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赏析】长沙窑釉下褐绿彩飞雁纹壶
2017年9月22日 信息来源:制作:李忠超 目前浏览:121次

 

唐·长沙窑釉下褐绿彩飞雁纹壶

长沙铜官窑遗址出土

 

【二十四节气之“秋分”】

壶是长沙窑中大量生产的产品,此件长沙窑青釉褐绿彩飞雁纹壶,是长沙窑陶瓷壶中较为常见的器型,颈部有所拉长,腹下部内收,呈四瓣瓜棱形,有一八棱短流。壶表施青釉,在流口下装饰有一只雁子和花草纹。

画面上的大雁肥臀,大翅,丰羽,长颈,从左上方俯身而下,张开的翅膀占据了视野中心,丰满的羽翼饱满、蓬松,根根羽毛排列整齐,鳞次栉比,画匠在处理纵向的两排羽毛时,特意将笔触相交叠,既描绘出了羽毛相互参差的层次感,又将羽毛根根入肉的感觉传神表达。伸向两侧后方的翅膀尾部,尖长而有力,划过长空而不着痕迹,两只翅膀虽然向外展开,但是翅尾的末端又稍向内收,形成围合之势。大雁尾部的羽毛极力展开,呈扇形,从画匠的描绘来看,每一根羽毛都很大一片,工匠的施彩加上瓷器本身的光泽,将大雁臀部的油腻感都巧妙地表现了出来。大雁躯体肥硕,腹部圆鼓,脖颈呈45度角朝下倾斜,与躯体自然连为一体,形成一个倒水滴形,外轮廓线条圆润、丰满。最底端的大雁的头部从脖颈处伸出,整体依旧朝下,但是动势却有了微妙的变化,头顶轻轻上抬,尖嘴朝前,眼睛警惕地察看四周。大雁的侧下方,有一丛花草,生长茂盛,随风而轻轻摆动。

壶体的用色追求的是协调、素净,整体所施用的青色釉和纹饰部位的褐绿色填彩都是长沙窑常用色彩。在纹饰的构图上,将纹饰装饰在壶嘴流口的正下端,两条瓜棱的中间,位置醒目显眼,对壶身具有很好的装饰效果,“一主一宾式”构图中,主体纹饰大雁占据主要地位,大雁的形体构式构成了三角形构图,具有稳定的视觉效果,作为边角装饰的花草丛对主体纹饰起到了很好的呼应作用,也填补了画面下方所留出的空白。值得一提的是,画面最下端,随意洒脱的一横笔,示意了大地的所在之处,不仅体现了花草种植于土地之中,花草有根,而且说明了向下飞翔的大雁正是一只从远方归来,要收翅落地的候鸟。所以从大雁的姿态来看,虽然双翅铺展却不是要高飞,脖颈长舒却立马要抬头弯曲,并且由花草丛所体现的风向来判断,大雁此时应该是逆风滑翔,张开的尾巴和翅膀对降落起到了缓冲和平衡肢体的作用。精妙的画面捕捉,得当的位置经营,再加上生动的刻画和独到的用笔,将一幅穿越千年的自然景色呈现至我们眼前,令人目不暇接,既让我们联想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又勾起人们对“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无限遐想。

大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被视为是有仁心,有信,有情义的禽鸟。大雁是候鸟,依时节而迁徙,每到秋季,总是信期归来,故也有将秋天称之为“雁天”的说法。正是由于大雁这一南北迁徙的习性,因此在古代常被诗人写入诗词,寄托离愁别绪。

秋分,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十六个节气,此时的昼夜温差逐渐加大,气温下降明显,降温速度加快,所谓“白露秋分夜,一夜冷一夜”。我国古代将秋分的三候定为:“一候雷始收声;二候蛰虫坯户;三候水始涸”。

与“秋分”节气相关的古诗词:

《晚  晴》

【唐代】 杜 甫

返 照 斜 初 彻 , 浮 云 薄 未 归。

江 虹 明 远 饮 , 峡 雨 落 馀 飞。
    凫 雁 终 高 去 , 熊 罴 觉 自 肥。

秋 分 客 尚 在 , 竹 露 夕 微 微。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