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阴青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收获
2009年12月31日 信息来源: 目前浏览:7041次

  青山遗址又名木鱼包,位于湘阴县西北部的青潭乡上山村九龙组。遗址周围自北而南分别被荷叶湖、梅子湖、横岭湖环绕,东与屈原农场隔江(湘江)相望,直线距离不足6公里,东南距湘阴县城约20公里,西北距茶盘洲农场约13公里。遗址略呈不规则半圆形,现存面积约3万平方米,海拔约25米,地理坐标为北纬28º51′31.84″,东经112º50′47.24″。由于遗址已遭严重破坏,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市、县两级文物部门对其进行了首次抢救性发掘。

 图一:青山遗址发掘全景 

  本次发掘,我们选在遗址东部边缘区域,共布方16个,实际发掘面积355平方米,发现了大量遗迹及遗物。遗迹包括灰坑、墓葬、房址、黄土台及栅围(墙)等。灰坑70处,分布密集,遗物丰富,且多有打破关系,表明人们曾长期在此生活过。形状多为圆形或椭圆形,也有部分方形坑,前者一般为圜底,后者常为平底或双平底,部分灰坑可能具有储藏功能。墓葬4座,形状仅见长随圆和长方形两种,随葬一般生活器皿,个别墓葬发现有朽碎骨渣。房址修筑在人工堆筑的黄土台上,成排分布,其中一间被完整揭露出来,但破坏严重,残存基槽及少量柱洞,长方形,面积近50平方米,地面有少量红烧土及生活用器。黄土台范围尚不清楚,但在其北侧发现一段长约13米的围绕黄土台的栅墙,应是黄土台上建筑物的附属设施。

图二:出土兽面纹鼎足

图四:玉饰件

  本次发掘出土的遗物十分丰富,质地包括陶、石、玉、骨等。陶器主要以夹砂和夹炭红褐陶为主,其次为泥质灰陶和黑陶,泥质白陶、白衣陶、橙黄陶及夹炭红衣陶也有一定比例。纹饰发达,常见细绳纹、刻划纹、戳印纹、连珠纹、篦点纹、镂孔等,另有少量乳钉纹、泥突等,素面陶较少。器类丰富,常见鼎、釜、罐(少量圈足罐)、盘、豆、盆、盖、杯等,另有少量筒形器、双耳或带鋬器、纺轮、陶球、陶饼及泥塑动物等。器物造型以折肩、折腹为特征,以三足、圈足为重,次为圜底和平底。各式鼎足、白陶、白衣陶以及繁缛的刻划、戳印纹成为该遗址最为亮丽的景观。石器较为发达,但制作工艺粗糙。器类以窄、厚型石斧为多,次为宽扁薄型石锛,另有少量穿孔石铲、石凿、石饼及砺石等。玉器发现3件,均为佩戴饰件,应是受长江下游文化因素影响所致。遗址出土的动物骨胳较少,且保存较差,可辨种类有鹿角等。根据陶器特征分析,初步推断该遗址相对年代大约在大溪文化中、晚期。

  遗址文化内涵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文化面貌新颖、独特,表明环洞庭湖地区是一个独立的考古学文化区域,该区域自大塘文化以来即独立存在,青山文化遗存可确认为该区域考古学文化的典型代表。二是文化因素复杂。既有堆子岭文化浓厚的本地文化因素,又有来自西北部大溪文化的强烈影响,同时还有来自东北部长江下游及汉东地区的文化因素。这种多文化因素共存现象,真实地反映了长江中、下游地区史前文化在此相互争逐、融合的历史过程。最终结果是来自东北方势力胜出,并完成了对环洞庭湖区土著文化的改造和统一,进而把其影响延伸至澧阳平原腹地,并可能对岭南环珠江口地区施加影响。

图四:遗址远景

  另外,青山遗址海拔只有25米,在洞庭湖地区现已发掘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海拔是最低的,这给我们研究洞庭湖湿地环境下的史前聚落提供了两点启发。一是史前时期洞庭湖平原可能有着比现今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遗址数量理应比现在发现的要多,只是由于洞庭湖的不断沉降、淤积,因而大批遗址被淹埋而难以发现。二是低海拔湿地环境下的史前聚落可能有其独特的形态特征、定居过程及生业模式。毫无疑问,青山遗址为该类聚落提供了研究实例。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