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土城黄金湾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本体保护方案
2017年7月13日 信息来源:李说 目前浏览:333次


受贵州省遵义市习水红色旅游文化有限公司委托,2016年12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承担了《黄金湾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本体保护方案》的编制工作,在对黄金湾遗址的现状保存情况及病害原因进行综合勘查分析的基础上,根据遗址保护与展示的需求,制定了科学、合理的保护方案。

黄金湾遗址位于贵州遵义习水县土城镇黄金湾村,黄金河与赤水河交汇处的赤水河东岸一级阶地上,面积约4万平方米,遗址于2009年为配合仁怀至赤水高速公路建设而进行区域考古调查时发现,并于2014年11月和2015年6月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累计钻探面积约3万平方米,揭露面积1500平方米,主要划分为A、B、C三个发掘区,并于B区东侧山坡上发现了1座岩坑墓(M23)和7座崖墓(M5-M9、M21-M22),取得了重要的发现和成果。



现状总平面图


黄金湾遗址是目前黔北地区和赤水河流域已知的规模最大的一处新石器时代至汉晋时期古遗址,其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存与峡江地区的同期遗存具有密切关系,是目前赤水河沿岸已确认的时代最早的遗存,遗址中出土的新石器时代陶窑不仅是赤水河流域的首次发现,也是贵州省境内已发现的时代最早的陶窑。

黄金湾遗址出土的汉晋时期遗存十分丰富,包括房屋、灶坑、灰坑、灰沟、墓葬等遗迹以及铜器、铁器、银器、陶器、漆器、石器等各种材质的遗物,基本反映了汉晋时期居民生产、生活的真实场景。其中汉晋时期墓群是黔北地区首次集中发现,类型多样、时代连续、分布集中、保存良好。遗址中发现的崖墓是习水县境内目前已知的结构最完整、出土遗物最丰富的汉晋时期崖墓之一,也是赤水河流域崖墓的典型代表,对于研究汉晋时期居民的礼仪制度、丧葬方式等具有重要意义。

包括黄金湾遗址在内,赤水河沿岸呈线形分布着众多先秦两汉时期的古遗址、古墓葬,反映出赤水河在汉代作为交通要道的重要性。同时,黄金湾遗址成人墓葬内普遍随葬兵器,且随葬品具有鲜明的汉人风格,表明遗址可能具有汉人军事据点的性质,进一步反映了两汉时期中央王朝以赤水河为通道之一开发西南夷的历史过程,是我国古代民族交流和融合的重要见证。

鉴于黄金湾遗址的重要价值,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编制了《习水县土城镇新镇区考古遗存保护概念规划》,其中规划在黄金湾遗址原址上建设遗址博物馆,在遗址周边建设考古文化公园。遗址博物馆在空间布局上以方家坝大桥为界,分为北区和南区,北区与A发掘区相结合,建设大棚、研究中心和服务设施,南区与崖墓相结合,建设博物馆的主体部分。根据《规划》要求,本次保护工程对象为保存较完整的A发掘区考古现场和M7、M8两座崖墓。


A区保护棚


崖墓(M7)现状


现场勘查从保护棚内遗址(土遗址)、骨骼遗存和崖墓(M7、M8)三个方面进行调查。从总体上看,保护棚内土遗址,其本体和载体现状均受干扰和破坏相对较小,真实性、完整性保持较好,但土体普遍开裂对其稳定性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对遗址的长远保存形成了较大威胁;骨骼遗存本身较为脆弱,得益于埋藏区弱碱性的土体环境,部分骨骼遗存保存较为完整,但由于长期暴露在外部环境中,受到水、温度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破碎、断裂、酥粉、苔藓等病害也较为常见;崖墓是黄金湾遗址中保存相对较差的部分,岩体本身层状节理发育,容易产生裂缝,加之直接暴露在露天环境中,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周边自然条件和建设活动均对其保存造成了影响,风化情况严重,稳定性风险较大。

本方案坚持以价值为核心,根据遗址不同区域相对价值大小、价值载体特点、病害类型和展示要求分别采取保护措施。对于影响遗址稳定的病害,如裂缝、坍塌、掏蚀等,从保证遗址本体安全角度出发进行维修;对于不影响遗址稳定,但对展示造成重要影响的病害因素,如苔藓、部分墓葬的冲沟、崖墓表面污染等,从景观和谐的角度进行清理或维修,以表现其发掘时的真实情况;对于不影响遗址稳定,且对展示影响较小的病害,则尽量不进行处理,以减少对遗址本体的干预。在此基础上,充分考察遗址病害产生的机理和条件,改善遗址保存条件,实现预防性保护。

本方案于2017年6月经贵州省文物局组织评审,获原则性通过。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