗址230多处。为了扩大视野,工作人员还开展了1000平方公里范围的区域系统调查工作。考古发现能促进文物保护,良渚古城发现使良渚遗址的重要性与知名度有了很大提高,当地政府也加强了保护力度。因此大遗址考古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只有在遗址性状充分认识、遗址价值充分体现、遗产保护纳入法制系统后,遗址才能得到更有效的保护。


刘斌

图二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做专题报告


2.李文欢: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现场出土文物保护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李文欢做了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现场的出土文物保护的专题报告。海昏侯墓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列侯等级墓葬,其考古发掘现场出土文物保护较为重要,报告人以图片形式简要介绍了文保团队及文物保护工作用房。在海昏侯墓边发掘边展出的情况下,现场工作人员积极进行出土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和分析检测研究。

在墓壁和棺木保护方面,使用了充氮保护技术、低氧气调链技术、X光成像技术。在出土竹木漆器保护修复方面,工作过程主要包括现场提取、室内清理、清洗、信息提、脱水保护,其中对糟朽竹简提前加固,对干缩竹简进行润涨试验。在出土金属器保护修复方面,工作过程主要包括现场应急保护、取样分析、X光探伤、清洁、除锈、整形、固接、补配及随色(做旧)。在出土玉器的保护修复方面,工作内容主要包括表面附着物的信息提取、取样分析、红外相机拍摄并提取信息、修复。在出土金器的保护修复工作方面,由于出土金器基本保存较好,目前已完成全部出土478件金器的前期保护工作并达到了展陈要求。截止至目前,除竹简、木牍和陶瓷器,海昏侯墓提取漆器、铜器、玉器和金器共6978件,其中已修复1159件。在出土文物分析检测研究方面,做了出土漆器内残留物残留分析、出土古墨分析、出土五铢钱研究等工作。下一步工作需加大力度,计划完善出土器物资料,启动竹简清洗工作,继续竹木漆器脱水工作,继续开展青铜器保护修复工作,对出土文物进行科技检测分析。


李文欢

图三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李文欢做专题报告


3.滕磊:考古遗址公园的实践与思考

北京国文信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滕磊在回顾大遗址保护与考古遗址公园理论与实践的基础上,根据考古遗址公园创建运营的评估,提出了存在的问题,并结合我国国家公园的建设总体方案,对遗址公园的未来进行了思考。

考古遗址公园是大遗址保护的重要方式之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极其重要。在我国1961年公布的第一批180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大遗址即占了50余处;在全部766722处不可移动文物和4296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约有四分之一为古遗址。我国的大遗址保护经历了从单纯的保护模式,与城市化进程矛盾重重、与普惠民生毫不相干,到依托保护、合理利用的考古遗址公园模式,与城市化进程不断融合、惠及民生。截至目前,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挂牌20省,共36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创建运营以来,对古遗址、古墓葬的利用方面进行了积极有益的探索,并在开放和服务方面体现了显著的公益性特征。但是同时出现了遗址研究科学性和系统性不足;遗址保护违背真实性和完整性;遗址环境失去原真性;运营管理缺乏正规性和法制化等问题。滕磊认为,公园创建运营应以考古研究为基石、以遗址总规为方向、以公园规划为纲要、以可研计划为依据、以管理机构为关键、以部门协作为保障;此外,评估(影响评估、效益评估等)应贯穿始终。文物保护工作者应积极探索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的公园体制,以真正惠及民生,这是考古遗址保护与利用的重要目的。


滕磊

图四  北京国文信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滕磊做专题报告


4.张涛:城头山遗址城墙剖面科技保护试验与实验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总工程师张涛做了城头山遗址城墙剖面科技保护试验与实验的报告。1991-2001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城头山遗址共发掘6064平方米,其中西南城墙剖面总长38米,四次筑城的地层清晰可见。城头山遗址的城墙保护工作经历了从简陋的临时性保护棚到简易的钢架结构保护展示馆再到永久性钢架结构展示馆的过程。综合现场考察结果,城墙剖面的主要病害因素包括掏蚀、坍塌、裂隙、管涌、土层粉化和酥碱、雨水滴溅和冲沟、土层失色、积水渗水、苔藓生长、霉菌滋生、昆虫破坏。针对其产生原因和处理难度,进行了包括土层显色试验、土壤渗透试验、白霉去除试验、土层固化试验、管涌处理试验和植草保湿试验在内的前期试验,在各项实验数据的基础上,完成《湖南省澧县城头山遗址1号馆本体保护工程施工设计图》,并根据图纸完成潮湿环境下的城头山城墙剖面科技保护试验与实施工程。

