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华铁路李家屋场新石器遗址发掘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7年3月17日 信息来源:尹检顺 目前浏览:4389次

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为配合蒙华铁路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岳阳、常德、湘潭等地业务人员对华容县李家屋场新石器时代遗址进行了大规模抢救性发掘,现已揭露面积4500平方米。

遗址位于华容城郊东北部,隶属华容县胜峰乡十里铺村二组。遗址北距G56杭瑞高速约600米,南距S306约1100米,西距华容河约3000米。地理坐标东经112.59度,北纬29.55度。海拔45米左右。遗址坐落在一处低矮岗地上,周围地势较低,西侧较为开阔,并有一条小溪自北向南经李家湖注入华容河。遗址因农田改造以及民房、道路、鱼塘修建遭到不同程度破坏,现存面积约1.5万平方米(图1)。

1-1.遗址清表之前地貌.jpg

图1-1 遗址清表之前地貌

1-2.遗址清表之后地貌.jpg

图1-2 遗址清表之后地貌

发掘之前,我们对遗址周边断坎进行了认真踏查,并在局部地区做了一些钻探工作。结果发现,该遗址文化堆积保存并不理想,除周边地势较低的位置保留有文化层外,遗址中心(岗地顶部)基本不见文化层,而只是残留一些遗迹现象。因此在发掘初期,我们只在遗址边缘的东、南、西三侧进行了布方发掘。后来,随着发掘情况的变化,经所领导同意,我们决定对遗址进行全部揭露。因此,在前一批探方发掘结束后,紧接着又在遗址中部及西北部开挖了一批探方(图2),这样,所有探方就连成了一个大的发掘区(图3)。

2-1.遗址东部发掘.JPG

图2-1.遗址东部发掘

2-2.遗址南部发掘.JPG

图2-2.遗址南部发掘

2-3.遗址西部发掘.JPG

图2-3.遗址西部发掘

2-4.遗址中部发掘.JPG

图2-4.遗址中部发掘

3. 发掘探方(上南下北).tif

图3. 发掘探方(上南下北)

发掘证实,该遗址经历了大溪、屈家岭、石家河等三个不同文化时期,而且,屈家岭文化时期是遗址最鼎盛期。遗址地层比较简单,岗地顶部基本不见文化层,岗地周边文化层堆积厚0.3~0.8米不等,局部地势较低位置有近1米厚的文化堆积(图4)。现已揭露的遗迹有灰坑、墓葬、红烧土坑、红烧土面以及各种形制的柱洞。墓葬集中埋葬于遗址西北部,其他遗迹分布较零乱。另外,在遗址东南部紧靠岗地外坡,还揭露出一处屈家岭文化早期疑似墙体的夯筑遗迹(图5)。

4.遗址地层堆积.jpg

图4.遗址地层堆积

5.遗址东南部夯筑遗迹解剖探沟.JPG

图5.遗址东南部夯筑遗迹解剖探沟

本次发掘收获主要有三点:

其一,根据勘探和发掘情况综合分析,基本弄清了遗址外围地形、地貌特征,并发现有类似城址的聚落防御设施。遗址外围现今所见的低洼部位,在当时是水域环绕的区域,其作用应该是与城壕类似的。而且,在遗址东北方向的岗地外围,还发现一处生土较高的地段,我们推测可能是遗址与外界联系的陆上通道。另外,根据我们对遗址东北部(尚未发掘)的钻探情况,我们也发现了与遗址东南部类似的夯筑遗迹,结合遗址东南部岗地外坡揭露的屈家岭文化早期疑似墙体,可初步判断,遗址周缘(若未遭破坏)可能还有类似的夯筑墙体,而遗址外围呈环状分布、类似城壕的低洼部分很有可能是人工取土形成的。目前我们只确认遗址东南部一处疑似墙体,其修建时代当不晚于屈家岭文化早期。由此推断,该聚落虽然在面积上达不到城址或中心聚落的条件,但实际上它是具有相当于城址的防御功能,或者说,它是一处具有一定防御性质的重要聚落。不过,上述推论还需后续发掘加以证实。

其二,在遗址西北部岗地外坡发现一处墓地。墓地规模不大,面积约100平方米左右。从现已发掘的数十座墓葬来看,大多属于屈家岭文化偏早阶段或略早。墓葬分布密集,空间排列规律性不强,部分墓葬有叠压打破现象。墓葬开口距地表深度30~200厘米不等,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不见瓮棺墓。除少数墓葬可见碎骨末外,多数墓葬未发现骨架。墓葬头向及葬具不明。墓葬基本呈西北—东南方向摆放,随葬品多置于西北端。随葬品以陶、石两类为主,随葬品数量悬殊较大,有数件至数十件不等。随葬陶器组合与华容车轱山、澧县城头山等屈家岭文化时期墓葬相若,石器主要有斧、锛、凿、钺等。多数墓葬还有分辨性别的标志性器物,如陶纺轮、陶环与石器一般不会出现在同一墓葬(图6-1)。值得注意的是,该墓地出土石钺较多,形制多样,墓地级别应该是比较高的,这也验证了我们对聚落性质的判断。而且,多数石钺出自坡顶墓葬,这与襄阳宜城顾家坡墓地石钺占据墓区最突出位置近似。另外,石钺在墓中摆放位置比较固定,而且刃部朝上基本只有两个方向,有的还有斧、凿相伴(图6-2、图6-3)。这些信息对于墓地结构、埋葬习俗的研究都很重要。

6-1.M73.jpg

图6-1.M73

6-2.M45.jpg

图6-2.M45

6-3.M79.jpg

图6-3.M79

其三,由于本次发掘规模较大,揭露出来的遗迹和遗物十分丰富。遗迹方面,除墓葬外,发现最多的就是不同形状、不同堆积及包含物的灰坑。有的灰坑包含大量红烧土块和陶器(图7-1),有的灰坑底部可见很多可修复陶器(图7-2),但多数灰坑只有少量陶片。此外,还发现不少与建筑有关的红烧土坑、红烧土面以及各种形制的柱洞。遗憾的是,大多数已遭严重破坏,平面形状及内部结构不是十分清楚。据发掘现场遗物初步观察,大溪文化时期,遗物相对较少,主要出自遗址东南部及西北部局部区域,年代大致处于大溪文化中晚期阶段,并有少量油子岭文化因素。屈家岭文化时期,遗物丰富,分布更广泛。石家河文化时期,由于许多探方缺少该时期地层,遗物不多,只在一些灰坑中发现少量遗物。

7-1.H53.jpg

图7-1.H53

7-2.H92.jpg

图7-2.H92

以上只是李家屋场遗址发掘的阶段性认识。随着后续考古工作不断推进以及资料整理工作逐步开展,我们对遗址整体把握将更加全面,对遗址聚落变迁问题的思考也会更加深入。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