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永勾蓝瑶寨水龙祠壁画文物价值评估(二)
2016年4月14日 信息来源:符 炫 目前浏览:1818次

(续上篇)

二、水龙祠壁画文物价值评估

针对每一处文物新发现,文物价值的评估工作,始终是置于保护程序之首位的。文物古迹的价值包括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以及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1]

1、历史价值

历史价值是指文物古迹作为历史见证的价值。水龙祠壁画的价值在于它真实、形象地展现出清代湖南江永少数民族地区的历史图景。

①  湖南本土少数民族历史告诉我们:明清时期湖南少数民族与中原中央集权政府之间,曾经不断地发生血腥征战与反抗,导致少数民族不断分化,部分走向归化,最终出现民族融合的政治局面。壁画抓住清代皇帝“敕封水龙庙”,瑶族首领率民“番王进宝”的重大历史事件为题材,直观、形象地描绘出满、汉、瑶的融合场面,将庆典盛会与歌颂清王朝文治武功的宣传揉为一体加以描绘,流传后世,以期达到长治久安的教化目的。(图十一、图十二)

②画中“番王”旗帜及番王乘车形象,似有说明封建国家正在将“水龙祠”升格为“水龙庙”,充分体现出封建国家的某种意志。

③壁画中出现有绳牵带枷的赤身敌俘形象。这类政治题材在清代宫廷画中是屡见不鲜的。如:平定回部献俘图、平定西域献俘礼图等。水龙庙发生的“进宝”庆典,自然也包括“献俘”重大活动在内。

④水龙祠壁画也恰是兰溪瑶族历史画面的回溯。该村属平地瑶,即当地俗称的四大民瑶——勾蓝、古洞、清溪、扶林中的一支。据载[2],明洪武年间,平地瑶被明政权招安,逐步发展成为高度汉化的瑶人部群。

进入清代,随汉化进程的深入[3],勾蓝瑶人或可外出求学做官。

从大兴村目前保有的古建筑群规模来看,已经出现大量的公共建筑,如祠堂、寺庙甚至学堂。据称盛况时期,勾蓝全寨坐拥祠庙68座。出现了公共交通空间,如官道、亭、桥梁,甚至用于防御的砌石城墙;出现大量的地面式民居建筑。从建筑学角度分析,建筑平面以“居中为尊”汉族文化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建筑材料方面,基本实现大规模使用烧砖和青瓦;在建造手法上,木结构的柱梁体系已出现包括“硬山搁檩造” 在内的中原建筑的文化因素。今天所看到的勾蓝瑶村寨建筑,正是其瑶族历史文化的延续。

⑤相信随着壁画保护措施的跟进,判读条件的日臻成熟,必定还有尚未揭示出的历史秘密令人期待。

DSC_0031

图十一对封建国家文治武功的彰显

DSC_0047

图十二 清军与火铳

2、艺术价值

艺术价值是指文物古迹作为人类艺术创作、审美趣味、特定时代典型风格的实物见证的价值。

①水龙祠壁画保留面积162平方米,画面人物众多,场面宏大,内容真实,画工精美。作为勾蓝瑶历史进程中最重要的历史性截图,具有重大的艺术价值。

②纵观壁画,其艺术写实性强。画师似擅长史诗题材的创作,又能细腻准确地传达人物之间的情感交流,注重对人物个性的刻画(图十三);画师通晓宋、元、明、清的服饰、军械等常识,显然不同于湖南同时期的本土画匠惯于花鸟虫鱼、梅兰竹菊;或八珍、八宝、暗八仙,或世俗化的小型题材作品的创作手法;不屑于建筑外墙檐口寥寥数笔芝兰卷草,或几何纹形彩绘的简单复制。推测画师并非当地土著民,应是一位肩负文化传播或教化使命的人物。

DSC_0049

图十三 人物个性的描绘

图片3

图十四 军士与三官赐福扮演者在交流

3、科学价值

科学价值是指文物古迹作为人类的创造性和科学技术成果本身或创造过程的实物见证的价值。

①与湖南古代壁画常常不做地仗层,而是在建筑构件底层上直接作画之法不同,水龙祠壁画是在内墙面上抹5~8㎜厚的谷壳靠骨灰充作壁画的地仗层;再在靠骨灰面层再揩1~2㎜厚的石灰面层,作为壁画颜料的载体。这种做法,显然比湖南其他地区的壁画绘制方法要先进,似与中原文化的传入有联系。

②由于水龙祠壁画属于写实性的艺术创作,因此,壁画内容对于历史考证,具备一定的权威性和科学性而意义重大。比如,画面中描绘的马兵、步兵、番兵,各种材料制备的军装、服饰,各色盔帽;凡涉及的军器装备,详细到鸟枪、藤牌、虎衣帽裤,其绘制的准确程度似能从相关文献[4]里找到蛛丝马迹。。

③画面中的民间祭祀人物形象,完全是着前朝服饰进行扮演活动的。此外,壁画中出现大批不着满服,穿戴类似宋代幞头,明代头巾帽冠服饰的人物形象,与清初男子剃头梳辫子穿马褂的严厉法令有所冲突。似乎清初的“剃头令”在南方少数民族聚集地区内有所松弛?壁画本身似可科学佐证这一历史事实的存在。

4、社会价值

社会价值包含了记忆、情感、教育等方面的内容,体现了文物古迹在知识记录和传播、文化精神传承及社会凝聚力的产生等方面所具有的社会效益和价值;