本次保护试验与实施项目提出了有别于西北干燥地区土遗址保护的新思路,即“保留潮湿环境状态保护土遗址”,认识到:考古发掘的遗迹必须采取物理和化学相结合的办法进行保护;土壤物理、化学成分的检测、分析,是必须获取的第一手资料;防渗需要根据情况进行;土壤颗粒间的相互粘结是耦合作用,需根据现状,解决土层粉化;补水需避免土壤颗粒遭受冲击;保护过程中主要需要解决“度”的问题;日常维护是重中之重;遗址保护棚的设计应防雨、通风。本项目的实施是中国南方潮湿环境下土遗址保护的一个成功范例,在世界上很少发现同类遗址保护成功的案例,本项目的理念和思路必将对潮湿环境下土遗址的保护提供一定的借鉴。


张涛

图五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总工程师张涛做专题报告


5.覃晶晶:澧县史前遗址保护实践与探索

澧县文物局局长覃晶晶以城头山、彭头山、八十垱遗址保护为例阐述了澧县史前遗址保护工作的实践与探索。澧县史前遗址共258处,集中分布于澧阳平原,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遗址有9处,这批遗址保存状态完好,考古学文化编年及谱系结构清楚且自成序列,具有连续性和稳定性的特点。上世纪九十年代,湖南省文物局提出澧阳平原史前遗址群保护工作概念,1997年来,澧县陆续启动了城头山、彭头山、八十垱等遗址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2017年常德市首部实体性政府规章《城头山保护办法》出台。城头山遗址保护工作自2002年启动,目前累计投入资金近10亿元。彭头山遗址保护工作自2012年启动,目前累计投入资金2000万元。八十垱遗址保护工作自2010年启动,目前累计投入资金2000万元。这些资金主要用于遗址核心区及周边征地拆迁、环境整治、文物展陈、设施建设等。

一方面,实施文保工程丰富了当地居民的文化生活,开辟了当地学校的第二课堂,方便了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提高了当地民众的文物保护意识。另一方面,文物保护工作需遵循因地制宜、量力而行、分类实施的原则;需坚持民生为本的原则;需坚持尊重群众诉求,实现共建共享的原则;需坚持与促进地方文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的原则;需坚持开拓创新的原则。澧县史前遗址保护涉及范围广,如何保护和利用这一庞大的遗址群,需要不断开拓创新,探索前行。如何整合资源、合理规划、以点带面、相互补充、统筹推进应该是未来澧县史前遗址保护工作思考和实践的重点。


覃晶晶

图六  澧县文物局局长覃晶晶做专题报告


29日下午的专题报告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主持。


刘斌主持

图七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主持专题报告


6.郭伟民:谁的遗址?湖南大遗址保护利用的思考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对湖南大遗址保护利用作了精彩发言。截止到目前,湖南大遗址项目包括6项10处,为里耶古城遗址、铜官窑遗址、城头山遗址(含八十垱遗址、彭头山遗址、虎爪山遗址、汤家岗遗址)、老司城遗址、炭河里遗址、汉代长沙王陵墓群。其中部分遗址的阶段性考古工作取得重要成果,资料整理工作完成并出版专题报告,文物保护规划已经由湖南省人民政府颁布,部分正式启动了大遗址保护利用工作。

郭伟民研究员认为,湖南大遗址考古工作,需要做好顶层设计、科学编制大遗址考古工作计划;积极主导、创新性开展大遗址考古工作,明确目的与思路,创新考古调查和考古发掘的理念与方法,把精细化多学科的数字考古融入传统田野考古中,并根据考古调查、发掘的结果及时修编保护规划;积极稳妥做好大遗址考古中的文物保护工作;强化资料管理与综合研究;从文化建设的高度开展公众考古与文化传播工作。他以老司城遗址遗迹的现场保护为例,阐述了湖南大遗址保护与利用工作在考古遗址现场保护方面的成果,但考古工作的可持续性、保护工作的持续性、展示与阐释急需创新性需求和运营与共享缺乏专业性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文化遗产是全民的遗产,如何通过考古遗址的保护与利用使专家学者、地方政府、行业系统、当地居民清楚认识到角色担当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文化遗产应由全民来承担责任与义务,也应由全民来享受其效益。考古遗址保护与利用应用多元化的方式走融合创新之路,使文化遗产开放,与全民共享。


