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山五里坪古窑址2016年11月~12月份发掘概况
2016年12月23日 信息来源:陈斌 目前浏览:3574次

五里坪古窑址位于湘江源皮具城工业园发掘区东北(图一),分布在地势较高的阳面缓坡上,北高南低。窑址东南、南面有两口水塘,南侧水塘西南有一泉眼,西面地势相对平坦,西南邻近古墓葬区,北面紧挨东方大道。

图一:五里坪古窑址位置图(上北下南)

在窑址区用RTK布设10×10米探方6个,并在每个探方北侧扩5×10米探方1个,截止到12月下旬共揭露面积900余平方米。发现9个古窑址,已发掘其中5个,另清理4个灰坑,柱洞22个。窑址、灰坑、柱洞均开口地表,打破生土。

(一)窑  址

已发掘的5个窑址分别编号为五里坪Y1~Y5。窑址依地势而建,无明显分布规律,且无打破关系。其中Y1、Y2、Y5基本保存较完整,由操作室、火门、火膛和窑室四部分组成,不见烟道和烟孔。操作室平面多呈椭圆形,口大底小,有的底部有垫砖。火门呈椭圆形或梯形,有的火门四周用砖铺设,便于封火。火膛中部圆鼓,底部有黑色硬烧结面,近窑床处分出2~3个椭圆形入口。窑室平面为长方形或近方形,口小底略大,窑室壁有6~10厘米的红烧土,窑床上有明显的黑色条状火道痕迹(图二)。操作室、窑室内填土堆积较厚,可分层,各层出土遗物基本为长方形或楔形红色残砖,有少量的绳纹瓦片和陶片。部分残砖上见有几何条形纹、树干纹以及铭文(图三、图四)。

图二:Y5窑床上残砖、火道痕迹

图三:Y5窑床上树干纹砖

图四:Y5窑床上铭文砖

Y1位于TS14E41北部、TS13E41南侧(图五),操作室被两座近现代墓葬打破,开口长径为310~320厘米,底部呈不规则形状,长径为270厘米,短径为150厘米,残深130~140厘米。操作室内填土堆积自上而下分为三层:第①层灰褐黏土层,质地疏松,厚15~40厘米,出土有少量的绳纹瓦片;第②层黄褐色黏土层,质地松软,颗粒状,厚30~40厘米,中夹杂少许红色碎砖、瓦片;第③层为浅黄褐色层,夹杂较多碎砖,厚36~100厘米,底部用红砖铺设的小工作台。操作室周边还有四个柱洞,柱洞较浅,成梯形分布,应操作室遮雨建筑使用柱洞。火门用红砖垒砌成梯形口,下有黑色灰烬土,应是烧火后形成。火门往里为火膛,略高于操作室,圆鼓状,膛内为灰褐色淤积土,夹杂少量红色砖块,底部为黑色烧结面,质地较硬,近窑室处分为3个椭圆形出口。

图五:Y1

Y1窑室为长方形,口小底大,长300~310厘米,宽190~210厘米,残深80~120厘米,内填土堆积较厚,从上到下分为三层(图六):第①层为灰褐色黏土层,厚10~40厘米,土质疏松,颗粒状,中夹杂少数植物根茎,清理出少许瓦片、陶片。瓦片为泥质灰陶,质地较软,为板瓦、筒瓦残断,瓦上有绳纹和布纹,陶片多泥质灰陶,质地较硬;第②层为黄褐色黏土层,质地松软,颗粒状,厚30~40厘米,出土少许红色碎砖、板瓦和筒瓦残片,瓦上有绳纹和布纹,还出土一件残铜器,编号为Y1窑室②:1(图七);第③层为碎砖、红烧土层,厚35~40厘米,基本由红烧土和红色碎砖堆积而成,出土少许瓦片,上有绳纹。另在窑床上依稀可见长条状的黑色火道痕迹。

图六:Y1窑室填土堆积剖面

图七:Y1窑室②层出土铜器

Y2、Y5分别位于TS14E40南侧、TS14E45东南侧,其结构、形制与Y1基本相同。Y2操作室、火门、火膛、窑室均被近现代墓打破(图八),其操作室填土堆积自上而下可分为5层,窑室填土堆积可分为3层。在Y2窑床上有一较厚的红色断砖层,推测是烧砖后遗留,窑床上有黑色火道痕迹,火道成排分布,宽窄基本相同,据此推测窑床上应有用竖砖铺设的火道,火道砖在烧完后被毁或被取走。

图八:Y2

Y5窑室近方形,西北被一近现代墓葬打破,窑室较宽。火膛底部有黑色烧结面,结构与Y1、Y2略有差异,其进入窑室分成两个椭圆形入口,窑床上有大量残砖和明显的火道痕迹(图九)。操作室被现代水沟打破,填土堆积可分为3层,窑室填土堆积可分为6层(图十)。

