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九大·湖南考古工作巡礼(六)
2017年10月9日 信息来源: 目前浏览:80次

 

25、湘江流域古瓷窑址调查

湖南古陶瓷资源十分丰富,为了解湖南地区古代陶瓷产业的基本情况,我所组织开展了湘江流域古瓷窑址的课题调查。2009~2013年完成了湘江中游窑址的调查工作,2014年完成了湘江上游(包括桂北境内)和湘江下游主要窑址的调查勘探工作。发现汉唐至宋元时期窑址149处,基本理清了湖南地区陶瓷产业的发展历程与陶瓷手工业布局的基本情况。

 

图一一三  湘江中游归阳唐家窑全景

 

图一一四  调查人员在洋沙湖、于家咀一带发现多处晋、唐时期的古窑址

 

图一一五  调查发现的龙窑断面

 

图一一六  青竹寺窑采集的青瓷标本

 

图一一七  调查采集的彩绘碗与束口盏

 

通过调查,初步探明了湘江流域从汉唐到宋元时期制瓷窑址的主要工艺类型、中心窑场的转移与发展概况,明确了洋沙湖窑群-湘阴窑(岳州窑)-长沙窑-衡州窑这一脉相承、自成体系的湘江流域青瓷生产传统,确定了洋沙湖窑址群在汉晋时期湘江流域青瓷生产的中心地位与衡州窑在五代北宋时期湘江流域的制瓷中心地位,同时也确认了宋元时期湘江流域青瓷传统衰退后,北方与江西地区制瓷技术对湘江流域陶瓷业的影响。

 

26、衡东洋塘山窑址群与墓地

为配合衡阳大浦通用机场的建设,2017年2~8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机场红线范围内的洋塘山窑址群与墓地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共发掘面积5100平方米,发现古窑址22座,墓葬53座,取得了重要收获。

 

图一一八  洋塘山东汉至宋代窑址

 

洋塘山窑址群共清理窑址22座,类型多样,包括马蹄形窑、长斜坡龙窑以及平底小龙窑。马蹄形窑位于墓葬区,是东汉中晚期烧制墓砖的窑址,由窑前工作面、火膛、窑床、烟囱构成,大小不等,最大的Y15长5.6米(不包括窑前工作面的长度),它的发现解决了洋塘山墓群墓砖的来源,从窑业技术的角度印证了中原汉文化对南方的影响。长斜坡龙窑又可分为东汉至两晋时期的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以及宋元之际的青瓷窑址。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均由火膛、窑床、排烟室构成,长度在11米~12米之间,它的发现解决了洋塘山及周边地区东汉至三国时期墓群的随葬品来源,构建了湘江中游从印纹硬陶发展到成熟青瓷的演变序列,更为湘江流域青瓷的起源提供了新线索。平底小龙窑由火门、窑床、烟囱构成,长度在4~7米不等,窑炉为半地穴式,一侧有五六个出灰孔,这类龙窑目前见于江西吴城商代遗址以及河南禹州神垕镇宋代钧窑遗址,洋塘山平底小龙窑的发现填补了唐宋时期此类龙窑在南方分布的空白。

 

图一一九  宋元时期的青瓷龙窑

 

图一二〇  长方形砖室墓

 

图一二一  窄长方形土坑墓

 

图一二二  M12出土陶器组合

 

27、长沙铜官窑遗址

为配合长沙铜官窑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2010~2017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长沙铜官窑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勘探和发掘。

 

图一二三  长沙铜官窑遗址全景照

 

2010~2011年,首先对长沙铜官窑遗址进行了全面考古调查、勘探,确认了76处窑址,证实石渚湖南面存在窑址区,框定了唐代石渚湖的大致范围,明确了以石渚湖为中心的各功能区的分布格局,并探明了长沙铜官窑遗址的原始地貌、生产规模和功能布局,为重新划定墓葬区、生活区和市场交易区的范围、复原展示瓷业生产和销售链条、重构长沙铜官窑遗址瓷业聚落形态和人文景观,提供了重要的学术支持。在此基础上,对谭家坡1号龙窑、陈家坪遗址和石渚坪广场一带进行了考古发掘。谭家坡1号龙窑清理揭露出一批与该窑址制瓷工艺流程有关的遗迹遗存,获取了品种丰富、类型全面的文物标本,对谭家坡1号龙窑的产品特征、制瓷工艺、装烧方法和文化内涵等有了全面深入的认识;陈家坪遗址主要是清理了几座保存较好的龙窑,发现了一处可能与窑神信仰有关的唐代大型建筑基址;石渚坪广场发现了三组房屋建筑遗存、大量陶瓷器及残片、较多的铜钱,表明该区域是人口密集的活动区,应是石渚湖北岸与窑炉生产区之间的货物集散地。

