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岳州窑——首届岳州窑文化复兴学术研讨会侧记
2017年9月29日 信息来源:郭伟民 目前浏览:284次

 

9月28日下午,我与张兴国、杨宁波二位同事参加了在湘阴举行的“首届岳州窑文化复兴学术研讨会”。参加该会的有来自全国相关文博单位的学者,也有来自大专院校、艺术美术界的专家以及文化产业界人士。与会代表对岳州窑的窑业技术、工艺源流、产品贸易,对岳州窑的历史地位、文化价值以及复兴岳州窑、发展文化产业等议题交流了意见。

 

会前的祭窑仪式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近年来启动了岳州窑的考古调查工作,并在洋沙湖一带进行考古发掘。杨宁波就岳州窑及湖南早期青瓷的考古发现与研究做了主旨发言,他全面梳理了岳州窑的考古工作,分析了已经取得的成果和存在的问题,并汇报了在衡东大浦机场发现的早期印纹硬陶和青瓷窑址的情况,提出要将湘江流域瓷业技术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方昭远发言的内容涉及岳州窑的生产与流传。李浩主要考察了六朝-隋唐时期岳州窑器物上的域外元素。他以鹦鹉杯、青瓷樽和香薰、三联狮型烛台、贴乳钉纹与连珠旋涡底杯等器物的造型和纹饰为切入点,分析了异域因素的特征及其产生的原因,很有启发意义。

在专家座谈中,李梅田教授重点谈了岳州窑产品在长江以北的发现及相关问题。他认为岳州窑与铜官窑属于一个窑口,或可合为一个名称。它存续的时间为汉晋至隋唐,空间为长江中游地区。岳州窑有一些产品,如烛台,其装饰是非常特殊的,应深入研究。北方地区可以找到不少岳州窑的瓷器,以前学界把北方高等级墓葬出土的青瓷归于越窑的产品,其实不少是岳州窑的。武昌墓里面的青瓷器与岳州窑最为接近。从文献来看,中古时期,湘阴与北方地区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南水北调的工地就发现不少岳州窑的东西。关于岳州窑瓷器中的胡人因素,他认为,因永嘉之乱、安史之乱导致两次北人南迁,江湘地区发生了巨大的社会转型,这些南迁人中就有一部分胡人。东晋的时候有一支“安”姓的宗族翻越秦岭到了襄阳,也就是到了长江中游,还有一些粟特人也随北人南迁到了长江中游。安史之乱后,不少襄阳、邓州百姓也迁到了江湘,意味着这些胡人也随之进入了湖南。因此胡人在长江中游一带活动频繁,《太平广记》有胡人在长江中游经商的记载。六朝至隋唐两次北人南迁以及胡人的到来,为湖南地区瓷业技术的转变有重大的作用。他还谈到,岳州窑的考古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还要考察岳州窑与印纹硬陶与原始青瓷的关系。

秦大树教授在发言中指出,以前,岳州窑的价值和成就被大大低估了。很多人一说岳州窑就拿陆羽《茶经》来说事。实际上,在这之前湘阴窑就已经存在很久了,并且也影响深远,早就有很重要的地位。中国的青瓷,从原始青瓷,到成熟青瓷。在江南大地同时有三大青瓷中心,浙江曹娥江的越窑,湖南湘江的岳州窑,还有江西丰城的洪州窑,都发展出了很重要的瓷器。东汉两晋的时候,岳州窑的地位不容忽视。这三大中心各领风骚数百年,最早是越窑,年代为东汉至两晋时期。东晋以后,越窑衰弱,代之而起的是岳州窑,因此,东晋至南朝最杰出者是岳州窑。隋唐时期的最杰出者是洪州窑。关于岳州窑的技术传播,他认为有一个时段受到越窑的影响,受北方地区的影响也很强烈。对于北方发现的青瓷,要做一些必要的科技检测,比如用手持的X荧光分析仪就很简便和迅速,在现场就可以鉴别北方的瓷器到底是岳州窑的还是洪州窑的。他认为,岳州窑上的胡风,既受到西域的影响,也可能来自南方,湘阴是岭南通往中原的必经之道,汉代的徐闻、合浦某些域外文化,肯定对岳州窑有过影响。广州在唐代是一个很重要的胡人聚集地,岳州窑和长沙窑的胡人因素也可能是从广州来的。

秦大树指出,对岳州窑的低估是因为考古工作开展不够,尤其与越窑相比,田野考古调查工作还有较大差距。因此,系统的、专题性的考古调查是必须的。岳州窑文化的复兴,首先要对其进行准确的定位,开展基础性的工作,考古调查、发掘和研究是很重要的。地方上要大力配合,有三五年就会对岳州窑有全新的认识。

与会的湖南省文联名誉主席、著名作家彭见明也有发言,他指出,湘阴要打文化品牌就只能做岳州窑,因为只有它才是湘阴最独特的。农耕文明时期陶瓷是主要的日用品,因此陶瓷生产成为发达的产业,不能进入日常生活的东西是不能形成产业的。当下对于古窑址、古陶瓷的利用和传播,若仅仅停留于陶艺、捏泥人的体验,是无法形成产业的,肯定不行。如何进入人民的日常生活,换言之,人民群众喜欢掏钱的就是成功的文化和产业模式。

复兴岳州窑,能不能成为产业,一定要有开阔的视野。他举例说:“如果我们在一个放大了的窑里开会,可能就不一样了。”他更提出文化产业要有明确的消费指南,要有文化的视野。就陶瓷而言,不能仅仅局限于与窑瓷本身,要看到跟窑有关的消费体验和浪漫色彩,要有新业态,要与当下的文化需求有关。总之,文化产业要贴近人民的日常生活,艺术的高雅是另外一回事,除非创新了最高的青瓷艺术品的新生,才能赢得人们的喜爱。

此外,还有几位专家就岳州窑的文化复兴即席发言。

 

会议现场

 

我参加这次会议,颇有一些心得。几年前,我曾在周世荣先生《岳州窑》序中指出,湘江流域是湖南陶瓷生产与外销的大本营,所谓湘彩天下,大抵都不能离开湘江流域。但是,前几十年所做的工作还存在很大的问题,突出表现是田野考古工作太过粗放,即使田野发掘而来的文物也缺失出土单位和地层关系,因而这些标本的考古背景(Archaeological context)信息太少,形同于采集品。同时,在田野工作中很少对相关遗迹加以清理和揭露。如此一来,既无法开展科学客观的瓷器标本的类型学研究,以建立相应的考古学编年和类型,也无法就某一窑口的工艺流程及社会组织加以考察。我们今后的工作,应严格遵循田野考古工作程序,全面地揭示岳州窑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

岳州窑从发现至今,已经过去六十年了,对它的认识还很肤浅。作为考古单位,我们应该加大工作力度,从解决学术问题出发,做好基础性工作,全方位地开展岳州窑的考古调查、发掘和保护研究。才能使其得到合理利用、重焕生机。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