郭伟民

图八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做专题报告


7. 梁宏刚:宁家坡新石器遗址出土陶窑加固保护性搬迁与修复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梁宏刚做了宁家坡新石器遗址出土陶窑加固保护性搬迁与修复的报告。1997年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发掘的宁家坡遗址中发现两座沿冲沟沟壁并列建造的庙底沟二期竖穴陶窑,是迄今为止全国发现的保存最完好的史前时期陶窑遗存,因此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决定搬迁这座陶窑。

通过前期筛选和现场实验论证,技术人员最终决定采用高分子材料对陶窑进行渗透加固,石膏浆稳固增强后用手工钢锯分块切割,最后采用“石膏浆填充套箱法”装箱保护搬迁的方案。陶窑加固保护性搬迁所用材料是WB-1型改性环氧树脂,切割搬迁是利用鱼头锯进行。每一层每一切割块经过石膏加固后的外立面上,用记号笔进行标记,同时记录每一标记点与相邻切割块标记点的距离。当陶窑切割搬迁至火道层面和火膛底部层面时,在每一层每一切割块表面,用地质罗盘进行2点以上的水平定位。技术人员加固修复陶窑时,按照切割搬迁的测绘记录图,采取自下而上、从左向右的拼装修复过程。窑体的修复采取内侧连接处缝隙用石膏色泥封补、外侧建筑用砖围裹的方法进行,然后调制石膏浆浇注加固固结整个窑体。最后,对陶窑文物位于沟壁一侧和顶部的外表面,使用与沟壁相同组成的粘土进行表面处理。

宁家坡新石器时代陶窑的加固保护性搬迁、修复与保护展示,开创了结构型大型土质文物异地搬迁修复的先例,为今后类似的工程实践提供了可参考的实例,也为相关领域学者专家能够进一步深入研究庙底沟文化时期陶窑的形制、功能以及陶器烧制技术等相关问题,展示我国古代先民的生活生产的场所场景,保留了珍贵的实物载体资料。


梁宏刚

图九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梁宏刚做专题报告


8. 吴春:丹凤门遗址本体保护展示的探索

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文物局局长吴春就丹凤门遗址本体保护展示做了精彩发言。大明宫遗址作为我国大遗址保护的重要项目之一,是唐长安城内保存最为完整的宫殿遗址,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自2008年启动建设,2010年10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同年成为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而丹凤门遗址保护展示工程是遗址公园第一个施工的大规模单体项目。

在丹凤门本体保护展示工程实施之前,对其采取了临时保护措施,有效地保护了遗址,但由于开园的原因快速移除临保措施,使得遗址短时间内出现了干燥裂缝等现象,随后开启的展陈环境下对丹凤门遗址本体温湿度和病虫害的持续检测工作则进一步发现有裂缝、表面酥碱、苔藓霉菌、水浸、剥落崩塌等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在遗址本体保存状况现场勘察的基础上,结合考古发掘成果,达成了以考古成果为依据的物理性包砌展示形式。修改后的丹凤门遗址本体保护方案对城门墩台和门道隔墙保护展示、城墙和马道保护展示做了相关调整。丹凤门遗址的整个保护展示工程过程中解决了如何选择门道隔墙整体性加固及展示方式、如何展示遗址的完整性、如何体现保护展示中的考古依据、如何解决保护性建筑自身存在的缺陷等问题。遗址保护工程是动态的、持续的,大遗址的保护应坚持每天巡查并做好记录,应加强所处环境控制,应坚持长期的综合监测和数据对比研究。保护方式一定要以考古研究成果为依据,结合展示,最终形成相对科学严谨兼具可逆的方式。


吴春

图十  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文物局吴春做专题报告


9. 杨琳琳:考古遗址的阐释与展示利用体系规划研究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杨琳琳以嬴城遗址为例做了考古遗址的阐释与展示利用体系规划探究的报告。嬴城遗址是中国汉代典型的以冶铁业为主的城邑遗址,对于研究中国早期文明历史、聚落演变史、城邑发展史、山东地方历史、秦汉至南北朝时期郡县制度、鲁中地区及中国冶金工艺具有重要价值。嬴城遗址的阐释与展示体系规划坚持遗址本体安全性、真实性、完整性的原则,坚持以社会效益为主,从“嬴有铁官”的主题出发,通过植被标识性展示、原貌展示、复原展示、场馆展示、宣传教育展示、标识展示等方式,对城址、墓葬、冶炼遗址进行展示,并设立预留展示区、博物馆及游客管理服务区和其它相关联展示。

