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工作简介
2017年4月19日 信息来源:何赞 目前浏览:15085次

一、前   言

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由椒花水库工程、大溪河引水系统、供水系统和灌溉系统四个部分组成,是一座具有防洪、供水、灌溉、生态等综合效益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浏阳市椒花水库坝区建设和库区淹没涉及达浒镇椒花村、大围山镇田心桥村;大溪河引水工程淹没涉及大围山镇白沙社区;供水工程主要采用隧洞和埋管输水至浏阳市区、金阳新区和长沙县(图一)。

椒花水库+引水+供水示意图(推荐方案)-Model

图一 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布置示意图

2016年10月至12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浏阳市文物局、浏阳市博物馆、长沙县文物局,组建了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工作队,依据工程设计方提供的相关资料,对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用地红线范围内进行了全面的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文物调查勘探工作结束后,我所编制了《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报告(送审稿)》,工程范围内共发现13处文物点受到工程影响,其中,清代古桥梁3座,汉晋时期墓葬群5处,清代古墓葬1处,宋元时期古遗址3处,明清建筑遗址1处。

3月7日,湖南省文物局邀请考古、文物保护、古建、规划方面的专家,召开了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工作专家评审会。形成专家意见如下:1、《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报告(送审稿)》符合考古工作规范要求,内容全面。2、对确因建设工程需要需进行考古发掘的地下文物点,应履行相关审批程序,在工程开工之前按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工作规程》开展考古工作。3、对工程范围内清代建造的清澜桥,应妥善保护,建议实施异地迁建的文物保护方案。建设单位编制好异地迁建文物保护方案,并按程序报批。

3月22日,浏阳市椒花水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相关单位及专家召开了清澜桥文物保护工程专家论证会,形成一致意见:1、清澜桥实施异地迁建保护;2、建设单位在综合考虑当地百姓及各方意见的基础上,组织编制科学异地迁建保护方案,并按程序报批;3、设计单位确保4月底做好详细迁建规划及相关工程预算,不影响整个椒花水利枢纽可研报告审批进度。

根据两次专家论证会议精神,我所一方面受浏阳市椒花水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中水北方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在短时间内精心编制了《清澜桥迁移设计方案》;同时根据专家评审会议各位专家的意见以及建设方提供的线路避让方案对《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报告(送审稿)》进行了修订,重新编制了《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调查勘探报告》。最终确认工程范围内有11处文物点受到工程影响,其中,清代古桥梁2座,汉晋时期墓葬群5处,宋元时期古遗址3处,明清建筑遗址1处。

二、工程建设范围内文物调查勘探结果

根据我所这一次文物调查勘探的结果,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内发现13处文物点,参照原工程设计方案确认各文物点均受到工程影响。后经与浏阳市椒花水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中水北方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仔细复核,并对输水线路进行优化调整后,朝阳桥、谭泗生墓不再受工程影响,剩余11处文物点受到工程影响。各文物点的具体位置见下表(图二-图四):

地点

编号

时代

名称

所在地域

1

清代

清澜桥

浏阳市大围山镇田心桥村

2

清代

朝阳桥

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

3

清代

永古桥

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

4

明清

何家新屋遗址

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

5

宋元

金盆塘遗址

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

6

宋代

竹头坝遗址

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

7

宋元

塅心遗址

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

8

汉晋

港星墓群

浏阳市古港镇港星村

9

汉晋

小港墓群

浏阳市古港镇小港村

10

汉晋

山塘墓群

浏阳市溪江乡斗门村

11

汉晋

长塘冲墓群

浏阳市溪江乡浆田村

12

汉晋

推车坡墓群

浏阳市三口乡白露村

13

清代

谭泗生墓

浏阳市关口街道金口村

 

全图

图二 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点分布示意图

库区1

图三 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点分布示意图(坝区、库区)

输水线路1

图四 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文物点分布示意图(供水系统)

现对其中的3处文物点情况进行简要介绍:

一、清澜桥

清澜桥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市大围山镇田心桥村青兰组。是一座始建于清中期的、具有湖南地方特色的单孔石拱桥。青澜桥为花岗岩条石砌筑,东西走向,桥长19.5米,宽5.64米,高12.4米。占地面积110平方米。两侧有花岗石栏杆青石栏板,每边长14米,高0.53米,路面呈龟背形,中铺青石板。清澜桥建筑高大,结构稳固,形制典型,使用至今。是研究该地清代石拱桥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2014年,清澜桥被公布为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图五-图九)