 

图一二四  长沙铜官窑陈家坪遗址发掘现场

 

图一二五  陈家坪遗址区大型建筑基址

 

图一二六  铜官窑遗址发掘的Y40

 

图一二七  铜官窑遗址出土的大量釉下彩绘水草纹碟

 

2015年,又对长沙铜官窑遗址年丰垸区域进行了发掘。发掘清理灰坑40处、灰沟1条、柱洞141个、瓷器堆积9处、作坊1个。遗存以唐、五代长沙铜官窑遗址窑业遗存为主,另有少量商周和汉晋时期的遗物。发掘成果表明,该区域并不是功能单纯的生活区,其北部临近窑炉烧制区的部分还承担了制瓷作坊的功能,所获遗迹遗物层位关系明确,类型丰富,为深入研究长沙铜官遗址的文化内涵提供了重要资料。

长沙铜官窑遗址在唐代即以“石渚”之名而为世人所知的,窑业遗存分布于石渚湖南北两岸,因保存状况不佳,石渚湖南岸的石渚片区未列入长沙铜官窑遗址的保护范围。2016~2017年,重点在石渚南岸的石渚片区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本次发掘揭露面积2275平方米,主要遗迹有灰坑25个(包括三处挖泥洞)、灰沟2条、墙基2处、炉灶2处、房基1处、石子路1条,出土大量明清和唐五代遗物。发掘证实唐五代的石渚是长沙铜官窑的重要组成部分,三处挖泥洞、瓷土矿带以及大量彩绘瓷器的发现证实了唐五代石渚制瓷活动的繁荣,特别是具有显著外销瓷风格、与“黑石号”长沙窑瓷同款器物的出土,证明石渚片区也是长沙铜官窑外销瓷的重要产区,而较多六朝、隋唐之际残次瓷器的出土则表明石渚还存在早于中晚唐时期的瓷窑,石渚极可能是长沙铜官窑的首兴之地,这为探明长沙窑与岳州窑的关系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新资料。元明清时期的石渚仍是湘江河岸一处较繁荣的集市,建筑活动频繁,对早期遗址扰动较大。

 

图一二八  长沙铜官窑遗址石渚片区出土褐绿彩绘荷花纹盘

 

图一二九  长沙铜官窑遗址石渚片区出土彩绘化生童子纹碟

 

图一三〇  石渚出土“黑石号”同款褐斑彩绘鸟纹碗

 

在长沙铜官窑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实现了全程数字化,这也是湖南首次把数字考古理念引入田野考古工作中,该遗址考古成果荣获国家文物局2011年“田野考古二等奖”。

 

28、益阳羊舞岭古窑址

为配合G319益阳南线高速公路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益阳市文物管理处于2013-2014年对羊舞岭窑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分Ⅰ、Ⅱ两个发掘区,总发掘面积近2000平方米,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考古收获。

 

图一三一  发掘区航拍照(东北→西南)

 

Ⅰ区清理出一座南宋晚期至元代早期龙窑的前段,并发现了南宋晚期、元代早期、元代中晚期等不同时期的作坊遗迹。包括堆料间、制坯间、晾晒间、储釉间、施釉间,淘洗池、储泥池、陈腐池等,完整的揭示出瓷器从瓷泥的淘洗、拉坯成型到施釉不同阶段的工艺。Ⅱ区清理出南宋晚期至元代早期四座叠压的龙窑,龙窑构筑于山腰,排烟室后壁利用自然山体略加开凿而成,以排水明沟和暗沟相结合的方式解决窑炉的排水问题。

 

图一三二  羊舞岭古窑址Y4窑内堆积

 

图一三三  南宋晚期作坊遗迹全景(西北→东南)

 

图一三四  Y29、Y52~Y54窑尾叠压关系

 

南宋晚期至元代中晚期作坊遗迹,尤其是大量木构遗存的发现,较为全面地展现了羊舞岭窑宋元时期不同发展阶段的制瓷工艺流程,揭示了羊舞岭窑产品结构及制瓷技术的阶段性变化,从侧面印证了宋元时期景德镇窑青白瓷、龙泉窑青瓷产品的兴衰及其对南方窑业技术影响的变化过程。“咸淳三年”青釉盏托、“饶州”铭匣钵以及大量与景德镇窑相似的窑具和产品表明羊舞岭窑的兴起源于景德镇窑业工匠的迁入,为我们勾勒出了景德镇窑业工匠入湘的时间和路线。

 

图一三五  西区窑址作坊区出土的“咸淳三年”青釉盏托

 

图一三六  羊舞岭古窑址出土瓷器组合

 

 

(本系列共八篇,未完待续……)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