考古遗址的阐释与展示利用体系规划受到考古研究条件、价值阐述归纳、现状条件分析和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以及政府和公众要求等因素影响,规划前期工作一定要全面到位且深入,要重视考古研究工作,为考古遗址的价值阐释和保护利用奠定基础。考古研究工作基础薄弱的考古遗址应注重对已明确的遗存进行展示,并将遗址周围的人文资源和自然资源纳入展示功能,还应注重公众考古,最大限度的解决政府、考古学家和公众间的分歧,最终实现考古遗址的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嬴城遗址展示利用体系规划立足现有的考古研究成果和现状分析,弥补体系缺陷,调整补充规划内容,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和科学性,也符合国家的相关要求,是对考古基础较为薄弱和展示利用条件较差的考古遗址进行阐释与展示体系规划的较好实践。


杨琳琳

图十一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杨琳琳做专题报告


10.李说:土遗址类遗产的特点刍议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李说通过土遗址的整体特点分析、土遗址的四种形象及相关特征,进一步阐述了土遗址的遗产与考古工作内容。土遗址指以土为主要载体的人类活动残迹、场所及其内部的包含物。广义的土遗址应包括以土为载体的古墓葬,由于古墓葬具有功能和象征意义上的特殊性,发言中暂未将其纳入讨论。

土遗址的整体特点包括形成过程的偶然性、价值载体的多样性、价值认知的推理性、内容美的绝对性。土遗址经历地下埋藏阶段后最终形成的形象,其遗址价值是推断形成,价值载体不明确,以地表景观展示为特征;土遗址经过勘探、发掘后形成的形象,其遗址完整性受损,存在价值推断区,以现场展示或复原展示为主;土遗址发掘后通过分析研究形成的形象,与实物遗存有相对独立性,构建的形象具有选择性和层次性;土遗址上根据考古研究成果构建的形象,其具有直观性和主观性。

考古活动是现阶段塑造遗址面貌的主要力量,考古工作的目标、方法对遗址有巨大影响。考古工作在遗址的形式美(非完全发掘)、内容美(遗址研究)、审美主体的鉴赏水平(公众考古)等已体现其重要作用。随着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持续开展,“大遗址”概念的提升,传统的考古学界也积极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来。遗产阶段的考古学方法的创新与普及,要从思维方式的转变入手,在考古学中融入文化遗产保护理念,将考古学研究思路和研究成果与文化遗产的价值认知、价值表达桥接起来。


李说

图十二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李说做专题报告


11.刘颂华:对我国考古遗产保护甲级设计单位的统计分析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刘颂华就我国考古遗产保护甲级设计单位的统计分析做了发言。报告人从考古遗产保护甲级设计单位数量及比例、考古团体领队单位的参与度、地域分布、所有制、注册资金分析、事业性质设计单位的行业背景分析、企业性质设计单位的所有制背景分析、文物行业其他单位的专业背景分析等角度出发对我国考古遗产保护甲级设计单位做了统计分析。

2002年版《文物法》第21条首次明确:文物保护单位的修缮、迁移、重建,由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承担。2017最新版文物法中第21条规定仍保留原有规定,配套规定还包括2003年文化部的《文物保护工程管理办法》文物保护工程的实施对象,是指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和其他具有文物价值的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壁画六类,而报告中所指的考古遗产仅古遗址和古墓葬,共1411处。我国七批国保共4292处,考古遗产占其中33%。从2004年至今,我国集中公布了六批共108家甲级资质单位,其中能开展考古遗产保护工作的单位共79家,其中14家单位有考古团体领队资质。在这79家考古遗产保护甲级设计单位中,以事业单位和企业性质为主,另有2家民办非企业。事业性质设计单位共34家,考古所背景15家,文物行政管理机构背景14家,即文物行业背景占79家考古遗产保护甲级设计单位的37%。企业性质设计单位共43家。除29家文物行业背景单位,其它50家单位的专业背景与建设行业高度相关。


刘颂华

图十三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刘颂华做专题报告


本次学术论坛会议为专家们互相交流考古遗址保护和利用工作提供了平台,对促进考古学与科技保护深度融合,探讨考古学在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方面的地位与作用,研究新时代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面临的形势与任务具有重要意义。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