图九:Y5窑室及底部残砖

图十:Y5窑室填土堆积剖面

Y3、Y4破坏严重,Y3仅存部分窑室,内填土可分为二层,内发现有红色残砖和釉陶片。Y4仅见有一小部分窑床,无遗物出土,但其形制与Y1窑床相同。Y2、Y3、Y5操作室、窑室内填土堆积中出土遗物与Y1出土遗物基本相同,推测其建成、使用以及废弃年代大体相近。

窑址出土残砖、绳纹板瓦、筒瓦,与五里坪东汉至两晋时期砖室墓里使用砖瓦形制、纹饰基本相同,初步推测Y1~Y5年代为东汉至两晋时期。从Y1、Y2、Y5窑室底部存有较多楔形残砖,以及其出土红砖与五里坪古墓群M339墓砖基本相似,初步推测该类窑应是专门为建墓葬而烧砖。Y1~Y5窑址结构、形制以及填土堆积出土遗物相同,初步推测其建造、使用以及废弃年代大致相近,但其与陕西、河南等地汉代窑址、永州市祁阳县观音滩镇汉代官营古窑结构、形制以及出土遗物差异较大,生产技术相对落后,推测应是本地民营砖窑。

其余4个古窑址均有烟孔,裸露地表,形状多样,有圆形、三角形和不规则形等,窑址结构、形制有待进一步发掘确认。

(二)灰  坑

4个灰坑依次编号为五里坪H1~H4,分布在Y1、Y2周边。灰坑开口大小不一,残存较浅,平面近椭圆形或不规则形,平底或锅底。除H3填土分层外,其余灰坑填土均无分层。出土遗物主要有红、灰色瓦片以及红色残砖。

H1位于TS13E41东侧,西南与Y1窑室相距近80厘米,坑口长径80厘米,短径58厘米,坑底长径60厘米,短径50厘米,残深4~6厘米。填土无分层,为灰褐土,质地疏松,厚4~6厘米,中清理出较多瓦片,有红陶和灰陶两种,灰陶为板瓦、筒瓦残断,质地坚硬,上有绳纹、席纹(图十一)。

图十一:H1 出土瓦片

H3内填土分为三层:第①层为黑灰色黏土层,土质松软,夹杂少许红色素面断砖,厚0-20厘米,主要分布于灰坑南侧,向北逐渐变薄;第②层,黄褐色黏土层,土质疏松,中出土较多红色素面断砖,厚8-15厘米,南侧薄,北侧厚;第③层,浅黄褐色黏土层,土质松软,厚5-12厘米,出土少量红色素面断砖(图十二)。其②、③层出土残砖形制、质地、纹饰基本相同,形成年代大致相近。

图十二:H3

H1~H4出土残砖、瓦片与Y1、Y2、Y5出土残砖、瓦片基本相同,年代应大体相同,为东汉至两晋时期。根据灰坑深度、大小、形状以及出土遗物初步推测H1、H2、H4为自然形成的凹坑,H3应为人工形成的垃圾坑。

(三)柱  洞

柱洞主要分布在TS14E40西北部和TS14E41北隔梁上,地势比较平坦。22个柱洞依次编号为五里坪ZD1~ZD22。柱洞平面基本呈圆形、椭圆形或不规则,柱洞周边有抹有黄色淤泥或使用红砖加固(图十三、图十四)。柱洞深10~20厘米,柱洞多为圜底,从平面上看,已清理的22个柱洞应有两组简易的干栏式建筑(图十五),图中用红色标识的柱洞可能一长方形建筑,而蓝色标识的可能为一椭圆形建筑。柱洞周边暂无发现灶以及其他生活遗迹,且柱洞红色垫砖与窑址出土红砖相同,初步推测两组建筑可能是当时烧窑的临时建筑,作生活休息用。

图十三:椭圆形柱洞

图十四:不规则形柱洞

图十五:柱洞平面分布图

(四)小 结

根据当地村民反映窑址东南、南面的水塘很早就存在,近现代农业生产过程中仅是对水塘四周加以修整,并挖了排水沟。而南侧水塘的泉眼水量较大,在干旱的年份都有水,故水塘应是当时烧窑取土形成,泉眼既可以作饮用水,又能满足烧窑用水。受发掘区域的限制,加上东方大道从窑址北部穿过,对窑址的整体面貌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现发现的窑址、柱洞、灰坑仅是古窑生产的一部分,尚未发现诸如作坊区、晾晒区等生产遗迹。

五里坪古窑址设置在墓群附近实属罕见,其选址充分利用了水源和地形。五里坪窑址结构完整、用途明显,还有相关的建筑遗迹,且周边原始环境保存相对较好,为复原该地当时古窑址的生产、生活提供了重要材料。

五里坪古窑址的发现,为五里坪古墓群中砖室墓用砖来源提供了线索,对研究南平古城聚落遗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为研究湖南地区乃至南方地区古窑烧造技术提供了珍贵的考古资料。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