清澜桥位于180米等高线以下,将被淹没。

清澜桥

图五、清澜桥位置示意图

图六、清澜桥远景

DSC_0198_副本

图七、清澜桥碑刻

DSC_1316

                                         图八、清澜桥碑刻拓片

                                           图九、清澜桥石雕

二、何家新屋遗址:

何家新屋遗址位于浏阳市达浒镇椒花村包家塅组村民居住点区域内,为明清时期建筑遗址,面积约2000平方米。经文物调查勘探,遗址内发现有铺砌较规整的石子路面、墙基以及青砖铺砌的排水系统水沟等遗迹现象,地层内出土有少量的明清时期青花碗、盘残片及乾隆通宝铜钱等文化遗物。对水沟进行局部清理时,发现水沟平面呈S形,拐角处沟底分别置两青花瓷碗,上盖石板或青砖,其功用不明。据当地百姓传说,该处原为明代布政使的宅院,是否为实,还需待进行更全面的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图十-图十四)

何家新屋遗址位于180米等高线以下,将被淹没。

位置图1

图十、何家新屋遗址位置示意图

DSC_5011

图十一、何家新屋遗址勘探

DSC_5080

图十二、何家新屋遗址勘探

DSC_5198

 图十三、 何家新屋遗址石子路面

DSC_5045

 图十四、何家新屋遗址排水系统水沟

三、港星墓群

港星墓群位于浏阳市古港镇港星村赤塘片与燕塘村境域内的山岗上,是一处汉晋时期的墓葬。据考证:2000年,浏阳市农业局在该区域开垦建设杨梅果木林基地,在平整梯田的同时,使部分墓葬暴露,显露出一些有纹饰的青砖。自此墓葬屡遭盗掘,到处出现盗洞和大量带纹饰青砖。三普田野调查中,普查队在盗掘现场发现“车马纹”、“钱币纹”、“叶脉纹”等大量的各种纹饰青砖,并采集到一件残破的四系罐,发现四五座被掘墓葬。墓葬均为券顶式单穴墓,其朝向一致,坐西向东,其分布范围约20万平方米。根据墓砖与出土陶罐等分析应为汉晋时期墓葬群。该墓群是研究浏阳地区东汉时期墓葬的重要的实物资料。(图十五-图十八)

椒花水库输水管线从墓群中间穿越。

墓群1

图十五、港星墓群位置示意图

DSC_5496

图十六、港星墓群远景

DSC_5460

图十七、港星墓群勘探

DSC_5469

图十八、港星墓群墓砖

 

三、下一步文物保护工作建议

从文物调查勘探工作的情况来看,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选址较为合理,坝区和库区范围多为山区地带,客观上减少了工程对文物的破坏。但由于工程坝区、库区和输水管线分布面积较广,仍然有清澜桥等11处文物点受到工程建设的影响。

对于浏阳市椒花水利枢纽工程内受影响的11处文物点,需采取不同的文物保护措施:

①对清澜桥、永古桥等2处古桥梁均位于坝区永久占地区和库区淹没水位线以下。其中清澜桥属于长沙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根据3月7日、3月22日两次专家论证会议精神,决定对清澜桥实施异地迁建保护方案,我所受工程建设方的委托编制了《清澜桥迁移设计方案》。同时工程建设方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湖南省文物保护条例》的相关规定先办理报批手续。报批手续办理完毕后,清澜桥的文物保护措施需征得相关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同意后、在工程开工之前后再行实施。永古桥体量较小,仅中间桥墩属于清代本体、其余部分始于现代修建,建议实施整体测绘、三维建模等技术手段,留取相关资料。

②对何家新屋遗址、金盆塘遗址、竹头坝遗址、塅心遗址等4处遗址均位于库区淹没水位线以下,在工程开工之前将需要对何家新屋遗址整体采取探方法发掘;对金盆塘遗址、竹头坝遗址、塅心遗址等3处遗址采取局部探方法发掘。

③港星墓群、小港墓群、山塘墓群、长塘冲墓群、推车坡墓群等5处古墓群均位于输水管线沿线区域,输水管线将穿越墓群,在工程开工之前将需要对墓群受影响区域采取探方法发掘。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