① 水龙庙壁画以其恢宏的气势,真切的内容展现了勾蓝瑶历史上的重大庆典活动,体现了江永瑶族文化、世俗、宗教文化的多样性而具有重要的社会价值。

② 湖南江永在确认千年古村上甘棠、千古之迷江永女书、千年瑶寨兰溪之后,水龙祠壁画又以其惊世震俗之慨跃然于世,对于扩大江永瑶族文化的传播与影响,提振民族地区旅游经济的发展,补充了新鲜血液,增加了新亮点,具有重大的社会现实意义和价值。

5、文化价值

文化价值实际上包含了文化多样性、文化的延续及非物质文化遗产要素等内容。

① 水龙祠神殿明间的海水云气及正面腾龙形象,次间的麒麟玉书以及吉祥八宝图案,均为汉民族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吸取演化多民族文化元素而形成的文化精品,它们能够集中体现于勾蓝瑶的重要殿堂之上,生动证明了历史文化的融合及汉文化在少数民族地区内的传播与延续的事实。

②  壁画宰牛–赐酒的场面给人印象深刻,与江永少数民族自古喜好的“椎牛歃血”传统,以及“(令有司)岁犒牛酒”[5]的文献记载相互印证。如同进入湖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兰溪“洗泥节”一样,以及当地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都具备着文化的传承性,应当加以合理利用,理应受到保护与尊重。

此外,壁画中几乎人手执一把折扇的蕴意何如?专家学者们竟也一时语塞。说明我们对壁画隐含的历史文化的研究工作才刚刚起步,对文化价值的探寻任重而道远。

三、几点建议

通过对水龙祠壁画文物价值的分析、评估,重新认定,其历史、艺术、科学、社会及文化诸方面的价值,远在水龙祠目前古建筑本身价值之上,也就是说,壁画本身具有国保级珍贵文物的升值空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六条规定:“ 使用不可移动文物,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负责保护建筑物及其附属文物的安全,不得损毁、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动文物。”

目前,必须加强对壁画的保护与管理,建议如下 :

1、提倡文物保护规划先行,应当在规划引导下开展文物保护工程

对于重要的历史传统村落,首先应考虑文物保护的需要,提倡文物保护规划先行。要在文物保护规划的引导下,开展一系列的文物保护工程(图十五)。否则,极易造成因文物保护目标不清晰,价值认定不明确之类的漏洞。地方政府要衔接好传统村落建设与文物保护之间的工作关系,避免在新农村建设中,对文物建筑带来建设性或保护性的破坏。

2、从保护文物的角度,加强对兰溪乡大兴村传统村落的文物管理工作。

加强对文物古迹的管理,必须经历调查、评估、确定文物保护单位等级、制订文物保护规划、实施文物保护规划、定期检查文物保护规划及其实施情况[6]这六步工作程序。

以调查工作为例:调查包括普查、复查和重点调查。应将兰溪的历史遗迹、相关文献以及文物环境同列为调查对象。据信,对勾蓝瑶文物建筑修缮及历次改造情况,尚不在完全掌控于文物主管部门手中;村寨之内,具有特殊社会价值的历史遗迹、附属文物,包括大量散佚的碑刻题记,尚未做好登记与造册,管理单位尚不能对这样的文物了然于胸,我们的管理工作无疑是缺失的。

3.应当迅速组织专业资质队伍,对水龙祠及其壁画进行保护和修复。

工程重点是壁画的原址保护与修复;对壁画附着墙体的修缮与加固;对周边文物环境、村落建筑环境的整治。

应当安置专项资金,用于壁画的后期保护和研究。

勾蓝瑶寨为湖南历史文化名村,被誉为湖南省最美村寨之一。水龙祠壁画是勾蓝瑶寨重要的历史文化资源和旅游资源,壁画留在原地,是保护当地瑶族文化延续性的需要,也有助于当地旅游产业的发展,具有惠及民生,精准扶贫的现实意义。

4、壁画保护与维修必须强调对专业资质队伍的管理。

水龙祠壁画所处环境复杂,必须聘请具有专业资质的文物保护工程公司承担勘察与施工。

目前对壁画首先应采取得当的防护措施。

要根据壁画的病害情况做专项研究,制定有针对性的保护方案。凡壁画保护中所有的保护措施,必须经过研究、分析和试验,保证切实有效

应当加大文物保护法的宣传力度,要向村民讲清楚:只有在充分认识壁画退化机理的前提下,才能进行清洗与加固,要避免好人好心办坏事的发生(图十六);任何人不可以随意涂鸦,不可信手添加或进行所谓的复原。

壁画具有重要的历史和艺术价值,是具有独创性的艺术品。对已缺失部分进行所谓复原,只会降低壁画的历史信息,难以重现壁画的原有艺术价值,而且有可能由于复原者的个人理解,影响壁画整体真实性的表达。因此,应避免对壁画缺失部分进行复原。

图片9

图十五 坍塌的水龙祠戏台

DSC_0026

图十六 有关番兵的珍贵画面遭到人为破坏

 

                                                                                   (全文完)

                                                                                                            

[1] 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2015)第3条。

[2] 道光永州府志卷五下:永明县瑶峒,清溪源、埠陵源、古调源、雄川瑶、唐王瑶、扶林峒、大畔瑶、勾蓝源、古泽源、冻青源、高泽源、大掩峒、大溪源,以上十三源自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归化皆为熟瑶

[3]道光永州府志卷五下,永明县瑶峒:至我(清)朝恩德尤加,薄税免瑶,岁科两额职,新生一名。又于清溪古调设立新学给予廪饩。百数十来年,蒸蒸向化矣

[4] 道光永州府志 武备志

[5]道光永州府志卷五永明县瑶峒

[6] 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2015)第三章16条

主办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东风2村巷18号 邮箱:hnkgs0731@126.com  湘ICP备08104019号  设计:红苹果网络